第526章 诛妖女

作者: 千苒君笑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凤时锦道:“微臣已经按照所承诺的做了。”

  “可是你去把苏徵勤放跑了。”

  “但是苏徵勤却从这个世上彻底消失了。当初微臣也是这么答应皇上的。”她抬眼,有些倔强地看着苏顾言的脸,“他活着与死去,对于皇上来说,又有什么差别呢?从今往后,这世上再也没有苏徵勤,再也没有晖州封地的闲散王爷,也再也不会有任何人威胁到皇上的地位,苏徵勤不就等于已经死去了吗?”

  “你为什么要放他走?因为你还爱他?”苏顾言双眼发红,直勾勾地盯着凤时锦,“朕问你为什么?”

  因为为了帮你,而欠了他。

  只是凤时锦始终没有说话。

  苏顾言当她是默认了,他气得咬牙切齿地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朕若是想把他找出来,就不怕找不出来!”

  凤时锦幽幽道:“茫茫人海,皇上要从哪里开始找?与其花费时间和精力在这身上,不如想好怎么治理这个国家。”

  最终苏顾言拂袖而去,到了门口吩咐宫人去请了太医来,若要是不将凤时锦治好,提头来见。

  太医不敢懈怠,每天都开了不少的药来给凤时锦喝下。再难喝的药,苏顾言也要亲自看着她喝,喝不下的便亲手给她灌下。

  朝中关于凤时锦的流言蜚语传得那是风生水起。这时,朝中官员见她一病不起,纷纷挺身而出站出来弹劾她。

  之前她的铁血手段不知害苦了多少人,若是朝廷里一直有她这么个人物,人家都人人自危没有一天安生日子可以过。

  听说凤时锦是亲眼看着荣国侯万箭穿心而死,亲手一把大火将曾经的侯府烧得精光。这样的女人,将自己一家血脉全部葬送,残忍得令人可怕。

  因而到最后,百官联名跪于朝殿之外,要求诛妖女、废凤相。

  凤时锦听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没有什么反应,只躺在寝宫外的清静院子里的贵妃椅上,眯着眼睛感受时间一点点滑过,天色隐隐泛着晴,云层里有丝丝艳红的霞光。

  在苏顾言没有下令之前,她无法离开这宫里。她也不知道苏顾言要将她关到什么时候,有可能就是一辈子。

  只不过,她的一辈子也很短。

  这时,院外响起了优雅的脚步声。宫燕秋带着贴身宫女正施施然来了凤时锦的院子里。她衣着华丽,精神饱满,气色比当初在北戎见到的时候还要好。

  宫燕秋见到凤时锦也没有什么喜怒,见宫人行礼,便让她们去搬了一张椅子过来,容她坐在凤时锦的身边。

  两人许久都没说话。

  后宫燕秋拨了拨边上燃着的炉子,随手丢了一块橘子皮在里面,橘子皮被火苗煨化了,散发出清新怡人的香气。她款款开口道:“听说你身子一直不好,现如今看来却是真的。身体瘦如枯柴,面色也苍白如纸。方才本宫一踏进你这地方,便闻到一大股浓重的药味。皇上把整个太医院的药都搬到你这里来了。”

  凤时锦闻言浅笑,仍是闭着眼睛,道:“怎么,这也值得你嫉妒么。”

  宫燕秋道:“整日药不离身,又这般容颜枯萎,本宫有什么可嫉妒的。只是本宫惦念着,当初若不是你,本宫也不可能重新回到故土。本宫以为皇上会怜你,如今看来,他不过是想折磨你。本宫听人说,是你逼死了皇上的母妃他才如今日这般恨你。”

  凤时锦道:“这对于娘娘来说,不是一件好事么。”

  但是宫燕秋心里又怎会不通透,苏顾言有多恨凤时锦就又多爱她。大约满朝就只有凤时锦一个人不知道,在她昏迷不醒的那些天里,苏顾言连早朝都不去上了,彻夜彻日地守在她身边。

  后宫里的这些女人,得不到他的恨,也得不到他的爱。这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呢?

  心里的苦涩,只有宫燕秋自己才知道。别以为凤时锦喝药都喝到吐,苏顾言还毫不留情地狠狠给她灌,对她是一种折磨,可是也体现了苏顾言有多么在意不是吗?

  宫燕秋道:“他恨你,又与本宫何干。只是从你逼死他母妃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你不会有好结果的。以前我便知道,他在宫里是不受宠的,从小到大都是依靠他母妃。”顿了顿又道,“但本宫也不得不佩服你,在这样的情况下,仍要帮他谋天下。你这样心思缜密的女子,不可能在做了那样的事情之后没有给自己留条后路,你就没有想过皇上有朝一日知道了真相会如何待你吗?”

  凤时锦不喜不怒:“所以说,娘娘来是来损我还是来夸我的呢?”

  宫燕秋道:“现在谁人不知,文武百官跪于殿外,联名要诛你。皇上若是不答应诛你,你说后果会怎么样?”

  凤时锦道:“原来你是来劝我死的。”

  “你让他得了天下,不可能又让这一切毁于你一人之手吧。”

  凤时锦道:“我知道娘娘一片苦心,全都是为了皇上。娘娘想让我如何死呢,一杯毒酒,还是一段白绫?若是娘娘送了工具来,我定当从命。”

  宫燕秋抿着红唇笑了笑,道:“本宫又不傻,怎会送那些东西过来。但是只要你想,又怎会找不到那些东西。”

  然,还不等凤时锦回答,院外突然响起一道冷沉的声音:“要找什么东西?”

  凤时锦尚且没有什么反应,宫燕秋却震了震,连忙起身往院外看去。见苏顾言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那里,正举步往这边走来。宫燕秋颜色白了白,因为她不知道苏顾言究竟听去了多少。

  凤时锦道:“想必现在娘娘该明白了,我的一切都不是我自己所能自主的。”

  这宫里宫外,全部都是苏顾言的人。稍稍有一点风吹草动,他第一时间便能知道。

  苏顾言走到宫燕秋面前,宫燕秋立即矮身福礼:“臣妾参见皇上。”

  苏顾言久久都没叫她平身,她努力维持着姿势,就快要坚持不下去,身子微微发抖。苏顾言一字一顿道:“朕的事,还用不着你来插手。她的死活,也不是由你来决定。朕不会让她死,朕会让她活得比谁都要久,朕还要让她当朕的皇后,你有什么意见吗?”宫燕秋白着脸不敢答应,苏顾言便又道,“再有下一次,朕先一段白绫赐与你,滚!”
     

手机同步首发《盛宠弃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