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故人相聚

作者: 千苒君笑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日,远在南广的苏顾言收到了凤时锦传来的信,别提他有多激动。当时打开信纸的手都是微微颤抖的,然打开以后,那上面却极其简短地写了几个字:苏二伍者,杀。

  当时苏顾言身边的扈从疑道:“王妃这信是何意?”

  苏顾言眯了眯眼道:“想必她是弄清楚了我南广军中有二皇子的人,应当及时揪出来,永除后患。”

  扈从眼神一凛,道:“属下早已经锁定二皇子的暗卫目标,王爷,要将他们全部剔除吗?”

  苏顾言将信纸在烛火旁点燃,燃烧成了一缕灰烬,他道:“王妃怎么说,你便怎么做吧。”

  “是!”

  果真,那老板娘办事的效率极高。信送出去了以后,很快便得到了回应。

  这天,凤时锦照例给苏徵勤换好了药,客栈门前便停了一辆马车,邀凤时锦离去。凤时锦从窗户边便能看得一清二楚,马车十分豪华,遮挡风沙所用的绸布都是江南特供的质地极为柔软的丝绸,若非北戎贵胄,岂会有这样的马车。

  凤时锦穿的是老板娘提供的北戎女子的衣裳,玲珑身段美轮美奂,脚踝上绑着一串铃铛,走起路来十分清脆,当时老板娘看得也是一愣。

  她离开床前的时候,不想冷不防手上一重,低头一看却是苏徵勤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苏徵勤的手温度微凉,即使是夏天了也不如以前那般暖和,反而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凤时锦问:“你醒了?”

  半晌,苏徵勤才沙哑地回应了一声:“你万事要小心。”随后就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她。

  看来即便是他昏睡着,他也知道事态是怎么发展的。

  凤时锦出了客栈以后便上了马车,马车正准备离开,不想老板娘也跟着上了来。凤时锦有些怔愣,老板娘便道:“主子让我一路随行,保护姑娘。”

  随后马车出了大晋的边境,边境的守卫并不严谨,反而因为大军被调离,边境的守卫越发松懈。再加上马车有来往于大晋与北戎的通行令,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进了北戎的疆域。

  北戎的子民傍草原为生,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的草原上远远近近地扎着帐篷。那草原常年经过风沙侵袭,已经变得稀稀疏疏。

  这草原上的路好走,加上北戎的疆土本就不辽阔,如此翻过两座大草原,摇摇晃晃地行驶两天,便到了北戎的王都。

  王都与大晋的上京汴凉相比起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听说她们是王后的贵客,入得宫门之后却也一路畅通无阻。

  到入夜的时候,凤时锦才终于到了王都的皇宫。皇宫里的一切摆设和外面相比较起来都是相当华丽的。经由宫人指引,老板娘需得在王后寝宫门外候命,而凤时锦被带到了里面去。

  重重珠帘背后,一抹亮丽的纤影若隐若现。

  待宫人撩起最后一重珠帘时,凤时锦才终于见到榻上侧卧的人——北戎的王后。

  经过时间的洗礼,仿佛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反而越发的成熟有韵味。她穿的一身华贵的北戎女子的服饰,露出纤腰和细长的胳膊,裙摆下面的大腿若隐若现,极其香艳撩人。

  她便是宫燕秋。

  自从凤时锦进来,宫燕秋也一直在打量着她。异乡见故人,那种感觉陌生而又熟悉。

  对望良久,先是不勾言笑的宫燕秋出声说道:“凤时锦,你我大概有十年未见了吧。”

  凤时锦微微颔首:“凤时锦见过王后娘娘,王后娘娘别来无恙。”她想,这北戎的王上应该是对宫燕秋不错,从养得宫燕秋这般慵懒迷人。

  宫燕秋缓缓起身,赤脚走在地板上,十分的风情妩媚,她道:“起初听说你要来见我,我还有些不相信,直到看了你的信,没想到竟是真的。”顿了顿又问,“大晋的一切可都还好?”

  凤时锦道:“不知道在娘娘心中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与娘娘交好的简司音已是安国侯夫人,与安国侯相敬如宾;当年不可一世的七公主下嫁给朝中官员,具体过得如何不得而知。而凤时昭,”她的音调极为沉缓,像是在念着一道魔咒,直入宫燕秋的心田,“废太子苏阴黎逼宫谋反,现在已经是皇上了,而凤时昭曾作为他的太子妃,要是苏阴黎不嫌弃她,她应该快要当上皇后了吧。”

  宫燕秋叹了一口气,道:“当年的大家,如今都已经各自为家了。过得好与不好,大概只有各自的心中最清楚了。”她转头看向凤时锦,又道,“当年你与国师的事情震惊整个大晋,我却是知道一些的。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

  凤时锦眉间染上淡淡的笑意,道:“有什么办法,天不亡我么。你想知道有关苏顾言的事情么。”

  宫燕秋愣了一愣。

  凤时锦接着道:“苏阴黎谋反窜味,怎容得下二皇子跟他。所以在苏阴黎谋反之前,贤妃便牺牲了自己为苏顾言谋了个前程,封苏顾言为王爷,派去晖州封地。”随着凤时锦的话,宫燕秋渐渐变得肃正起来,“现在先皇已死,南广战火纷飞,苏顾言早已不是从前的苏顾言,他坐拥南广十万大军,已经成为令苏阴黎忌惮的一方霸主。”

  宫燕秋隐约猜到了凤时锦的来意,仍是一脸的平静,道:“那你只身前来,不单单是找我叙旧那么简单的事吧?况且我也不记得我与你有要好到那般程度,你我应该是敌人的。”

  凤时锦云淡风轻道:“要是叙旧,你我也没什么可叙的。我今天来,是代替苏顾言来的。我想为他,向王后娘娘谋一桩买卖。”

  宫燕秋仔细审视着面前的凤时锦。的确,她们都已经不再是从前不谙世事的少女了。一个心中积蓄着郁结和遗憾,而一个失去得太多。

  宫燕秋问:“什么买卖?”

  凤时锦道:“想必王上和王后娘娘早已经察觉到,北疆的边防有所变化。”宫燕秋闻言眉头皱了皱,“那是因为苏阴黎将北疆大军调遣去了南广,却不是去对付夜湛,而是去对付苏顾言。”
     

手机同步首发《盛宠弃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