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他娘到底是谁?

作者: 千苒君笑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顾言返回战场,亡命厮杀,成为令夜湛上下都恐惧的人物。但这场战役并没有因此而结束,好似夜湛输过几场以后又会让他们赢上一两场,如此来来回回,两国的战争总也无法结束。

  但是夜湛的实力已明显被南广军削去了大半。

  远在上京的苏阴黎不得不着急。若是到了最后,南广击退了夜湛,则苏顾言在军中的威望会大涨,他又是封地孝王,坐拥军队,实在令苏阴黎寝食难安。

  遂在大晋优势顿显的时候,苏阴黎终于选择让荣国侯带领北疆军前去接应,表面上是去支援南广军,实则从后提防苏顾言,待战争一结束,荣国侯便收回南广军权,架空苏顾言的实力。苏阴黎下了密旨,倘若是时候,荣国侯可一举将苏顾言杀之,并对外扬言乃是战死。

  苏顾言收到这消息时,荣国侯的北疆军已在南下的路上。他一身战袍,高束的头发有丝丝凌乱,脸上还残留着敌人的鲜血,显然刚从战场上下来。余醒之一介青衣斯文人,却能在苏顾言的帐篷里进出。

  后余醒之告诉苏顾言,凤时锦确实和苏徵勤在一起,而且两人正北上。荣国侯带着北疆军一南下,那北疆便处于空虚之际,正好给了苏徵勤和凤时锦可趁之机。

  是夜,苏顾言忙完了军中的事务,披星戴月地回到南广将军府。南广大将军已死,这将军府便暂辟为孝王的居所。

  府中无丫鬟仆人,全是士兵在严防把守。将军府里除了苏顾言,还住着绘春和阿穆。

  本来苏顾言打算将绘春和阿穆安置在晖州的王府内,但绘春犟性子,带着阿穆非要一同前往,苏顾言不同意,彼时她便哭着说道:“王爷离京的时候,王妃娘娘交代过,让奴婢无论如何侍奉好王爷,并照顾好阿穆。现如今王爷要走,若是阿穆留在晖州有个三长两短,回头该怎么和王妃交代啊!”

  是了,苏顾言记得,他和凤时锦分开的时候,答应过凤时锦要好好照顾阿穆的。

  于是最后便同意绘春带着阿穆一起到了南广。

  南广战火纷纷,根本不是晖州那般宁静,到了夜里还有冲天的火光,偶尔还能听见将士们的厮杀。那空气中时不时弥漫着肉体被烧焦的恶心的味道,一出门随时随地都能见到尸横遍野。

  阿穆年纪还很小,但是他似乎在这段短暂的时间里成长得飞快。不再如从前那般天真幼稚,而是变得沉默寡言。大概他也终于一点点看清,这个世界的残酷和黑暗。

  他的父王,一回来,便带着满身的煞气,战袍上还裹着敌人的鲜血。那是人血,但是看在大晋士兵们的眼里,那却是无上的荣耀。

  苏顾言太忙,忙到没有时间去和阿穆说上两句话,甚至于他一回来,阿穆看见他犹如看见午夜的修罗一般,直往绘春身后躲。

  阿穆竟怕他。

  只有绘春,会一如既往地悉心照顾着苏顾言。准确地说,她比以往照顾得更加无微不至,不管苏顾言变成什么样的人,她看向他的眼神里,都是赤裸裸的爱慕。

  绘春会默默上前,替苏顾言解了战袍,拿下去将战袍上面的血迹清洗干净,然后晾干了又放回苏顾言的房里。夜里只要苏顾言一回来,绘春便不会再陪着阿穆过夜,而是整夜宿在苏顾言的房间里。

  谁也不知道房间里发生了什么。

  还记得在晖州的时候,有一天晚上,苏顾言刚来晖州不久,应酬晖州的地方官员,一不小心喝多了,醉醺醺地回来。

  阿穆巴巴儿地在门口望着,绘春打水进房,给苏顾言擦洗,进进出出一直忙活,直到将苏顾言安顿在了床上,又起身去到桌边点燃了香炉里不知名的香。

  绘春看向苏顾言的眼神里,泛着盈盈灵动的水光。

  阿穆在门口闻到了那香气,很不舒服地皱眉头。因为那香气他以前在宫里的时候常常在后宫各位娘娘的房间里闻到过,那香气很能惹皇祖父喜欢。

  阿穆便问:“绘春,你给爹点的是什么香?”

  绘春说道:“是给王爷安神的。小王爷,时辰已经不早了,奴婢送你回去休息吧。”于是绘春带上房门,就牵着阿穆的手把他送回了房间。

  后来绘春离开的时候,阿穆又从床上坐起来了,蹑手蹑脚地跟在绘春身后,又发现她折返回了苏顾言的院子里,并推门进去了。

  阿穆走近后推了推门,发现门被从里面反死了。

  紧接着房间里就传来绘春的几声娇呼:“王爷……”

  “时锦……凤时锦……”苏顾言一直呢喃着一个人的名字。

  阿穆如以前在宫里时的那般,一个人蹲坐在屋门前的石阶上,听见里面传来男女交欢的声音。

  他还只是一个小孩子,但又不是一个小孩子了。这些事情,他隐约知道一些。这些事情,应该是爹和娘一起做的,为什么要跟绘春做?

  他忽然很想娘。

  以前娘还在的时候,爹都只是睡在书房里,都没在娘的房间里过过夜。

  这样想着,阿穆也不知哪里来的怒火,回身站在房门前,用力地拍打房门,用脚踢,哭着喊道:“出来!你们给我出来!”

  尽管苏顾言口里念着的是另外一个人的名字。

  但是对于绘春来说,她不在乎。因为眼下,就只有她每天陪在苏顾言的身边,只有她夜里为他暖床。这不怪她没有良心,她只不过是遵循王妃的旨意,要竭尽所能地照顾好王爷。

  外头的阿穆实在是吵。

  苏顾言毫无意识,后来沉沉睡着了。绘春起身穿衣,打开房门。她衣襟微敞而凌乱,脖子下隐约有欢爱的痕迹,让阿穆看红了眼睛。

  阿穆问:“你怎么能趁我娘不在的时候睡我爹的房!”他扑在绘春的身上就要打她。

  绘春也不阻挠,已经不在阿穆面前自称“奴婢”,道:“不是我要这样,是你爹需要。你娘没有为你爹尽过一分责任,而我刚好可以弥补这一空缺。是你娘,吩咐过我这样做的。”

  阿穆受了不小的刺激:“不可能!不可能!”

  绘春缓缓蹲下来,与阿穆平视着,道:“况且她不是你娘,你可知道?”

  阿穆猛地瞪大了眼睛。

  绘春道:“你爹方才念着的名字,不是你娘的名字。你爹念着的人是凤时锦,可你娘的名字是凤时宁,难道你忘了吗?”

  阿穆很迷糊,他知道他娘叫凤时宁,那凤时锦又是谁?

  绘春怜爱地摸摸阿穆的头,说道:“穆儿,有些事情你迟早也会知道。你这些年来一直叫娘的人,根本不是你的娘,她只是你亲娘的孪生姐妹,长得一模一样的孪生姐妹。而你的亲娘,早在几年前就死去了。”阿穆脸色惨白,不敢相信,偏生绘春还要继续说下去,“你知道你亲娘是怎么死的吗,原本该死的人是你现在的娘,可是你亲娘代她去死了。你亲娘将你托付给她,她可有一日照顾好你?”

  阿穆不相信,他扭头就疯狂地跑了。

  绘春还留下一句话:“穆儿,以后我会照顾好你。”

  大约是处在这样一个环境,阿穆无所依靠,最终不得不依靠绘春。他甚至往绘春的身后躲他的爹。
     

手机同步首发《盛宠弃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