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巫蛊

作者: 千苒君笑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凤时锦脚下一顿,情绪很快便平复下来,回头看着苏徵勤,道:“不到最后不得定论。我很享受这个绑人的过程,所以就不用你代劳了。与其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倒不如放在你的大业上。”

  凤时锦去找到阿穆时,他正一个人。身边的宫人都不知去了什么地方,大约是贤妃的死在宫里造成了很大的混乱。阿穆隐约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小脸惨白惨白的,但是又不敢确定。

  凤时锦来的时候,他没有吭声,只默默地走到她怀里,然后搂着她的脖子蹭着她的颈窝,这样才觉得安心一些。

  良久阿穆问:“娘,皇祖母死了吗?”

  死对于他来说的含义还不太明确,但是他知道一个人死了就意味着再也见不到了。

  凤时锦拍拍阿穆的后背,道:“走,娘带你回家去。”

  两天以后,清贤宫里设灵堂,整个后宫都前来吊唁。相关事宜是由苏顾言一手操办的,皇帝下令以皇贵妃之礼安葬于皇陵之内。送陵这天,天没有下雪,但是出奇的冷。

  凤时锦和阿穆穿着一身丧衣,和苏顾言一起走在最前面,一家三口为贤妃送上最后一段路程。

  而此时,被打入冷宫的皇后,经过几天疯疯癫癫的时间,神智也渐渐回复了清醒。她不能明白,为什么自己一张眼就到了冷宫里,门庭冷落,凄凄惨惨,与以前的皇后宫是丝毫不能比拟的。

  皇后凤颜尽失,在冷宫里的哭嚎比谁都凄惨。

  经过这一变故,皇帝似乎也心力交瘁,他的身体大不如前,心境一日比一日消沉。贤妃去后,也连着卧床数日,咳喘不止。严重时,往那罗帕上咳出了血。

  整个太医院是十分紧张的,连着给皇帝治疗,他才有所好转。

  等人好点以后,皇帝思及冬至这天发生的所有事情,他当然也不是傻的,晓得这其中必有什么蹊跷。待身边王公公给他送参汤时,他喝罢两口,便问他:“皇后之事,你怎么看?”

  王公公退居一边,躬身垂头道:“事关重大,老奴不敢多嘴。”

  皇帝把参汤往边上一放,道:“无妨,你且说说。”

  遂王公公沉吟着道:“皇后娘娘掌管后宫多年,一直是德才兼备,甚有母仪风范。这冬至的家宴乃是皇后娘娘一手操办准备,老奴以为皇后娘娘一个煞有分寸的人,怎会因为区区一道膳食便大发雷霆。其间皇后娘娘发疯好似变了一个人,因而老奴以为这其中想必还有什么为人所不知的事情吧。贤妃娘娘故去,这固然让人难过,但万一还有幕后黑手,说不定还逍遥法外呢。”

  皇帝看他一眼,没有说话。思量半晌之后,对王公公道:“你去把大理寺的人叫来。”

  王公公顿了顿,道:“皇上,大理寺是二皇子那边的……皇上确定要叫二皇子来吗?”

  皇帝恍然,道:“朕倒把这一茬给忘了。”他思来想去,心里很是不舒服,“朕想来想去,朝中不是太子党就是二皇子党,竟少有朕信得过之人!不用大理寺了,你就带几个人,暗地里将这事的来龙去脉给朕仔细查清楚!”

  王公公刚要领命下去时,外面宫人就匆匆来报,道是德妃娘娘病重垂危。

  皇帝听后一愣,震惊道:“不就是身子弱晕厥了吗,怎会病重垂危的?!”

  宫人回道:“奴才也不知道,但德妃娘娘昏迷这数日,一直没有醒过!”

  王公公便问:“皇上,要不要过去看一看?”

  皇帝掀开锦被便下床汲鞋,道:“过去看一看。”

  德妃的宫里处处透着一股严谨的气息。一入寝宫,便有一股浓重的药味,太医们正聚在一处,商量着接下来的救治之法。

  苏连茹和苏徵勤伴在德妃床边寸步不离。

  苏连茹经历了世事变迁,而今也学会了世故圆滑,不能依赖皇家的日子,她一个七公主就什么都不是。因而伏在德妃床边,她也很完美地扮演了一个孝女的角色。

  苏徵勤则更不用说了,这一套仿佛是他与生俱来所拥有的本能。

  见得皇帝来,兄妹俩起身相迎,给皇帝腾了地方。皇帝坐在德妃床边,看她苍白的面色,问太医:“何故德妃一直未醒?”

  太医战战兢兢道:“回皇上,德妃娘娘病情怪异,老臣以前是见所未见。娘娘的身体本身无大碍,但就是无法清醒,导致一天天虚弱下去,再继续这样,恐怕药石无效。”

  皇帝道:“你们不是太医吗,要是救不好她,朕拿你们何用?!”

  一群太医纷纷下跪:“微臣惶恐!”

  皇帝正欲发怒,这时一名太医及时站了出来,道:“皇上,微臣有一事,不知当言不当言。”

  皇帝烦不胜烦道:“还不快讲。”

  太医道:“太医院的太医们用尽各种方法都不能使德妃娘娘醒过来,微臣以前闲时翻阅古籍杂书,上书造成这种情况的还有一种可能。”

  皇帝问:“什么可能?”

  太医道:“娘娘的身体和神智更像是被某种力量所控制,可能……可能是中了巫蛊之术。”

  皇帝又怎么能没听说过这巫蛊之术,在后宫里最忌讳这个的。皇帝一听,当即派人去各宫详细搜寻,看那敢对德妃娘娘行巫蛊之术的究竟是何人。

  这排查搜索,皇后宫中首当其冲。

  然而,一搜完皇后宫,别的地方几乎用不着继续搜了。

  很快便有人来报,道是在皇后宫中发现了东西。皇帝一看那搜出来的东西,顿时气得差点吐血。

  侍卫道:“这是在前皇后娘娘寝宫的床底下搜到的。”

  皇帝胸口急剧起伏,看着侍卫送上来的小布偶,足足有三个。每一个小布偶上面都写了名字,并插上了银针。贤妃排第一,其次是德妃,而那最后一个布偶,竟是写的“皇上”二字。

  顿时,这一切似乎都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废后诅咒的这三个人,一个已经死了,德妃至今生死未卜,而皇帝自己更是龙体欠安、病来如山倒。
     

手机同步首发《盛宠弃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