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妙龄女子

作者: 千苒君笑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中午的时候,所有学生不论地位高低贵贱,一律是要在国子学用餐的,但鉴于这些学生都不是出自平凡之家,因而请来的厨子做出的膳食也不会差。

  凤时锦不挑嘴,柳云初明明嘴上说着非常非常讨厌她,但一到了饭点总喜欢和她凑对,然后抢她吃的。

  这天午后,凤时锦吃饱了饭,寻思着离下午开课还有个把时辰,便去找了个僻静之处爬到树上偷个午觉。

  时下阳光晃得刺眼,幸好国子学里面够大,树林、书院都各有好几处。林荫小道上有斑驳的阳光落在石板路面上,风一吹,似洒落的一颗颗饱满的黄豆。树上伴随着蝉声,却显得林子里格外的静谧。

  树下偶有三三两两的学生经过,戏说八卦,凤时锦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还听到有人提到她的名字。

  “国子学里来了个柳云初那样的杂痞就已经够让人头疼的了,没想到现在又来了一个凤时锦,两人上课下课都搅得课堂不得安宁,偏生夫子还对他俩多有偏袒。像他们这样的人,出身比我们好地位比我们高,还来读书干什么,在家锦衣玉食多好!”

  另一个声音道:“柳云初还好,但那凤时锦就算了吧,不过是国师的一个徒弟罢了,她能来国子学学习还真是皇恩浩荡呢!”

  再一个声音压低了些,道:“凤时锦虽说已经被荣国侯扫地出门,但她总归还是姓凤,也还是当今四皇子妃的亲妹妹……你们不知道,三年前四皇子大婚的时候……”

  凤时锦靠在树上动了动眉头,一缕阳光映照在她眉头,显得异常苍白。

  一觉醒来,凤时锦觉得恍恍惚惚的,那些人的话语声犹在耳际,她仿佛做了一个梦,一个不怎么真实的梦。

  这时,树下有人扬声道:“请问树上的人是凤时锦吗?”

  凤时锦没反应,下面的人不依不饶又问了两遍,凤时锦才稍稍斜了斜身垂头看去,见树脚下站了两位可人儿,均是十八芳华明艳动人的女子。

  凤时锦和学堂里的除了柳云初以外的人,都没什么来往,但这两位女子她还是认得。一位是当今皇后的外侄女宫燕秋,另一位则是相国府家的千金简司音,都是显贵的大小姐。

  凤时锦问:“有事?”

  简司音活泼一些,笑起来眉眼弯弯十分天真可爱,又长着一张圆圆的包子脸,粉粉嫩嫩的;而相比之下,宫燕秋就有几分冷艳了。说话的是简司音,她道:“你先下来吧,云初哥哥到处都找不到你,没想到你却在这里。这树可高,你是怎么爬上去的啊?”见凤时锦拾掇了裙摆准备往下跳,她又有些紧张地像个邻家小妹妹一样说道,“这么高,你可要小心一点呀!”

  柳云初也是家世显赫,但凡上流社会圈层里的人更容易相互亲近一些,因而柳云初和这两位小姐走得近一点都不让人奇怪,他课余时间还经常与学堂里的其他男女学生们口无遮拦地开玩笑。只是,凤时锦对简司音也没有什么戒心,她一边纵身从树上跳下来,一边就在想,柳云初那臭小子真真是好福气。

  宫燕秋很高冷,但简司音却十分爱亲近人,还不忘上前扶凤时锦一把,道:“别摔着了,下次你想睡觉的话学堂里有休息室的,你可以去那里休息嘛。”

  凤时锦有些不习惯她这般亲近,抽了抽手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简司音甜甜笑道:“云初哥哥眼下正四处找你呢,你跟我们来吧,我们带你过去。”

  “他找我有什么事吗?”

  简司音道:“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不过看起来好像挺着急的。”

  凤时锦午睡被打断,也无心再睡,没多想就跟着二人去。一走出林子,头顶哄热的阳光就熏得她有些头晕目胀。

  宫燕秋适时说道:“凤小姐还真是很厉害,前些日大家都觉得你和柳世子水火不容,这才几天便有可能成为好朋友了。”

  简司音道:“那是,云初哥哥头脑简单、神经粗壮的,和谁都有可能成为好朋友。”凤时锦眼角抽搐了一下,简司音就认真地看她一眼,又道,“我听人说,孪生姐妹性情都是大不一样的,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和四皇子妃那样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呢,你要是穿起华丽的衣裳梳起好看的头发来,也一样会非常美丽的。”

  宫燕秋道:“是性情不一样,皇表嫂温婉贤淑、端庄大方”,她垂着眼睑,说话的语气有几分凉薄,“而凤小姐则随性许多。只是这随随便便的性子在上京不一定就好,凤小姐能安心在国子学念书,多亏了拜了一个好师父。”

  简司音捂嘴咯咯咯地笑,说道:“宫姐姐,凤时锦她是在山上长大的嘛,你也不能要求太高啊。”

  凤时锦懒洋洋地不温不火道:“我岂止是随性啊,简直就是无法无天。还真沾了我师父的光,我才能到这里来,不,准确地说是多亏了柳世子。只不过像两位小姐这样,在国子学里勤奋学习,就算是学富五车、饱读诗书了,到头来又有什么用呢?能让你们考取功名吗,能让你们将来找个如意郎君吗?”

  宫燕秋道:“考取功名是男儿做的事,如意郎君全凭缘分。读书学习虽然做不到你说的那些,但起码可以修养自我提高涵养,学会怎么为人处事、以礼待人。”她的话里充满了对凤时锦的讽刺。

  凤时锦笑眯眯地,转头看向宫燕秋,道:“那你觉得,凭你对我说的这些话,你学会你说的那些了吗?”宫燕秋一愣,凤时锦兀自又道,“没学会,你岂不是白学了?”

  宫燕秋语塞,简司音憋着笑,道:“凤时锦,你可真能说啊!”

  凤时锦又道:“通过我的总结,像四皇子妃那样的人物,天生富贵又美丽大方,而像我们这样的,就只能学习了,总之就是一句,”她看着宫燕秋,“人丑就要多读书。”

  宫燕秋脸色一阵红一阵白,道:“你的意思是在国子学里学习的人都是丑的吗?”

  凤时锦道:“你可不要乱扣帽子,我说的是柳云初。”

  宫燕秋(简司音):“……”

  此时柳云初在某个地方打盹儿中,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清醒了过来,揉揉鼻子咕哝了一句:“妈的,谁在背后偷偷骂我。”
     

手机同步首发《盛宠弃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