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忍辱负重

作者: 千苒君笑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凤时宁坚持道:“还请太子妃娘娘恩准,臣妾就只有这一个请求。”

  凤时昭阴晴不定,随手掀起桌边的热茶就朝凤时宁身上泼去,道:“我都说了你不用再装了!你什么货色本宫心知肚明,何必要在这里充当好人,你知不知道你这伪善的样子,比谁都讨厌!”

  那茶渍泼了凤时宁满脸,茶杯在她额头磕得咚地一下,然后滚落在地。茶水顺着凤时宁的脸淌下,晕染了她的衣裳。脸上那精致的梨花妆亦被晕染了开,显得十分狼狈。

  凤时宁抬起袖角擦拭了一下眼角,让自己的视线变得清晰一些,她静静道:“是,我是伪善,怎么都瞒不过太子妃的眼睛。但凡我有一丝地偏袒凤时锦,她也不会在京里也遭受那么多的苦,实际上我非常地讨厌她,憎恨她,我恨不得她永远在我眼前消失。自从她回来,苏顾言的视线就紧紧追随着她,苏顾言的心里渐渐住进了她,要换做是你,也应是和我一样,怎么都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吧。”她语气淡淡的,“我和凤时锦长得一模一样,大概这就是孪生姐妹的悲哀。她若死了,从此这世上再也没有和我一模一样的一张脸,我怎么能不感到高兴呢?她如今死劫难逃,她也让我痛苦过,我也想见见她比我千倍百倍的痛苦。”她朝凤时昭磕了一个响头,“还请太子妃娘娘实现臣妾的这一心愿。”

  凤时昭眯了眯眼,心知凤时宁说的大半是真的。

  双生花,一强一弱,则失去了平衡。

  以前在凤家的时候,凤时宁便是一个懦弱的人,可以给人随便欺负,她除了哭就不知道还手。凤时昭就连欺负她都觉得无趣。但是凤时锦回回都抗争到底,她越是抗争,越是让人想把她狠狠踩在脚底下。

  这样的两个人,一个像水,一个像火。水火交融难,水火不容才更容易。

  但是凤时昭也很讨厌凤时宁的温吞迁就。她道:“听你这么说来,好像不让你们姐妹团聚一场,一点也说不过去。可是你去看了凤时锦的痛苦,你心里好受了,于本宫又有什么益处呢?”

  凤时宁道:“太子妃娘娘有什么要求,但凭娘娘吩咐。”

  凤时昭便使唤了堂内的丫鬟,道:“去倒一杯滚烫的茶来。”

  很快那丫鬟便倒了一杯茶,水是刚烧开的水,十分烫人。凤时昭揭开盖子往里面看了一眼,又看了凤时宁一眼,然后往茶里吐了一口唾沫,继续吩咐道:“将茶端过去,给四皇子妃捧着。”

  丫鬟便端过去,凤时宁伸出双手,掌肉贴着杯盏,不敢有丝毫差错地捧着。那滚茶的温度烫着她的手心,她皮肤娇嫩,灼烫感直钻进了她的心里,她就快要捧不稳。但倘若捧不稳,今日来东宫一趟不就白费了吗?凤时宁煞白着脸,贝齿咬着红唇,强忍着,鼻子一酸,眼泪便掉下来。

  凤时昭见之更为不屑,道:“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喜欢动不动辄掉眼泪,别人许会怜你痛你,但在本宫面前,这些伎俩都不管用。你若是能将这茶混着本宫的口水喝下去,本宫便答应你,准你去看凤时锦。”

  这对于凤时宁四皇子妃的身份来讲,无疑是屈辱。但她既然来了,便没想过要退缩,以前在凤家所受的屈辱又不是一次两次,只不过被她尘封在记忆里不愿想起罢了。

  她本来就是个委曲求全的人。惧怕那些对她凶恶的人,而去欺负那些对她善良的人,是不是也叫做欺软怕硬呢?

  凤时宁看着茶水里融进了凤时昭的唾沫,只剩下点点白沫星子,她强忍着恶心,闭着眼睛喝了下去。

  凤时昭过来,一脚将她踢倒在地上,扬长而去,落下一句话道:“看来以前真是本宫小瞧了你,你真是贱得可以。”

  话虽这么说,凤时昭还是遵守约定,仗着自己有太子宠爱,给凤时宁开了个后门,让她进牢里去。

  凤时宁带了些吃食,还有换洗的衣服。当她进去天牢,见得凤时锦的模样时,便一直在想凤时昭所说的话。

  是啊,从小到大,只要她一哭,就有人会怜她痛她,那个人是谁呢?不管她受了委屈,那个人总是替她强出头,转移了别人的注意力;那个人宁愿自己被揍得落花流水也不愿看见她哭。她恨么,以前是真的很恨,恨那个人可以向上地活出自己、伸手即可触及到自己的幸福,也恨她自己卑微到不争气。

  她知道,那个人就是她的亲姐妹,凤时锦。

  曾经恨不得凤时锦去死,背弃她、伤她、害她,直到最后所有谎言被拆穿。那个说着再也不会信她直到她死的狠毒誓言的妹妹,到最后还是选择了帮她进宫应酬,选择了成全她和苏顾言。

  其实凤时锦把她最爱的还给了她,并没有夺走,在她绝望的时候。可是在凤时锦绝望的时候,她所做的却是夺走了凤时锦的一切。

  明明是亲生姐妹,相依为命的亲生姐妹。今天这样的结局,都是她一手造成的吧。

  要不是她,母亲不会死,妹妹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凤时宁站在牢门外,久久挪不动脚步,因为她认不出牢里那个穿着血衣、蓬头垢面、奄奄一息的人是凤时锦。

  狱卒提醒道:“还请皇子妃娘娘抓紧时间,这是朝廷重犯,容不得有丝毫差错。”

  凤时宁回了回神,给了狱卒一锭银子,狱卒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她道:“有劳了。”她这才轻着步子走了进去,凤时锦没有反应,她便将食盒里备好的膳食一一取出来,垂着眼睑道:“我想,这牢里的饭食定是不能入口,也不知道该给你带点什么,便只带了这些,你若是不嫌弃的话,就过来吃几口吧。”凤时锦没有回答,也没有扭头往她这里看一眼,凤时宁将东西全都摆好以后,看了看她,又道,“时间过得可真快,眨眼间就又过了一个三年。”

  牢里仿佛凤时锦不存在似的,自始至终都是凤时宁一个人在自说自话,一个人在唱独角戏。
     

手机同步首发《盛宠弃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