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淮南的真相

作者: 千苒君笑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船老板已不能阻止大家上船,他感觉船只摇摇晃晃,莫说每个房间挤满了人,就连甲板上也比肩接踵站无虚席。他面色煞白,被恶民用刀逼迫着扬帆起航。

  码头上还有一些老弱的难民,船实在装不下了,因而他们没能顺利登上船,只能眼睁睁看着船只航离了码头。

  阳光有了些明媚晃眼的味道,新抽出来的柳絮如烟,在河边随风轻轻地飘。

  那风亦拂起了凤时锦破碎的衣角。她转头去寻找,行囊里的东西被那些恶民翻了个遍,衣物撒得到处都是,被一只只脚印踩得很脏了。但是凤时锦却没能找到三圈。

  她有些着急,胡乱抱起行囊便四处寻找。终于在边角的几株常青藤角落里找到了那只瑟瑟抖动的毛球。它被吓坏了,任凤时锦怎么哄它就是不肯出来。

  凤时锦看见它的后腿好像受伤了,血迹濡湿了周边的毛发,急得满头大汗。平时三圈挺听话的,但也有发倔的时候,一旦倔起来是软硬不吃。后来还是君千纪蹲了下来,对里面的三圈伸出了手,道:“三圈,过来。”

  三圈动了动身体,总算舍得往这边看来,它瑟缩了片刻,然后蹬着受伤的腿一瘸一拐地跳了出来。

  凤时锦一把将它抱怀里,看了看它的腿,可能是于混乱之中逃跑时不慎被刮伤了,后腿那里有一道口子。凤时锦连忙扯下身上一块碎步便把它的伤口包起来。

  “千纪,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凤时锦和她怀里的三圈一齐看向君千纪,茫然无助的样子。

  君千纪看了看渐渐驶入江河影子变得模糊的客船,道:“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吧。”

  凤时锦看见他脸上有於痕,不由心疼,伸手往他脸上碰去,抽气道:“疼不疼啊?”

  君千纪一把截住了她的手腕,放在掌心里,那皓腕之上只见有一道细长殷红的血痕,凤时锦连忙伸手挡了挡,不想被君千纪看见。她另一手拿着那串晶莹剔透地紫晶手链,若无其事地笑着说道:“我是说什么也不能让那些人把这个抢了去的,这是你送给我的生辰礼物,你看,还在我这里呢。”

  君千纪却没有看,只是凝视着凤时锦的手腕,道:“抢了便抢了,我再扎一个更好看的给你便是,你是不是傻,为了这个连命都不想要了?”他一边说着,一边用多余的布条把她的手腕也包起来。

  凤时锦却笑得更为灿烂,道:“意义不一样啊,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份生辰礼物。”

  后来君千纪牵着凤时锦,带着三圈一起离开了码头。

  淮南的码头是沿河一带许多城镇的水路聚集地,这码头如此宽阔,整个淮南地区的水运都需得在这里上下,可见其规模之庞大。照理说,这样的地方平时也应是十分繁华的。

  可如今,这里除了恶民难民,基本上什么也没剩下。没有货船在这里上下货,知晓此地状况的客船亦是绕而远之。

  凤时锦和君千纪走在街上,街上亦是过于冷清,行人匆匆,街面只偶有几家店铺尚且开着,整个透着一副萧条之景。

  路过行人看见凤时锦,都投来异样的眼光。她知道自己穿得破破烂烂,要不是外面有君千纪的袍子罩着勉强遮羞,可谓衣不蔽体。除了在成衣店里留下的袍裙,她的行囊里还带了一身换洗的袍裙,眼下也顾不上她和君千纪的衣着是否得体了,先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把破碎的裙子换下来,穿上自己以前的袍裙。

  这样一来方便了许多。两人走了不多远的路,恰逢巷子口有老妪卖酸梅汤。

  艳阳高照、杨柳清脆,凤时锦小脸脏脏,已经很口渴。她便和君千纪停了下来,一人要了一碗酸梅汁。

  凤时锦随口问了一句:“淮南不是鱼米之乡、富饶之地吗,今日来一看,景象却与想象之中截然不同,就连街上也没有几个人,是何缘故?”

  老妪叹了一口气,道:“鱼米之乡、富饶之地,那都是从前啰。去年这边发大水,县太爷还没来得及把堤坝修好,就被洪水轰地给冲垮啰。良田土地千万顷,变成汪洋河海,茂盛生长的庄稼被毁,这里的人颗粒无收。现在是饿死的饿死,不想饿死的就逃命去啰。”

  虽然猜到了个大概,但听老妪沧桑地把事实道出来,还是有些震惊。她看了看君千纪,又问:“年底的时候,听说朝廷不是派了太子爷南下来赈灾么,怎会严重到这个地步?”

  老妪想了一阵,道:“你说太子爷赈灾啊,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县衙开仓济粮了两天,拉了好些个壮丁背着沙袋死活往洪水里跳……我的两个儿子便是淹死在那洪水里,再没出来过。”

  凤时锦不再多问,低头看着老妪把酸梅汤灌进碗里,碗装满了也没停手,深褐色的酸梅汁便从碗沿溢了出来。凤时锦才看了看老妪,提醒道:“老婶子,已经装满了。”

  老妪愣了愣,道:“已经装满了啊,妇人眼神不好。”

  她把满满一碗酸梅汤递给凤时锦。凤时锦心里有些悲凉,伸手接过。老妪说起那些的时候面色极其平静,好像是说的别人家的儿子一样,大抵这样的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眼泪哭干了便不会再有眼泪了,人老了眼神便也老了。

  老妪又给君千纪灌了一碗酸梅汤,同样是满得四溢。君千纪把银钱放进她手里,她只有靠手一遍一遍地摩挲着。

  凤时锦问:“码头那边每天都有那么多人等着坐船吗?”

  老妪道:“这附近几座城都一样的哩,县老爷兜不住了,便让他们来码头等着坐船。等了一两个月了总共都没有几只船来过。妇人走不动了,眼神不好,也活不了几天了,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喝完酸梅汤走出来,凤时锦和君千纪都不再说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两人在柳荫下走了很久,君千纪才开口问:“在想什么?”
     

手机同步首发《盛宠弃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