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打孩子的主意

作者: 千苒君笑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好。”苏顾言的回答很轻,很落寞。他终还是转身,一步步往外走了去。不管他现在和谁在一起,不管他过得好与不好,他始终都记得,自己曾喜欢上的女孩子,叫凤时锦。

  只不过世事变迁、物是人非而已。

  是他自己看不清,又怨得着谁呢?

  凤时锦抬了抬下巴,看着炼丹房的门框,手指凉凉地抚摸着门框上精致的镂花,听着身后下雪的声音,还有渐渐远去淡得没踪没影的脚步声,终还是抵不住心中压抑沉闷已久的酸涩,红了眼眶。

  这是一场梦,本就应该以这样的方式结束。彼此都说开了,反而更好。

  而凤时宁依照苏顾言的话,在家闭门不出,一个孩子的到来反而没有让她高兴,而是整天都恍惚失神,人也像一朵迅速枯萎凋零的花一样。

  她有身孕的事一传出来,宫里的赏赐就不断。皇帝似乎对这个皇孙十分期待,还让贤妃亲自过府来看一看。

  彼时贤妃看见凤时宁躺在床上憔悴的模样,心里有过叹息,眉头始终不得舒展。但面对苏顾言,贤妃需得拿出一副欣喜若狂而又满面慈爱的样子来,她坐在床边拉着凤时宁的手热络寒暄着。

  贤妃不知道苏顾言和凤时宁之间发生了什么事,苏顾言没有在一旁陪同着,她和凤时宁反而更好说话。

  她拿着手帕的手扶了扶凤时宁鬓角的发,道:“你看你,这一有身孕,人反而消瘦了下来。大夫说你体弱不宜受孕,这话你却是千万不能往心里去的,明儿起本宫便差宫里的太医来每日照料着,总不会出什么大事。”这些话虽是面子上的话,说得好听,可也掩盖不住贤妃眉目间的那抹阴郁。

  苏顾言不在的时候,随后她又低声问凤时宁:“平日里本宫见你和顾言同进同出很是恩爱,怎的今日来一见,却感觉你二人形同陌路了一般?”顿了顿声音又低了一些,“可是他发现了什么了?”

  凤时宁垂着眼睑,轻轻摇了摇头。

  “如此便好。”贤妃松了口气,又道,“你这孩子……”凤时宁仿佛知道她即将要说什么,吓得伸手就捂着自己平坦的小腹,惊慌地看着贤妃。贤妃那目光宛若夜鹰一样敏锐而老辣,“不是顾言的。”

  凤时宁哽咽不答,房内一时相顾无言。

  贤妃也由着她去,身子蜷缩成一团枯坐着,双手捂着面,由起初小声的啜泣变成隐忍地哑哭。

  贤妃苦笑,道:“也罢,往时本宫一心盼望着你和顾言能有个孩子时,你这肚子怎么也不肯争气,现在本宫不想要你这肚子里的消息时,这孽种却又来了。真是老天爷造化弄人,故意捉弄你我。时宁,你这肚子里的孩子你觉得要得吗?”

  凤时宁惊恐地抬起头,她的情绪起伏很大,从上次与苏顾言闹僵以后第一次这么波动,哭红了双眼,道:“要得要不得,它都是我腹中骨肉,求母妃……求母妃……”

  贤妃也不知是无奈还是生气,看着凤时宁如蝼蚁一般匍匐在自己双腿上,趴在床边苦苦哀求,身为人母她的心也不是铁打的,只是这个孩子实在不该来!贤妃低低道:“难不成你还想把这孽种生下来养大吗?你就不怕有朝一日顾言知道了?母妃也是为了你好,本想劝劝你拿掉这个孩子。”

  凤时宁哭得肝肠寸断,双手紧紧抓着贤妃的袖袍,良久才缓上一口气,弱弱道:“可不要这个孩子,难道这一切就可以没发生过吗?”眼下除了这个孩子,她和苏顾言之间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牵绊了,她不想要这样的结局,不想要最后她和苏顾言之间一点关系都没有……因而她没多想,仰头巴望着贤妃,嘴上急急道:“母妃,求母妃留下它!皇上不是对我肚里的这个孩子很在意吗?那是因为他知道这是他的亲骨肉!母妃定然也不想顾言像现在这般默默无闻,母妃定然也想他能够一展宏图,只要我肚子里的孩子活着……将来要是个男孩,定能引起皇上的注意,他一旦将精力放在皇孙身上,顾言身为这孩子名义上的父亲,不就有机会了么……”

  贤妃怔愣了半晌,就在凤时宁快要哭背过气去时,她回了回神,嘴角牵出一抹和蔼可亲的笑,握着凤时宁的手道:“难为你还能想得那么远,顾言有你真真是他的福气。母妃不逼你了,母妃什么都依你,想要把孩子生下来你便生下来,只是你需得好好将养着身子,莫要还没等孩子降生,你这做母亲的就要先扛不住了。”

  听到贤妃如是说,凤时宁绷紧的弦总算是松了松,顿觉眼前昏花暗淡。

  后来贤妃将她扶好躺在榻上,盖好了锦被,再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方才离去。凤时宁听得房门轻轻掩上的声音,浑浑噩噩地想着,不管这是不是苏顾言的孩子,她都要把它生下来,当成是苏顾言的孩子。

  不晓得是不是苏徵勤的话应验了,年关前太子苏阴黎禁闭期满,出得东宫行事十分低调,但也往国师府来来往往走动了几次,每次皆是带了名贵不凡的礼物,言谈之间目标直指凤时锦,也是想要娶了凤时锦为东宫太子妃。

  苏阴黎明言,以凤时锦的出身虽做不了东宫的太子正妃,做个侧妃亦是绰绰有余。

  这对于凤时锦来说,委实算得上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一大捷径。既然要拒就要拒绝得彻底,苏阴黎这样的人不是凤时锦能轻易对付的,要真是如他所愿,那么自己只有被把得死死的份儿。况且,她根本不想当什么太子妃,更加不想师父为了她而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当时她不卑不亢地道:“太子让民女做侧妃,那东宫的正妃之位想来太子是早有打算了。民女猜得不错的话,当朝之中,能与太子殿下相匹配,容貌、家世皆不可逊色,则非凤家莫属了,太子殿下看上民女,想来也是有一部分出自凤家的原因。民女听说前不久,德妃娘娘还有意撮合二皇子与凤家大小姐的婚事。”

  苏阴黎喝了一口茶再看了看她,不咸不淡道:“你很聪明。”
     

手机同步首发《盛宠弃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