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始终要面对

作者: 千苒君笑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生辰,凤时锦也想不出来有什么好玩的,她便尾随在君千纪的身后,和三圈一起在炼丹房里闹腾。私心里以为,别的都不重要,只要身边有他陪着就好。

  没想到苏顾言会在这个时候抛下家里的凤时宁不管,来了国师府。

  君千纪没有让童子把他请进来,他便一直在大门口站着。傍晚的时候,外面又飘起了小雪,染寒了他的眉眼,那雪白的颜色衬着他如墨的长发,像极了一副精致的水墨画。

  回廊下摆上了一个褥垫,凤时锦盘腿坐在褥垫上,双膝间摊着三圈。一人一兔静静坐着看雪。

  君千纪不慌不忙地从炼丹房里走了出来,衣袍略略起风翩跹,凤时锦道:“师父,让苏顾言进来么?”君千纪不回答,凤时锦又眯着眼睛道,“我想听听他说什么。”

  时过境迁,时过境迁。即使听到了他想要说什么,也是没有意义的,凤时锦一边又这样想,可即使是如此,她也不想让年少的那段过去久而久之变成无法释怀的执妄。

  苏顾言没有撑伞,冒着雪花进来。他就站在炼丹房的正前方的院子里,一双眼睛被洗得深沉而幽亮,忽略了君千纪,径直落在廊上坐着的凤时锦身上。

  凤时锦与他对视良久,忽而一笑。

  她笑得有两分牵强,可那笑容却是整个雪天里最明媚纯粹的东西,仿佛让周遭都黯然失色,最终落在苏顾言的眼睛里,酿成了深深的痛。

  现在不管说什么,都太迟了吧。

  他将他所有的感情都融入进了一个谎言里,只留下苍白的无力。等回过头来才发现,真正苍白而无力的,是他这些年荒废的岁月。他被蒙蔽,忽略了自己最在乎的,背弃了自己最深爱的,竟以为自己一直以来所拥有的是个宝。

  以欺骗和谎言为基础的感情,就算再牢靠,等到时日一久也会像被碾压的琉璃珠一样迸出裂痕,可是他太自以为是了,连本能地滋生出来的怀疑,都觉得是对他和凤时宁那段感情的无上亵渎。

  苏顾言欲言又止,倒是凤时锦先开了口,笑了出来,带着释怀的神情,说道:“你是来给我道歉的吗?”

  她潜意识里是希望苏顾言给她道歉的,她也需要证明,这些年来所有的错都不在她,而是在于苏顾言。不是她先背弃对方,而是苏顾言先背弃了她;不是她不曾执着努力,而是苏顾言他根本不在乎。

  不等苏顾言回答,她嘴角的笑意又灿烂了两分,道:“如果是来给我道歉的,让你在外面站了那么久,我不像你,不是一个不近人情的人,你若仔细跟我说,我会接受的。”

  苏顾言看着凤时锦,说的话却是对君千纪,沉沉道:“这场赌局,恭喜国师,你赌赢了。是我眼瞎。”

  君千纪没有说话,只转身走进了炼丹房,临转身前还将三圈也带了进去,留给两人一片安静的空白。他能帮凤时锦,但不能事事都帮得到她,只有她自己,才能解得开这个盘旋心底已久的结。

  两人沉默良久,凤时锦开口问:“今日好歹也是凤时宁过生辰,她在家里过得好吗?”

  苏顾言也许觉得他们之间在这个时候还来谈论凤时宁不合适,但还是顺着凤时锦的话往下道:“她过得不怎么好,大夫刚检查出来,她怀孕了。”

  凤时锦一愣,道:“是么,那真是要恭喜你了。”等了一会儿,她从回廊上的褥垫站起来,随意地拂了拂身上的袍裙,仿佛要把往事也随风拂去,低了低头若无其事道,“你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吗,没有的话就回去吧好好陪她吧,我也要进去和师父一起炼丹了。你知道,要是没有昨天晚上的那些事,可能我不会拆穿她,我不是她那么一个心肠歹毒的人。”

  就在凤时锦转身刹那,苏顾言道:“你恨我么?”

  凤时锦身形一顿,回过身来云淡风轻,道:“那你恨我吗,拆穿了这么多年来你的一个美梦。”

  苏顾言摇了摇头,道:“以前我只是在心里嘲笑,所有人都以为的真相未必是真相,现在我才明白,所有人都知道的真相只有我一个人是糊涂的。凤时宁依旧是凤时宁,凤时锦依旧是凤时锦,只是换了一个人,我的生活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我一直在想,那个时候我所带给你的那些绝望,你是怎么挺过来的。”

  凤时锦想了想,道:“大抵,靠的是那个冬天你奋不顾身跳下水救我时的勇气吧。但那股勇气和冲劲,没有背后源源不断地鼓励,也终有一天会耗尽的。”她抬起眼帘安安静静地注视着苏顾言,“好在,我到现在并不是一无所有,我还有我的师父。”

  苏顾言点点头,道:“是,我以前不明白,时至今日方才明白,还好你有你的师父。”他顿了一会儿,又问,“如果……如果可以重头来过……”

  凤时锦低头想道:“如果可以重头来过,我想大概你还是现在的你,我还是现在的我吧。你所相信的不过是你眼睛看到的,结果都会是一样的。”

  她清楚地记得她曾说过,若有朝一日他回头,她也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

  最终苏顾言落寞地道:“我知道了,这一切都是不可挽回的,我也无力再挽回什么。以前时宁对你所做的种种,还有我对你造成的种种伤害,我向你道歉。不求你能原谅我,但求你往后一生能够过得很好。”凤时锦背对着他,彼此都看不见彼此的表情,那雪落在了他的黑发上,依稀间宛若白发苍苍,“既然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往后我会和时宁在一起,她怀了我的孩子,我有责任照顾她。”

  苏顾言转身的时候,凤时锦蓦然道:“小时候我很感激你,感激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那样的感激随着时间慢慢变成了憧憬和喜欢。尽管现在那些憧憬和喜欢都没有了,我还是很感激你,仅此而已。你向我道歉,我会接受的,从此以后你我各自珍重。代我向凤时宁问声好,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有空我也会上门去看望她。”
     

手机同步首发《盛宠弃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