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她要找她师父

作者: 千苒君笑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令一下,整个守卫在皇陵的禁军全部拔剑出鞘,冲向石台。可是不知怎么了,禁军和禁军忽然厮杀了起来,他们除了自己人,根本看不清谁是刺客。

  充斥在耳边的全是官员和女眷们害怕的尖叫,鼻端呼吸之间是满满呛人的灰土。凤时锦感觉不断有熟悉的金属摩擦的铁甲声从身边穿过,她迷糊之间晓得是禁军,心中不由想,刺客混迹在禁军群体里,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想要找出来谈何容易。奈何她身体似乎也因方才的爆炸而受了伤,半边身体良久都没有知觉,麻木到想爬也爬不起来。

  不光是台上,四周的皇陵,爆炸声也不绝于耳。

  黄色的泥土好似沙漠里的烽烟,似雾又似云一样地笼罩。

  凤时锦努力撑了撑手臂想爬起来,睁眼间发现手腕上尽是血迹,一滴滴往下掉逐渐染红了她的袍裙。她都来不及反应,突然从背后身来一只手,强硬地捉住她的手腕,道:“快跟我走!”

  凤时锦头脑昏昏沉沉地,由着前面的人拉着她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起初她觉得很是安心,眼前的背影高大沉稳,可等她清醒一些后便发现了不对劲,拉着她离开的人不是师父!

  师父呢?

  凤时锦停下脚步,用力甩开了紧握着她的手。前面的人回过头来看着她,绷紧了声音问:“你停下来干什么?”

  还不等凤时锦回答,从侧面一个禁军举刀就朝两人砍来,凤时锦一脚踢了过去,踢掉了对方手上的刀,而苏顾言送上两拳,把那个禁军打翻在地。他固执地擒着凤时锦的手,额上似有青筋跳动,道:“傻愣着干什么,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危险,还不快跟我走!”

  凤时锦平静地问:“我师父呢?”

  苏顾言不答,径直死拽着她往前走。

  “我问你我师父呢!”

  苏顾言也分不清敌我,除了身形灵活一点以外,没有别的功夫,对付禁军的刀剑十分吃力,为了保护凤时锦,他抬臂挡刀,顿时白衣上就是一道血口子。

  越是这样危急的时刻,凤时锦越是惦念着她的师父,这让苏顾言莫名的火大。他都冒着生命危险来救她,偏生她的心里还记着别人!苏顾言耐心用尽,回头就冲凤时锦吼道:“我怎么知道你师父在哪里!我抛下凤时宁不管也要来救你,你怎么就不想想我呢!”

  凤时锦一愣,再也不肯往前走一步。

  “你到底走不走?”

  凤时锦扭动着手腕使劲挣脱开,看了看苏顾言的白衣红血,和他波澜起伏的双眸,不知怎的,心上还是一痛,却对苏顾言微微一笑道:“你去找你的凤时宁吧,我要去找我的师父。”

  “凤时锦!”

  眨眼间凤时锦已经转身,重新投进了漫漫黄土飞扬之中,往石台那边艰难跑去。

  好在山上反叛的禁军目标是在刺杀皇帝,并没有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这些后宫妃嫔以及女眷们身上,只是她们极度惊慌失措,遭遇这样的情况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哭喊尖叫成一片,更有甚者,直接从白玉石梯上一路滚下去的也不在少数。

  苏顾言本是把凤时宁安顿了,将她送到石梯口,让她顺着石梯一路往下跑,也定然是安全无虞的。没想到,凤时锦这转身刚一走,凤时宁放心不下又跑了回来,恰好就撞见了这一幕,情况紧急危险之下,凤时宁抑制不住失声恸哭,对苏顾言道:“原来你放下我回来,就只是为了她!”

  苏顾言已经是一团乱麻,过来抓住凤时宁便走,道:“她要往死路上走谁也拦不住她!不是让你走了么,你现在回来干什么!”

  “我放心不下你顾言……”凤时宁泪眼斑驳,沾染了黄土灰尘更是一脸狼狈,她低眉一眼便瞧见了苏顾言身上的道道血口,哪里还顾得上吃醋妒忌,心如刀绞一样疼,捧着苏顾言的衣角除了落泪楞是不知道该怎么办,颤声道,“顾、顾言……你受伤了?怎么、怎么会流这么多血……”

  “我没事,先离开这里再说。”

  刺客群中苏顾言帮不上什么忙,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尽快疏散妃嫔女眷们下山去,尽可能地减少伤亡。

  风沙吹进了眼睛里,扎得凤时锦不住地流眼泪。她根本什么都听不见,耳朵里嗡嗡嗡地响。不知那些刺客花了半夜的时间在这山上皇陵里究竟埋了多少炸药,恨不能将整座皇陵都移为平地一般。

  凤时锦还以为,他们只是单单想刺杀狗皇帝,却不想,是想把这半山腰上的所有人都埋在废墟里么?明明上山来时就和师父说好了,让他离得远一些,可是慌乱之下她根本不知道师父是否安然无恙。

  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他的。

  无论如何。

  要是他出了什么事情,就是一辈子凤时锦也无法原谅自己。因为她明知道这一切是可以避免的。所以不要师父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找到后来,凤时锦都分不清脸上的眼泪是因为风沙扎眼还是因为君千纪。周遭拼杀的人一个个倒下,鲜血染透了黄土。她大叫出声:“师父,你在哪儿!”

  她在找君千纪的同时,殊不知君千纪也正在找她。当时石台上爆炸以后,禁军拔剑朝石台上的众人砍来,他第一时间所顾及的不是皇帝的安危,而是去石台上下到处找凤时锦的影子,都快找得疯了。

  那一向不惹尘埃的青灰色的长袍兜满了风尘,那双一向宠辱不惊的冷清的眼盛满了焦灼。就在凤时锦前脚被苏顾言拽着走了以后,君千纪后脚就找到了那个地方,只可惜他搜遍石台下的整片空地都没能找到凤时锦,只好转而去别的地方寻找。

  宽阔的空地上到处都是沙尘,有的家眷被逼至空地边缘,那边缘下方是悬崖峭壁,已有人不慎从那掉了下去,叫声无比凄厉。

  君千纪恰好到了那边,但见沙尘之下悬崖边上站了一个人,模样隐隐约约像是凤时锦。她快要被逼得走投无路了,面前一个禁军约莫是杀红了眼见人就砍高高举起了刀正欲朝她劈下去。

  君千纪当即朝前跑了过去。
     

手机同步首发《盛宠弃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