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背后的真相

作者: 千苒君笑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顾言不知道她在胡言乱语什么,只是觉得她突然间这样反常似受了什么刺激。紧接着,他便见凤时锦将那忘情丹凑近到嘴边,欲尝其味。

  苏顾言眼疾手快拉住了她,道:“你干什么?”

  凤时锦回了回神,侧头看着苏顾言:“放手。”

  “你可是忘了来时你师父怎么说的,你要是把它吃下去了就会忘了对你而言最重要的人!”

  “我最重要的人又不是你,我吃不吃又与你何干呢?”凤时锦顺口道。

  苏顾言猛然一怔,有些恍惚,又有些清醒。对啊,与他有什么关系,就连凤时锦也亲口说了,在她心里最重要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她的师父。她若是就此忘记了她的师父也便罢了……

  苏顾言瞠了瞠双目,在这短短一刻竟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要有这样一种想法……

  就就算是这样,为何又要阻止她呢?

  大概……大概是害怕她……再一次忘记?害怕她口是心非,心里最重要的人明明就不是她师父,害怕她真正会忘记的人……还是自己?

  就在苏顾言失神的时候,凤时锦冷不防挣开了他的手,固执地捧着药丸凑到鼻端深深嗅了一口,眨眼间泪水已泛湿了眼眶,哽咽道:“不可能的……”她颤抖着唇缓缓靠近,伸出小巧的舌尖往药丸上舔了舔,舌头有些麻木,浓烈的药气裹着淡淡的草木芬芳之气,一边用牙齿咬下一小点,眼泪簌簌往下掉,一边喃喃低语道:“味半甘半苦,小时候师父说这是忘忧草的味道……长大后我知道,这世上哪有忘忧草……”

  “凤时锦,你怎么了……”

  “你放开我!”凤时锦瑟缩着躲开苏顾言,一个劲地往前跑,“不是凌霄花,不是忘忧草,那到底是什么……”

  “凤时锦!”苏顾言完全不清楚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是为何,只好在她后面紧紧跟着。

  结果凤时锦一口气不歇地直直跑出了宫门。没想到一抬头,恰好看见君千纪正走到宫门口来接她回去。要是以前,眼前这一幕一定会让凤时锦觉得暖心。可眼下,她迷蒙地望着君千纪,只有满腹的疑问和呼之欲出的答案。

  君千纪看见她满脸泪痕,愣了愣,随即紧紧箍住凤时锦的手腕不容她挣脱,冷着一张脸睨向她身后跑来的苏顾言,道:“可是他欺负了你?”

  凤时锦深知这宫门口不能闹事,也便吸了一口气,将泪意强压下,捏着袖子若无其事地揩了揩脸,道:“没有谁欺负徒儿,徒儿只是突然间想起一些事,想要问问师父。师父,我们先回去再说吧。”

  等离开了宫门,凤时锦一把挣脱了君千纪,袍裙在夜色里绽开,飘飘摇摇地往前奔去。君千纪微曲的手指间,似乎还残存着她身上的气息。

  怎么能够放任她离自己越来越远呢?

  苏顾言跟着跑出来以后,便觉事情似乎远远没有那么简单,他也很想知道能让凤时锦这样反常的究竟是什么事。于是乎脚下停也不停地追了出去。

  似乎等不到回家以后了。凤时锦跑到离国师府已经不远的巷子里,被身后的君千纪追了上来,拉住了她的手臂。一个倔强,一个强硬,两人带起的冲力让凤时锦险些跌进君千纪的怀里。

  君千纪双手若有若无地将她圈在墙角,不容她再逃脱,微微气喘道:“到底怎么回事?”

  凤时锦未先说话,一缕缕呜咽便从她的嘴角溢了出来,像个找不到归途的孩子。让君千纪看得英俊的双眉缓缓收拢在一起。

  她抬了抬手,放到君千纪的眼前,松开手指将掌心摊开来,上面还留着半只被她啃咬过的丹药,她道:“师父,你现在可以告诉我,这忘情丹是用凌霄花做的药引还是用忘忧草做的药引?”

  君千纪身体一僵。

  她等了半晌,都等不到君千纪的回答。凤时锦又道:“这世上没有忘忧草,这药引也不是凌霄花,难怪师父不准我碰,不准我看,不准我闻……更别说告诉我是怎么炼的……”

  君千纪的声音极其低沉,听不出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其他,道:“为师不是告诉过你,不可观不可嗅,更不能尝,你将为师的话当耳边风么。”

  “正是因为我一直都牢记着师父的话,所以这么多年来才一直被师父蒙骗在鼓里吧?”凤时锦眼前一片模糊,她已经看不见君千纪的脸,她只能感觉到温热的液体源源不断地从眼眶里涌出,然后流过脸颊,变得冰冰凉,“要是我一直都不会发现的话,师父还要打算蒙骗我几时呢?”

  “在山上的时候”,凤时锦哭着道,“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都记不住我到底是谁,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总是在忘记和隐约记得中挣扎着度过,师父你说吃了忘忧草就不再会忧愁,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直把你当神一样敬仰着……”

  当苏顾言跑到巷子口,追上师徒二人时,凤时锦的声音若有若无地传来。巷子中的两人一高一矮,君千纪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压倒性地盖过了凤时锦的。可是苏顾言却没有上前的余地,他只静静地站在巷子口,看着,听着。

  君千纪一早便发现了他。

  “可你为什么要骗我呢?”凤时锦仰头问君千纪,“你为什么要骗我?每每我生病难过的时候,你给我吃的这个,你真的只是想我不要忧愁吗?今天我才知道这些年来我吃的都是忘情丹啊,原来偷走我六年时光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你!我不是因为生了一场大病才忘记过去的吧,而是每次生病的时候师父就给我吃这种药,这药的药效不是永久的,一次只能维持一段时间,有时候我会渐渐忘了我是谁,我忘了我最重要的人……有时候我又会突然清醒,就像三年前苏顾言成亲的那一次半夜里惊醒了来……我说得对不对,你为什么不说话?”

  君千纪看到她痛苦的模样,抬了抬冰凉的手指为她拭掉脸颊上的泪,道:“你或许仍还不记得,那场大病你九死一生。你的过去里,不幸多过于幸运,想要让你重获快乐,重新开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手机同步首发《盛宠弃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