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低声下气

作者: 千苒君笑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阴黎与皇后一般露出关怀之色,道:“听母后说你最近过得不怎么好,刚好本宫路过这里,便进来探一探……”话还没说完,苏连茹双腿一曲就跪在了地上去,苏阴黎急急去拉她,“连茹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话你说便是,你我好歹也是兄妹一场岂用得着这些?”

  苏连茹抓着苏阴黎的手泣不成声道:“大皇兄,求求你……求求你去跟父皇好好说说,我不愿意嫁去北戎……我已心有所属,求父皇成全!”

  苏阴黎矮下身去搀扶她,不忍道:“父皇是铁了心的,圣旨已下岂有收回的道理?连茹,不是大皇兄不帮你,只是想让父皇改变主意那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

  “那我该怎么办……”

  苏阴黎沉吟片刻,道:“见你如此难过,大皇兄就是铁石心肠也难免被你打动。连茹,两国的政治本不应牵扯在你身上,现如今除非北戎毁亲,否则已成定局是无可避免的。”

  苏阴黎一句状似无心的话听进苏连茹的耳朵里,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她无法改变皇帝的圣旨,但她还可以改变北戎使臣的想法!

  如是一想,苏连茹把一切都豁出去了,满含期待地道:“既然大皇兄难做,连茹就不为难你。只是我听皇后娘娘说,是我二哥将兰乐抓了起来,又是大皇兄对父皇说起才放了兰乐的。你可知兰乐现在在哪里,他过得可好?”

  苏阴黎道:“放心吧,兰乐无碍,过得很还好。”

  苏连茹深吸一口气,又道:“那大皇兄能不能帮连茹一个忙,让我再见见他……可好?”见苏阴黎迟疑,她连忙又道,“大皇兄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求你只要能让我出宫去见他,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

  苏阴黎看了看她,道:“连茹,父皇有令不许你出宫门半步。”

  “大皇兄,我知道你有办法的……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苏阴黎叹口气,道:“让你出宫的确不难,让你再见兰乐一面也不是难事,难就难在皇兄怕你做傻事。到时候要是真出了什么事,父皇和你二皇兄都会怪罪在大皇兄头上的。”

  “不会的,不会的!”苏连茹举起手保证,“我发誓,发毒誓,绝对不会透露大皇兄的半个不字,否则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最终苏阴黎点了头,道:“既然你这么要求了,大皇兄便答应让你和兰乐见上一面。只是后果如何,你需得自己承担。”

  苏连茹仿佛看到了希望,连连点头:“知道!我知道!”

  大晋每年一过了农历九月,就要举行皇陵祭祀,皇帝要带着众皇子皇女们一同祭祀天帝和皇陵里的先祖,以祈求先祖们保佑大晋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这是大晋最为重要的节日之一,需得由国师主持才能完成。往年凤时锦还在山上的时候,每年到了九月这个时候,君千纪都会下山离开数日。

  但今年不一样,凤时锦不但能够完完整整地观看整个祭祀,她身为国师的弟子还与君千纪一同参与在其中。

  早前太子苏阴黎前往淮南未归,二皇子苏徵勤又处理大理寺的繁杂事务,因而负责筹办祭祀大典的重任便由四皇子苏顾言主动向皇帝承担出挑了去。

  皇帝欣然应允,由苏顾言来安排。

  因为苏连茹和亲一事,苏徵勤与苏阴黎表面上看起来兄友弟恭,实则暗地里进行博弈,就看谁能略胜一筹。苏顾言置身事外,不去掺和政务。一直以来,他所参与的无非就是像国子学、祭祀典礼这样与政务沾不到边儿的事情。由于他母亲贤妃的特殊身份,他也无法插手这些,也正因为如此,苏阴黎和苏徵勤才没将他当成一回事。

  这日,苏顾言携了妻子凤时宁一同入宫,去拜见贤妃的同时,亦走了一趟御书房向皇帝禀明了一些祭祀的相关事宜。

  凤时锦这些日也安安分分待在国师府里,每日除了在炼丹房跑进跑出,就是和三圈一起在炼丹房跑进跑出,终日大部分时间都和君千纪一起。君千纪给皇帝炼药,开炉之时硕大的丹炉之中腾云驾雾一般渺渺看不清楚。等到里面的热气凉下来了,丹炉又横倒在地上,凤时锦便和三圈一起钻进了丹炉将里面的丹药一粒粒捡出来。

  君千纪不过去拿个装丹药的器皿回来,就看见一人一兔蹲在丹炉里,以屁股背对着丹炉口,正忙得不亦乐乎。凤时锦一边捡还一边拍了几把三圈的脑袋,道:“吃吃吃,就知道吃,当心药死你!”

  等气喘吁吁钻出来时,君千纪上下看了一眼凤时锦,又开始训斥她道:“你这般不脱鞋就径直踩在丹炉里,乃大不敬。为师是怎么教导你的?”

  凤时锦手指捡了丹药,甜甜黏黏的,因这是专门给皇帝强健脾胃、增加胃口的消食丹药,主要成分便是山楂,凤时锦毫不浪费地将手指伸进嘴里吮了吮,又牵了牵自己的裙角,低头看着双脚上的双鞋,无辜地眨眨眼道:“徒儿当然知道,可徒儿总不能脱了鞋进去吧,要是皇上一边吃药一边吃出了徒儿的脚气可怎么办?”凤时锦一阵恶寒,“想想就觉得有些恶心……”

  君千纪皱眉训道:“不得口无遮拦。”

  凤时锦立马正色,道:“是,师父。”凤时锦将袍裙兜来的药丸一滴不漏地倒进了君千纪手中的瓷瓶里,又道,“师父要将这些药送去皇宫吗?”

  “嗯。”他用余光看了眼凤时锦,道,“你也多天没有出去走一走,便同为师一道去。”显然凤时锦听到君千纪的这句话并没有表现出多兴奋的样子,君千纪转而又道,“你随为师学习了这几年,再过不久便是皇陵祭祀了,为师有必要带你去接触一下祭祀台。”凤时锦眼神亮了亮,听君千纪继续道,“皇陵的祭台离京颇远,但宫里有处观天台,比皇陵的祭台还要气派。”

  凤时锦当即改口道:“徒儿亦觉得多日不曾出门有些烦闷,徒儿就跟师父一起去送药吧。”

  遂师徒俩收拾好了便出了国师府,直往皇宫方向去。凤时锦不想去面见皇帝,在进宫之后便仰头看着君千纪的侧影,道:“师父,不如你先带徒儿去观天台那里吧,总比去觐见皇上要有趣得多。”

  君千纪脚下未停道:“为师本意如此。”
     

手机同步首发《盛宠弃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