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再也不想见到你

作者: 千苒君笑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连茹知道,凤时昭一直都很会说,她都能把黑的说成白的,而且一直都很有道理。以前她对凤时昭有任何疑惑时,凤时昭也总是能够说得顺理成章。

  眼下凤时昭依旧说得滴水不漏、顺理成章。

  苏连茹险些就要相信了,她一字一句地问道:“你敢对天发誓,你从没差遣你的母亲来过宫里试图告密么?”

  凤时昭张口就想辩驳,可这时有一道另外的声音从外面响起,从容不迫而又暗含威严地说道:“你既让侯爷夫人进宫来告密不成,我且又听说连茹被拘进宫当日,你人就在宫里,若不是你进宫告密安国侯又怎会巧了在兰乐坊里找到连茹?而你若当真心中无愧,又何以故意避开连茹悄悄出宫?”凤时昭和苏连茹双双循声看去,见苏徵勤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身长玉立地出现在了一缕粉色的纱缦旁,他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具体事实如何本皇子也不知,但本皇子所知的是,凤时锦早在数日前便随她师父国师一起回止阳山上采药去了。她又如何告的密?”

  须臾之间,苏徵勤已在凤时昭和凤时锦中间做了抉择。一个是侯爷家的千金小姐,一个是国师家的关门徒弟,双方都是他很看重的。可国师表面上看起来虽在朝无权无势,但臣民和皇帝对他抱有绝对的信仰,关键是比起凤时昭,他已然判定凤时锦比她好太多。假如能趁此机会让苏连茹看清凤时昭的真面目,那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凤时昭连见礼都忘了,道:“那二皇子又怎能认定就是我告的密!我说了这是凤时锦使的计谋,不是我做的!”

  苏徵勤游刃有余道:“事到如今再来纠结是谁做的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是想告诉凤小姐,在没有弄清楚事实真相之前不要空口白牙地在连茹面前乱嚼舌根,她单纯,什么都信了你。可如今,你若是再想利用她来达成你的什么目的,怕是不太可能了。”

  凤时昭脸色白了白,道:“二皇子这是什么意思,我是真心将七公主当朋友的……”

  “你到底是否将她当朋友你心里最明白。”苏徵勤眯了眯眼道,“你要是真心将连茹当朋友,你岂会几次三番指使连茹去干那些伤天害理之事而你自己却置身事外!连茹招来旁人的记恨,而你却什么事都没有!凤小姐,需得我将那些事一一抖出来吗,恐怕对你没什么好处。”

  凤时昭张了张口,可最终却无从辩驳。她只落泪道:“我知道,二皇子因为凤时锦,所以对我有成见……”

  苏连茹的脑子终于开了一回窍,道:“又是因为凤时锦,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扯上凤时锦?”许是有了苏徵勤的助阵,这一次她终于没有被凤时昭所迷惑,心烦意乱道,“你什么都不要再说了,你走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最终凤时昭愣了愣,自知已多说无益,于是转身含泪便跑出了苏连茹的寝宫。等太医匆匆拎着药箱赶来时,已经找不到要诊治的对象。

  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时,苏徵勤便对唯唯诺诺的太医道:“凤家大小姐离开了,难道你们当眼前公主这个大活人是空气不成,公主几天不进食,难道她会比凤家大小姐好到哪里去吗,还不快上前为公主诊断,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担心你们人头不保。”

  太医连忙近前给苏连茹诊脉,除了说些身体虚弱、气血两亏一类的话,已经说不出新鲜的了。只要苏连茹肯进食,这些都不再是问题。

  最后太医还是象征性地开了些滋补的药方,然后退下。

  在苏徵勤的吩咐下,宫人又备上一碗粥,这次是苏徵勤端了粥走到苏连茹的身边,对她说道:“虽然凤大小姐的心思叵测,但有一句话她是说对了的,你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干别的,连茹,不要跟自己过不去,来,把粥喝了。”

  苏连茹对苏徵勤的态度已经软了下来,她眼巴巴地看着苏徵勤,道:“哥哥,你是父皇母后派来的说客吗?”

  苏徵勤摇了摇头,道:“我只是关心你的哥哥。你狠得下心这般摧残你自己的身体,可我这个当哥哥的怎么看得下去。”

  苏连茹抽了两口气,低下头去,红了眼圈,道:“是连茹不长记性,哥哥一直是最疼连茹的。以前都是连茹不懂事,竟觉得哥哥是自私的,可现在所有人都逼我,就只有哥哥对我好……”

  苏徵勤一口一口喂她吃粥,她其实很饿,但她突然想起来不能多吃,于是就推拒着又道:“不能吃的,不能吃的,我要吃了就认输了……他们就要把我嫁出去了……”

  “这次父皇是铁了心的”,苏徵勤轻声劝道,“你以为你不吃就能动摇他的决心吗?你活活饿死了,还是会被带去北戎,你心心念念的兰乐公子只怕也活不成了。”

  苏连茹一惊,急急抬起头来,伸手抓住了苏徵勤的衣角。

  苏徵勤又缓缓道:“兰乐公子的命现在就握在父皇的手里,你要是不想他有事的话就好好地活着。不然父皇要发起怒来,随时都可能要了兰乐公子的命的。”他再用调羹舀着粥送到苏连茹的嘴边时,她顿了顿然后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边听苏徵勤继续道,“我去见过兰乐公子,委实是个坦然出尘的优秀男子,若是没有与北戎和亲这回事,你和他应是能成就一段美满姻缘,只可惜……”苏连茹边吃边哽咽,嘴里溢出碎碎的哭声,“现在成了这样一个结局,哥哥在想,当初没有阻止你一次次地去兰乐坊是不是错了?都是哥哥的错。”

  苏连茹摇摇头,道:“这不关哥哥的事,是我自己要恋上兰乐的,从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我就恋上了……”她渴盼地抓着苏徵勤的手,望着他道,“哥哥,你能不能求求父皇让他放了兰乐?”
     

手机同步首发《盛宠弃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