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兄妹俩对峙

作者: 千苒君笑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徵勤回答:“她是我亲妹妹。你要是执意将她揭发,对你也绝对没有好处。苏连茹虽然可恶,但她毕竟是皇上的公主,你不想皇上借此为难你师父的话,最好当做这件事与她无关。”

  凤时锦道:“我只是来确认事实,是你想太多了。”她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揭发苏连茹,不需苏徵勤说她也明白,她不会做出任何对师父不利的事情来的,但她还是道,“要是柳云初再因为她们有什么意外,我定然不会就此罢手。”

  苏徵勤心细如尘,将那个“她们”放在了心上,微微松了口气,道:“以后绝不会再发生此类的事情,我送你出去。”

  出地牢的时候,苏徵勤和凤时锦两人神色各异,可算急坏了门口等着的柳云初。天气大,他肝火又旺,要是凤时锦再不出来,他恐怕就要强行突破了。见两人出来,柳云初神经粗壮也没留意到两人表情的细微变化,拉着凤时锦便劈头盖脸道:“你怎么才出来,在里面问候人祖宗问候累了还睡了个午觉啊?”

  凤时锦面色恢复常态,道:“心情兴奋,怎睡得着,一时太过忘我而忘了时辰。”她走出到太阳底下,强烈的光线刺得她几乎睁不开眼,“走了,我们该回去了。”

  柳云初向苏徵勤告别后就紧跟在凤时锦身边,不死心地问:“你都骂了些啥啊?可有很解气?可有将那几个变态气个半死?”

  凤时锦睨他一眼,好笑道:“有。”

  柳云初拍一拍大腿,“这么热闹的场面你说你咋不让我进去!我也好像开骂!”

  “等到后天吧,后天去看他们腰斩,你带一筐鸡蛋和烂菜叶子过去,可以一边扔一边尽情地骂。”

  “一言为定!”

  苏徵勤眯着眼睛看着凤时锦和柳云初的背影越走越远,并没有去相送,面上神情安静而深邃。迎面的热风吹起了他的衣角,悠悠沉沉。

  苏连茹回到宫里的时候已是傍晚。她从轿子里下来,身边簇拥着宫人给她不断扇着风,但还是热得她心情无比烦躁。

  将将踏进自己宫殿的门时,便有小太监上前禀报道:“启禀公主,二皇子过来了。”

  苏连茹喜形于色,顿感稍稍凉快了些,问:“什么时候来的,在哪儿呢?”

  太监回道:“来了好一阵了,说是等公主下学回来,眼下正在凉亭内暂歇。”

  “今日皇兄倒是有闲。”苏连茹道,“行了,本宫知道了,都退下吧。”说着她便兀自朝凉亭方向走去。宫里的兄弟姐妹,她就跟自己的亲哥哥苏徵勤最为亲近,只不过苏徵勤身为皇子,平素有公务在身,能够见到他的时间少之又少,眼下苏徵勤亲自等她下学回来,更是极为罕见的。

  远远的,苏连茹便看见苏徵勤处在凉亭里,凉亭四周挂着轻纱彩幔,临近湖边,凉爽的湖风一拂来,将那轻纱彩幔吹得微微鼓起,如即将起航的扬起的帆一样,一看就令人心头也跟着又凉爽了几分。

  凉亭内的石桌上放着一壶茶,此时苏徵勤正身体斜斜地靠在红色木柱边,手里拈着几许鱼饵,悠闲地逗喂着水里的一群锦鲤。

  苏连茹欢欢喜喜地跑过去,道:“二哥,你今日怎么得空到我这里来?”

  苏徵勤喂完了手心里的最后一点鱼饵,直了直身回过头来,道:“下学了?”

  苏连茹埋怨道:“是呀,四皇兄可一点也不讲情面,天气这么热偏偏还非得到了那个时辰才肯下学。”

  苏徵勤径直问:“连茹,你宫里是不是有个叫小明子的太监,我记得你常常找他跑腿来着。”

  苏连茹愣了愣,道:“二哥问他做什么?”

  “去把他叫来。”

  “他不过就是个太监,除了跑腿平时我都让他有多远滚多远的,二哥……找他做什么呀?”

  苏徵勤挑了挑眉,道:“怎的,心虚,怕我瞧见?”

  苏连茹收了收前一刻还欣喜的神色,道:“我又没做错什么我干嘛心虚,我还以为二哥是来找我说话的,没想到却是来我这里找小明子,是小明子做错了什么吗你要来兴师问罪?”

  苏徵勤拿出了那副画像,缓慢展开了来,铺在桌面上,道:“这是今下午牢里的那几个死刑犯招供的,说是有人暗中指使他们绑架了柳世子,并付了银钱。”他看了看苏连茹,见苏连茹脸色一点点发白,不慌不忙道,“连茹,过来看看,此人像不像小明子?”

  苏连茹一步都不敢往前挪,道:“二哥莫不是怀疑小明子?仅凭那些罪人的一面之词,二哥就要来质问我,况且一张画像能够说明什么,画师手艺差不说,天底下又不是没有长得相似之人,二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过来坐。”苏徵勤对她招了招手。

  苏连茹站着没动。

  苏徵勤语气重了重,低低沉沉,在苏连茹听来竟比夫子四皇子还要有威慑力,道:“过来!”

  苏连茹情不自禁地抖了抖,慢吞吞地走了过来。苏徵勤也就不再跟她废话,直接道:“是你指使小明子与人联络,绑了柳世子?”

  苏连茹矢口否认:“没有!”

  苏徵勤道:“你最好想好了再回答。”

  “没有就是没有!二哥你竟然怀疑你妹妹!”说着眼泪就要冒出来,显得十分委屈。

  可惜苏徵勤不吃她这一套,毫无动容,道:“你说没有,那便好,我现下就将此画像上呈父皇禀明实情,重审此案,召小明子和牢里的三人对峙,我想到底有没有很快就会真相大白。”

  苏徵勤收好画像起身就欲走。苏连茹想也不想就伸手拽住了他,“二哥!”

  苏徵勤从容不迫地回身,轻佻佻道:“怎的,怕了?”见苏连茹泫然欲泣的样子,又道,“你现在连自己做过的事情都不敢承认了,你也晓得你自己一旦承认会造成多严重的后果是吗?以前我只是觉得你刁蛮任性、胡搅蛮缠了些,没想到现在居然变本加厉,做出这等害人的事情。柳世子虽然平时张牙舞爪、口无遮拦,但他可曾像你谋害他这样谋害过你?他被恶人绑架,轻则流落异乡可能永不能回京,重则命丧黄泉死不瞑目,你可曾想过?”
     

手机同步首发《盛宠弃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