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出事

作者: 我吃元宝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天一早,张诗雅从宿醉中醒来,除了有点头痛外,并没有别的不舒服。

  她隐约记得,昨晚自己对着妈妈哭诉了许久,说了很多话,似乎还说起了谢未真。

  张诗雅还记得云深说的那些话,字字诛心,说她因为任性会连累谢未真。那她昨晚在妈妈面前提起谢未真,会不会真的连累谢未真?

  张诗雅顿时紧张起来,可是转念一想,谢未真那么嫌弃她,她又何必替谢未真操心。再说,就算真的在妈妈面前提起谢未真,大不了到时候她转学就行了。

  张诗雅左思右想,气呼呼地将枕头丢在地上,还踩了两脚。

  “谢未真,王八蛋,臭鸡蛋,混蛋。”

  张诗雅骂了谢未真一通,心里头才算舒服了一些。

  正好王丽晴在楼下叫她吃早饭,张诗雅收拾心情,咚咚咚跑下楼。

  吃早饭的时候,张诗雅心不在焉,看着王丽晴,数次欲言又止。王丽晴只当什么都没看见,专心吃早餐。

  张诗雅有些郁闷。她对谢未真的感情很复杂,又爱又恨,又忍不住替他担心。张诗雅狠狠掐了把自己的大腿,心里头怒骂自己:叫你犯贱。谢未真那么嫌弃你,你还巴巴的替他担心,简直是有病。

  即便如此,张诗雅最后还是没忍住。她放下碗筷,眼神怯弱地看着王丽晴,小心翼翼地说道:“妈妈,昨天我不该喝酒,更不该回来那么晚,让你担心。”

  王丽晴严肃地说道:“知错就好。以后不许再这样。”

  “妈妈放心,我以后不会再这样。”顿了顿,张诗雅问道:“妈妈,昨晚我回来后,有说什么吗?”

  王丽晴眼含深意地瞥了眼张诗雅,然后若无其事地说道:“有啊!”

  张诗雅紧张地问道:“我说了什么?”

  王丽晴皱眉深思了一下,“你说了很多,说什么读书辛苦啊,同学嫉妒你啊,还说老师有眼无珠啊。总之,都是在抱怨你学校里的事情。诗雅,读书重要,可是身体更重要。千万别因为读书累坏了身体。”

  “妈妈,我知道。我会合理安排时间。”

  张诗雅偷偷松了一口气,看来昨晚她并没有说太多关于谢未真的事情。否则妈妈不会是这个态度。

  张诗雅哪里知道,她妈妈已经对谢未真动了杀心。只能说张诗雅太年轻,太没城府。在王丽晴这个老狐狸面前,她就是一张白纸。

  几天时间过去,见家里人没动静,谢未真也是好好的,张诗雅彻底放下醉酒的事情,理所当然的认为事情已经过去。

  偏就在这个时候,谢未真出事了。

  警察来到学校,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带走了谢未真。

  此事,在课间十分钟,迅速传遍了全校。流言蜚语满天飞,说什么的都有。

  李思行偷偷对云深说道:“我刚刚给谢未真算了一卦,此次有惊无险,逢凶化吉,得遇贵人。”

  云深相信李思行的卦象,心里头放心下来。不过云深还是说道:“先别管卦象。你先帮忙打听,警察为什么会带走谢未真?还亲自跑到学校抓人,真是奇怪。”

  李思行点头答应,“师姐别担心,我这就找人打听。”

  云深听着其他同学的议论,神情若有所思。一般情况下,如果案件涉及到学生,警察都会事先同学校沟通。为了维护学校的名誉和教学秩序,即便抓人也会私下里进行,不会大张旗鼓的跑到教室里将人带走。

  警察这次跑到教室里抓人,怎么看都像是故意将此事闹大,闹到人尽皆知的地步。

  到最后,谢未真就算被放出来,只怕也没办法回到学校正常上课。

  张诗雅得知谢未真被警察带走,顿时慌了。她急匆匆地找到云深,劈头盖脸地问道:“谢未真被抓走了,你知不知道什么原因?”

  “我怎么可能知道。”

  云深冷漠的回应张诗雅。

  张诗雅着急跺脚,“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和谢未真走得那么近,他要是犯了事,他能不和你说?”

  云深当即翻了个白眼,冷冷一笑,“张诗雅,你是猪脑子吗?你要是犯了事,你能告诉别人?要我说,谢未真突然出事,会不会同你们张家有关?上次的事情,你记恨在心。偏偏谢未真长年打架闹事,要抓他的把柄一抓一个准。张诗雅,你说实话,是不是你找人对付谢未真?”

  “你别胡说八道,我从来没找过人。谢未真的事情同我,同我们张家完全……没关系。”

  一开始听到云深的指控,张诗雅是气急败坏。可是当她说起自家的时候,张诗雅突然心虚起来。醉酒那天晚上,她到底说了什么?是不是妈妈找的人?谢未真的事情同张家真的有关吗?

  张诗雅脸色煞白,她狠狠瞪了眼云深,“我不和你废话,你也别胡说八道。”

  说完,张诗雅就急急忙忙地跑走了。

  李思行从老师那里打听到消息,谢未真打伤了人,被打伤的人现在就躺在医院里,据说情况很严重。家属报了警,警察取证后,直接上学校抓人。

  很显然,被打伤那人的家属,是想借机收拾谢未真。这种情况下,对方肯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李思行问云深,“师姐,谢未真的事情,我们要帮忙吗?我听人说,谢未真的爸爸是个烂赌鬼,欠了很多债,所有亲戚都不和他们家来往。谢未真出事,他爸爸肯定是指望不上的。

  他那些亲戚,估计也够呛。至于学校老师,更别说了。老师们巴不得趁机开除谢未真。要是没人帮谢未真,谢未真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

  云深笑道:“你不是给谢未真算了一卦吗?说他有惊无险,逢凶化吉。可见,这次的事情并没有你担心的那么严重。”

  李思行迟疑地说道:“万一我的卦象不灵,怎么办?万一谢未真的贵人,就是我们两个,我们真要袖手旁观?”

  云深挑眉,说道:“师弟,你要对自己多一点信心,不要怀疑你的算卦能力。至于我们是不是谢未真的贵人,这个无所谓。不过我倒是好奇,师弟怎么这么关心谢未真的安危?”

  李思行说:“又是同学,又是朋友。他出了事,自然要关心。师姐别说我,你不是也挺关心他。”

  云深笑了笑,没有否认李思行的话。她和谢未真之间,有客户关系,有一起营救琴琴的情谊,有帮谢未真做投资,以及谢未真对她的信任。两人之间的关系,早已经超越了校友,成为了朋友。

  云深想了想,说道:“中午,你和我一起去医院,探一探那个被打的人的底细。先了解清楚情况,再做决定。”

  “行!要不多叫两个人。我听说那边人多。”

  “不用。我们是去摸底,不是去打架,用不着那么多人。”
     

手机同步首发《豪门有病娇:重生金牌医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