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互相试探

作者: 我吃元宝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深心头惊了一下,这个秦潜,好敏锐的观察力。她什么都没露出来,秦潜只凭她的车停在三川制药后门口,就判断出她对三川制药有企图。这人的鼻子是狗鼻子吗,怎么这么灵敏?

  云深面不改色,似笑非笑地看着秦潜,“秦少,你似乎是在怀疑我?莫非秦少认为,我和犯罪集团有牵连。”

  秦潜终于肯接过茶杯,放在嘴边,象征性的抿了一口。然后他一脸严肃地说道:“你和犯罪集团肯定没有关系。不过按照规定,必须对你做背景调查。云深,你的背景经不起调查。当初帮你做档案的人,明显水平有限。做出来的档案,只能糊弄一下外行人。在内行眼里,只需看两眼,就会被拆穿。”

  云深脸色一白,目光直愣愣地盯着秦潜。

  转眼,云深又恢复了平静。

  云深问道:“秦少是在好心提醒我,还是在威胁我?”

  秦潜面无表情地看着云深,不怒自威,“你认为是哪一种?”

  云深端起茶杯,遮住嘴角的一抹讥讽之色。脑子里转了好几个念头,云深才放下茶杯,说道:“秦少,我相信你是在提醒我。”

  秦潜背靠在椅子上,整个人瞬间收敛了气势,转眼间就从威严天成的上位者,变成了一个慵懒的贵公子。

  秦潜轻轻敲击着椅子扶手,似笑非笑地看着云深,“调查你背景的人已经派了出去,全是资深人员。”

  言下之意,云深的老底很快就会被掀翻。

  云深微微眯起眼睛,好个秦潜。明知道她对他有救命之恩,还派人调查她的老底,果然够狠。

  当初老宋就说,这件事情一旦处理不好,就可能引来帝国高层的关注。如今秦潜开始调查她的背景,接下来是不是就要调查他们师徒,最后就是针对师门?

  云深哼了一声,却没有说话。

  秦潜同样没有说话。两个人,就如两只千年的老狐狸,互相试探着对方的老底,互相比拼着各自的耐性。就看谁先撑不住,率先服软。

  云深端着茶杯,微微低着头,脑子飞快的转动,猜测着秦潜到底有什么目的。只是单纯的试探,还是想借此机会摸清她的老底,找上她的师门?亦或是,秦家也盯上了三川制药?

  云深转念一想,以秦家的势力,应该看不上三川制药。

  不过世上的事情没有绝对,蚊子肉再小也是肉,万一秦家就是看中了三川制药这块肥肉,那么云深只能徒呼奈何。因为以云深现在的实力,她连和秦家同场竞争的资格都没有。

  秦潜光明正大地打量云深,似乎是想从云深的表情动作,揣测云深的性格。

  云深突然抬起头,冲秦潜含蓄的笑了笑,说:“如果秦少也看中了三川制药,我可以主动退出。”

  云深知道自己处于弱势,和秦潜硬抗没好处,不如以退为进。

  秦潜挑眉,说:“时间还早,你不妨和我说说你的打算。”

  云深狐疑。难道秦潜真的看中了三川制药?

  云深很干脆地说:“家中长辈认为三川制药很有潜力,打算趁着这次机会出手收购三川制药。我这次来石城,主要是为了打听三川制药的相关消息。奈何,我没熟人,不得其门而入,只能在门外徘徊。”

  云深这话,九分真一分假。云深这么干脆的说出自己的目的,其实也是为了借机观察秦潜的反应,试探秦潜的意图。

  秦潜突然对云深笑了下,像个纨绔公子哥,带着点戏弄的意思在里面。

  秦潜对云深说道:“云同学不必防备我,我对三川制药没兴趣,秦家同样没兴趣。怎么说云同学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救命之恩,我一直铭记在心。”

  云深挑眉浅笑。她不会轻易相信秦潜说的话,就如秦潜也不会轻易相信她一样。

  云深说道:“谢谢秦少。秦少之前说,已经派了人去调查我的背景,我想问问这件事真的有必要吗?”

  秦潜面容严肃地说:“按照制度规定,这非常有必要。不过云同学不用担心,只要你和案子没有牵连,调查只限于调查,我的人不会做多余的事情。此事结束后,我建议云同学最好请专业人士做一份逼真的档案,以免将来再次遇到类似的情况。”

  云深含笑点头,“多谢秦少提醒。秦少这次来石城,是为了忙公事,我就不耽误秦少的时间。告辞!”

  云深不欲和秦潜多说,就怕多说多错,被秦潜抓住把柄。别看秦潜年轻,才二十出头的年纪,但秦潜天分惊人,早早的就修炼出千年老狐狸的功底。和这样的人打交道,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如果秦潜的身份只限于名门贵公子,云深不会这么防备他,甚至会借机攀谈两句,多了解点内情。

  可是秦潜的身份,除了名门贵公子,还是帝国政府高层人员。这个身份太敏感,对云深来说,是一种潜在的威胁。所以云深才想尽快避开秦潜。

  “等一等。”

  秦潜突然开口叫住云深。

  云深回头,等着秦潜的下文。

  秦潜的手自然的搭在左腿上。左腿伤口一直在痛,而且有越来越痛的趋势。只是一直以来秦潜没对任何人提起过,也不允许任何人讨论他的伤痛。

  秦潜沉默着,伤痛折磨着他,让他的表情也跟着变得阴沉起来。

  云深看见秦潜搭在左腿上的手,心中了然。

  云深重新坐回椅子上,含蓄地问道:“秦先生的腿好点了吗?上次给秦先生的用的药,好用吗?”

  秦潜盯着云深,嘴角挂着一抹浅浅的笑。心想云深真是一个知情识趣的小姑娘。这样聪明的小姑娘,不探一探她的底细,真不甘心。不过秦潜最终还是克制了自己的欲望,有的事情既然答应了,就不能反悔。再说,以后有的是机会,不急在这一会。

  秦潜收起笑容,面无表情地对云深说道:“上次云同学给的止痛药效果很好,我想再买一些回去。”

  云深摊手,“抱歉,这次出门匆忙,身边没有带药。不如这样,你给我一个地址,我现在就打电话叫人寄过来。”

  “不用。你给我一个地址,我派人去取。”秦潜直接否定了云深的提议。

  云深想到,安和堂的地址,秦潜肯定早就知道了,自然没必要再遮着掩着。

  于是云深对秦潜说道:“青山县安和堂大药房,离石城来回也就几个小时。我给你开张药方,你让人拿着这张药方,就可以买到药。”

  云深提笔,刷刷刷写下药方。写到一半,云深抬头问秦潜,“要不要我给你诊脉?”

  秦潜果断摇头,“不用。我只需要止痛药。”

  云深笑着摇摇头,没有多劝,低头继续开药方。

  将写好的药方交给秦潜,云深站起来,说道:“秦少,我先告辞。以后没事,我们千万别再见面。”

  见一面死一回,见十面死十回,太折腾人,云深伤不起。

  秦潜收起药方,冲云深一本正经地说道:“你放心,以后我们还有很多见面的机会。而且我非常乐意同你切磋。”

  云深闻言,卒!
     

手机同步首发《豪门有病娇:重生金牌医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