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情仇

作者: 我吃元宝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蔡小艺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朝丁晓月脸上招呼,其他女生在旁边助威加油,偶尔上去踢上一脚,或是出言讥讽丁晓月。所用言语之恶毒,下三滥,简直不堪入耳。

  丁晓月依旧依来顺受,没有丝毫的反抗意识。

  云深一上楼,就看到了这一幕。

  当丁晓月瞥见云深那一瞬间,她脸色蓦地发白,似乎是感到了难堪。

  蔡小艺见到云深,也有点发憷。为了避开云深,她特意选在很少有人经过的过道上教训丁晓月。好死不死的,竟然又撞上了云深。

  蔡小艺怕云深出面干涉,一直小心翼翼的防备着云深。

  结果云深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们一眼,然后就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

  蔡小艺如释重负,幸好幸好。要是云深出面干涉,她还真没办法。

  蔡小艺一回头,就看到丁晓月眼中来不及掩饰的失落,茫然,难堪。

  蔡小艺哈哈大笑起来,一巴掌打在丁晓月的脸上,“你还真以为云深会帮你啊!你也不撒泡尿照照,就你这猪头样子,谁愿意帮你。真以为上次云深是在同情你吗?我告诉你,别做梦了。像你这种人,又肥,又蠢,还没有自知之明。和你做同学,我都面上无光。”

  “就是。和这种人做同学,真是恶心。也不知道学校是怎么想的,这么蠢的人也收。为什么不将这个蠢人赶到别的学校。”

  “哈哈,她要去了别的学校,早就被人打死了。也就是我们学校的学生素质好,不和她计较,她才能平安无事的混到今天。”

  “这个恶心的贱人,还敢妄想云深会帮她。这种贱人,就该打死她。”

  “她何止贱,简直是淫荡。你们不知道啊,我亲眼看到她那个啊!”

  “哪个啊?”

  “就是那个啊!”

  “不要脸,淫荡。打死她。”

  “对,打死她。”

  ……

  丁晓月抱着头,蹲在地上。一脸无动于衷地承受着别人对她肆意辱骂,诽谤,还有拳脚相加。

  丁晓月从小就胖,从小就被人嫌弃。不仅同学老师嫌弃她,家里人也嫌弃她。所有人都说她不好,说她很蠢。

  到后来,被人嫌弃,已经成了生活的常态。这么多年下来,丁晓月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就连被同学欺凌辱骂,也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每次被打的时候,她就会想,让她们打一顿,又不会少块肉。等她们打痛快了,她就可以离开,该干什么干什么。

  丁晓月一直用这种方式麻痹自己。

  可是这一次,丁晓月没办法继续麻痹自己。

  她看得分明,当时云深扫了她一眼,眼神冷漠,无情,就像是在看一个不相干的人。这样的眼神,丁晓月在很多人身上都见到过。

  丁晓月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眼神,可是这一次,她却感觉到了难堪,还有说不出的难受。

  她以为和云深共同寻找琴琴的经历,能够让云深对她另眼相看。她果然太蠢,太自以为是,竟然妄想云深的友谊。

  “啪!”

  丁晓月抬起手,狠狠打在自己的脸上。

  紧接着又是一巴掌。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打得比任何人都要狠。叫你蠢,叫你没有自知之明。

  蔡小艺等人看着这一幕,一开始只是看笑话,还大声嘲笑着。可是当丁晓月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的往脸上打,打得还那么重,蔡小艺等人都感到惊愕。丁晓月这是疯了吧,还是神经病?

  蔡小艺几个人彼此看了眼,然后纷纷离开,远离蔡小艺这个神经病。免得到时候出了什么事,赖上她们。

  蔡小艺几个人走了,可是丁晓月还在打自己的脸。打着打着,丁晓月突然哭了出来。这么多年,丁晓月第一次哭。她埋着头,呜呜呜的哭。连哭声都显得小心翼翼。

  这么多年,丁晓月第一次在被人欺凌后,产生如此强烈的负面情绪。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觉着难过,感觉已经喘不过气来,像是快要死了一样。

  ……

  谢未真翻墙回到学校,就听说张诗雅找云深谈话的事情。稍一深想,谢未真就知道了原因。

  谢未真对张诗雅很不满,不过他没急着去找张诗雅。谢未真更在意云深的想法。

  等到放学,谢未真特意在云深回家的路上等着。

  远远的看到云深走来,披肩的长发全都扎了起来,穿着一件白衬衣,一件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衬衣衣摆扎在裤子里,脚穿一双白球鞋。整个人又清爽,又利落。就像是清晨七八点钟的太阳,让人见之欣喜。

  谢未真的心,扑通扑通地乱跳。

  云深走近了,如同白瓷一般的肌肤,在落日余晖的映照下,特别的有质感,甚至还有一种神秘的诱惑力。

  谢未真的心乱了。他呆呆地望着云深,竟然忘记了自己的目的。

  直到云深同他错身而过,已经走出了几步远,谢未真才反应过来,急忙叫住云深。

  云深回头,平静地看着谢未真。

  面对云深的目光,谢未真突然冷静下来。

  谢未真一脸严肃地说道:“张诗雅找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解决。”

  云深挑眉,上下打量谢未真。遥想多年前,谢未真也是富家公子哥。结果变成今天这样,只怪时运不济,世事无常。

  云深反问谢未真,“你打算怎么解决?找到张诗雅,然后警告她?威胁她?还是羞辱她?你觉着这样做真的能解决问题?张诗雅找我谈话的原因,你肯定清楚。你认为你的办法能管用?”

  谢未真皱眉,“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云深笑了笑,说道:“你要真有心解决这个问题,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别做,冷处理这件事情。张诗雅见你没去找她,她肯定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过几天,这事情也就过去了。”

  谢未真有些不爽,“就这么便宜张诗雅,你甘心?”

  云深笑道:“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为什么会不甘心?我没那么小家子气,整天为了这点鸡毛蒜皮的事情斗气。再说,我很忙,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我没那闲功夫去计较这些事情。倒是你,为什么这么急着找我,迫不及待的想要找理由教训张诗雅?”

  谢未真板着脸,严肃地说道:“张诗雅找你麻烦,我教训她是应该的。你要是不乐意,就当你没见过我。”

  云深笑了起来,“谢未真,我看得出来,你憋着怒火,你很想找机会教训张诗雅。今天的事情,给了你一个完美的借口。可惜,我不会配合你。你想教训张诗雅的真正理由,我也知道一点。你们两家人的恩怨情仇,我大致了解了一下。”

  谢未真微微眯起眼睛,没吭声。

  云深则继续说道:“其实我很好奇,以谢家和张家的仇恨,换做其他人,肯定会选择利用张诗雅喜欢自己的优势,骗取张诗雅的感情,毁了张诗雅的清白,激怒张家人。

  更狠一点,直接带着张诗雅私奔,跑到一个没人认识自己的地方。然后采取各种极端手段,从身体到心理,全方位的掌控张诗雅。

  到时候就可以对张诗雅为所欲为,甚至可以逼迫张诗雅卖身赚钱。让张家的掌上明珠,变成最堕落,最下贱的女人。

  过个一两年,将张诗雅的经历身份一公开,张家就此名誉扫地。这对张家来说是非常恶毒的报复,对谢家来说,也算是出了一口气。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你却什么都没做。对张诗雅的感情也视而不见。你完全将张诗雅视作不相干的人。谢未真,你让我很意外。”
     

手机同步首发《豪门有病娇:重生金牌医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