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身份压力(二更)

作者: 我吃元宝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杨敏吃吃的笑了起来。

  “我最喜欢你这个样子。一脸怒气,特别有男人味。”

  “难道我平时就没男人味吗?”

  杨敏笑道:“也有男人味。不过生气的时候,男人味最浓。”

  她躺在云诤的怀里,轻声说道:“我舍不得你。一想到要和你分手,我的心都快碎了。”

  “那你还把我往外赶?你这个蠢女人。”

  云诤很恼火。

  杨敏则说道:“我不能拖着你不放。你想要婚姻,想要孩子,这些我都给不了你。我怎么可以那样自私的留下你。”

  云诤对她严肃地说道:“杨敏小姐,我希望你以后稍微自私一点。不要一有事,就把我往外推,我很不高兴。”

  杨敏笑了起来,“云诤,你真好。”

  “我又不是今天才对你好。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对你很好。尤其是对你的身体,我永远着迷。”

  杨敏闭着眼睛,这一刻她和幸福。

  云诤暗暗叹了一口气,“敏敏,能不能为了我,试一试。”

  杨敏没有作声。

  云诤再次叹气,“算了,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沉默了许久,杨敏突然说道:“我怕爱上那种感觉,我更怕沉迷其中不能自拔。我不能将自己陷入温柔的陷阱,我怕有一天受到伤害再也无法爬出来。”

  云诤蹙眉,“你拒绝我的求婚,只因为不想陷入温柔的笑港湾?杨敏小姐,你脑子有病吧,是不是进了水?有谁跟你一样,阳光大道不走,非要走一条荆棘丛生的道路。还自找苦吃,给自己找难受。我真没想到,我会喜欢你这么一个蠢女人。”

  杨敏委屈地看着云诤,“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后婚个屁!谈了这么多年,我肯定要把你娶回家。你就等着做我的新娘。”

  “我又没答应嫁给你。我都说了,我要谈一辈子的恋爱。”

  “我管你有没有答应。反正我就是绑,也要把你绑回去。你就别想逃了。”

  云诤紧紧地抱着杨敏,不肯松开那怕一秒钟。生怕一松开,杨敏就会跑走。

  “我怎么会喜欢你这个蠢女人。就因为害怕将来有一天我负心,害怕有一天受不了这个打击,就要放弃到手的幸福。你真是蠢透了。以后谁在说你是高材生,该智商,我真的要唾弃他。什么眼神,没看见这女人脑门上刻着蠢字吗?”

  杨敏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云诤都吓懵了。

  “亲爱的,你别哭啊。是不是我说错了话,你告诉我,我改正还不行吗?那我先给你道歉,对不起亲爱的。”

  杨敏哭得很伤心,完全不能自已。

  她也不知道,她哪来的那么多眼泪,仿佛一辈子的眼泪全都流了出来。

  杨敏抽抽噎噎地说道:“你先让我哭一会。等我哭够了,我就好了。”

  “好好好,你想哭多久就哭多久。要不要我去弄点吃的。等你哭完了,肯定很饿。我先给你准备好,你一哭完就可以吃了。”

  说着,云诤就要下床。

  “不准走。你要陪着我,哪都不能去。”

  杨敏紧紧地抓着云诤。

  云诤赶紧抱紧她。

  杨敏哪里像是一个有安全感的女人。她分明是超级没有安全感。

  “我在这里,我哪里都不去。我会一直陪着你。”

  云诤抱紧她,一直在安慰她,也是在对她做出承诺。

  杨敏哭了整整一个小时才收住,眼睛都哭肿了。

  “明天我没办法出门见人了。你说怎么办?”

  “都是我的错。早上醒来我替你请假。你看你工作这么长时间,从来没有请过一天的假,这次干脆打破一下记录。先请个假玩玩。明天我自己也请假,我就在家里陪着你。”

  “这样行吗?”

  云诤连连点头,“肯定信。不行也得行。”

  有了云诤的保证,杨敏放松,转眼就睡了过去。

  云诤也是哭笑不得,这个蠢女人,真是蠢死了。脑回路也是无敌了,竟然钻了牛角尖,钻进去还出不来了。

  早上,两人都睡了一个懒觉。

  当然,云诤没有忘记请假的事情。

  两个人在中午时分醒来,都是一脸睡饱了的样子。

  云诤亲亲她的脸颊,“中午好。饿了吗?想吃什么?”

  杨敏笑道:“我想吃你。”

  云诤脱掉衣服,“来啊,我就在这里躺着,你随便吃。”

  杨敏哈哈一笑,从床上爬了起来。“我才不要吃你。”

  云诤追进了洗手间,两个人在里面耽误了一个小时才出来。

  中午饭就是下面条,简单。

  两人面对面吃着饭,杨敏突然说道:“你和你父母约的是明天吗?”

  云诤点头,“是啊!怎么了?你放心,你不想见他们,一会我就打电话取消约定。”

  杨敏摇头,“不要取消。明天我去见你父母。”

  峰回路转,云诤都快被吓傻了。

  “你是说真的?你真的去见我父母?”

  杨敏笑着点头,“对啊!难道你不欢迎。”

  “我欢迎,当然欢迎。太好了,你终于答应了。”

  云诤一蹦三长高,果然他的坚持是对的。

  如果他灰心丧气,在中途就退出的话,根本不会有峰回路转这回事。

  云诤抱着杨敏啃了一口,“我太幸福了。我要先打电话告诉云深妹妹,要不是她,我们两个可能不会有这么一天。”

  云诤激动得语无伦次。

  杨敏直接含住他的嘴唇,不让他说话。安静吧,男人!

  星期六,云诤带着杨敏回家见父母。

  云家大伯,和云家大伯母,对于杨敏基本满意。

  所谓基本满意,主要是指外貌,工作,学历。

  不满意的地方,主要是杨敏的家庭,还有她过去的感情经历。

  当然,云家大伯和大伯母都没有故意挑剔杨敏。他们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人,也不会因为对杨敏的出身不太满意,就故意给人难堪。

  一餐饭,大家吃得都还算满意。

  饭后,云家大伯找云诤谈话。

  云家大伯母就找杨敏谈话。

  她问道:“你父母还健在吗?”

  杨敏说道:“我妈妈还在,我爸爸前几年已经过世了。不过我爸爸和后来的妻子又生了两个小孩。”

  “你和你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关系怎么样?”

  杨敏实话实说,“不太好,没怎么来往。不过我爷爷奶奶一直有在帮衬他们。”

  “那你母亲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人在国外。当年我父母离婚,我跟了爸爸,妹妹跟了妈妈。随后,妹妹就跟着妈妈去了国外。这些年见过几面,感情不深。”

  “你母亲和你妹妹在国外生活得好吗?”

  杨敏点头,“还算不错。有车有房,我妹妹也已经工作,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

  云家大伯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接下来我要说的话,可能不是那么好听,但是没有恶意,希望你见谅。”

  “伯母请讲。”

  云家大伯母说道:“云诤爸爸已经进入内阁长老会,还是财政*部部*长,这件事你应该知道。”

  杨敏点头。

  云家大伯母继续说道:“云诤爸爸的身份很敏感,最忌讳任何人打着他的名头在外面胡乱行事。你看我们云家,四个房头,无论是谁,在外面做事,从来都不会用云诤爸爸的名头。

  云深如此,云诤同样如此。云诤创业的时候,你已经和他在一起。他这一路是怎么走过来的,你应该很清楚。他一次都没用过他爸爸的名头。甚至云家的名头都很少用。

  一来他有志气,想靠自己做一番事业出来。二来他不想给他爸爸招祸。

  如果你嫁给云诤,我需要你保证,你的亲属,无论是父族还是母族,无论是在国外的母亲和妹妹,还是在国内的爷爷奶奶,不会有人打着云诤爸爸的名头在外面乱来个,不可以打着云诤爸爸的名头拉关系走后门。这一点如果你不能保证,你和云诤的婚事,我会反对到底。如果你们不顾反对,坚持结婚,那我只能将云诤逐出家门。”

  杨敏的脸色微微一变。

  云家大伯母问道:“你能保证吗?”

  杨敏低头沉思,“我妈妈那边我基本上能够保证,不过我妹妹,还有我爷爷奶奶,同父异母的兄弟那里,我不能保证。”

  云家大伯母没作声。

  杨敏咬咬牙,说道:“我和云诤可以不办婚礼。就算办婚礼,我也可以谁都不通知。只要他们不知道我结婚,不知道我具体嫁的人是谁,他们就没办法利用云家。”

  云家大伯母轻声一笑,“这也是一个办法。只是不办婚礼,你不遗憾吗?婚礼,是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杨敏笑了起来,“我梦寐以求的不是婚礼。而是安定的生活。有没有婚礼,我并不在乎。”

  杨敏没有说谎,她真的不在乎婚礼,也不在乎那一件婚纱。

  穿不穿婚纱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人在一起,组建一个家庭。

  云家大伯母笑了起来,“是不是所有女医生都像你一样如此实际,不追求华而不实的东西。”

  杨敏说道:“大部分都是这样。个别不是。”

  比如倪音,就非常喜欢华而不实的东西。

  云家大伯母说道:“就算不举办婚礼,你总得要孩子。你妈妈,你爷爷奶奶总得来京州看望你。到时候你要怎么说?”

  杨敏笑道:“我的丈夫是云诤,其他的什么都不是。他们不会知道云诤是云家人,更不会知道他是云部长的公子。”

  云家大伯母说道:“你说的算是个办法,可是纸包不住火。如果有一天,云诤的身份暴露,你要如何应对?”

  杨敏蹙眉。

  云家大伯母又问道:“如果有一天,你的亲人利用云诤爸爸的名头在外面乱来,你要怎么办?”

  杨敏想了想,说道:“我或许会和他们断绝来往。甚至登报,断绝来往,脱离关系。”

  云家大伯母笑了起来,“我看到了你的决心,这一点很好。你的户口现在在哪里?”

  “在医院。”

  云家大伯母说道:“明天我安排人将你的户口迁出来,然后抹去所有的痕迹。让你的亲人追踪不到你现在的位置。包括你的工作,我希望你能调到一分院工作。从今以后,你只用电话同家里人联系。不过你的手机,需要专业人员做一点处理。如果你的亲人找来,希望你能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会安排好一切。”

  杨敏有点懵。

  云家大伯母说道:“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要监控你,也不是要管束你。你可以问问云诤,他身为云家大房的孩子,从他进入京州的那一天,所有的行踪都必须记录下来。尤其是通讯工具,都安装了反追踪软件。

  你天天和云诤在一起,或许没有察觉。我这么和你说吧,如果一个外人想要查云诤的踪迹,是查不到的。他每一天的生活轨迹,都有人专门清扫。”

  “监控呢?”

  云家大伯母摇头笑笑,“没有监控。该抹掉的监控会在第一时间抹掉。”

  杨敏哆嗦了一下。

  云家大伯母说道:“云诤的身份无法改变。你如果嫁给了他,就必须和他一起承受这些。如果你还没有做好准备,那就回去慢慢考虑。”

  “谢谢伯母。”

  云家大伯母笑了笑,“不用客气。你是云诤喜欢的人,无论如何,我该将这里面的利弊和你说清楚。未来有一天,云诤爸爸有可能坐上星河台,到时候,你们的生活会受到更大的影响。如果你嫁给了云诤,希望你能做好足够的准备。那样的生活,你不会喜欢,但是必须学会忍耐。”

  杨敏紧皱眉头。这一切是她完全没有想到的。

  云家大伯母说道:“不要有心理压力。多想一想没有坏处。”

  杨敏点点头。

  云诤也和他爸爸谈完了。

  估计谈话内容很严肃,云诤的情绪不太好。

  回公寓的路上,杨敏突然开口说道,“伯母和我说了许多。她说如果我们结婚,我的户口必须迁走,所有很寂抹掉。她还说,要给我调工作,调到一分院上班。还说所有通讯工具必须经过专业人员处理。云诤,你没什么想和我说吗?”
     

手机同步首发《豪门有病娇:重生金牌医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