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章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一更)

作者: 我吃元宝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钟父和钟母一离婚,钟强在许巧巧的授意下,写下了谅解书,了结钟伟打人这件案子。

  钟璐想赶紧离开老家,回到京州。

  钟母也是一个想法,待在老家,简直就是地狱。

  自从娘家人得知她和钟父离婚,天天乱流上门。

  要么骂她蠢,那么大的家业说放弃就放弃,简直是愚不可及。

  要么就是问钟母要钱。

  都知道她离婚,得了一个亿的现金。

  一个女人拿着这么多现金,又不做生意,亲戚们当然要借来花花。

  至于还钱?

  呵呵!

  钟母那么有钱,哪里需要还钱。

  对于这些亲戚,钟母不厌其烦。

  面对骂她的人,她就直接骂回去。

  钟母可不是个怂人,“老娘离婚,关你屁事。有空管好你家崽子,别真诚了败家子。”

  面对来借钱的亲戚,钟母则说道:“你找我借钱,你要脸吗?我现在离婚了,一分钱收入都没有,璐璐和小伟都还没有结婚,将来花钱的地方大把。你找我借钱,我现在借给你。那等我没钱的时候,我找你借个三五百万,你肯借给我吗?你一毛不拔,凭什么问我借钱。滚!老娘的钱谁都不借。”

  最后连钟璐的外公外婆都出面了。

  “丽华啊,你一个妇道人家,拿着那么多钱做什么。你大哥要开厂子,正缺资金,你把钱投给你大哥,等到明年就可以分红了。你自己想想,把钱放在银行,才几个利息。给你大哥,一年少说上千万,这多好。你大哥也是为了照顾你,给你一个长期饭碗,你怎么不知道感恩,还骂你大嫂了。”

  钟母呵呵冷笑。

  二话没说,直接从厨房拿出一把菜刀,放在二老的面前,“要钱没用,要命一条!”

  余家两老顿时一哆嗦,脸色都变了。

  “你这孩子,谁要你的命。你怎么就不能好好说话。”

  钟母冷冷一笑,“好好说话?谁会听我好好说话。别跟我扯有的没的,就一句话,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谁敢找我要钱,我就死个他看。”

  余家老爷子指着钟母,“你,你怎么混不吝的,从小就是这个臭脾气。”

  钟母嘲讽一笑,“所以从我出生,你们都不喜欢我这个女儿。我长得丑,脾气还臭,那你们干什么上门?哦,敢情都是为了你们的宝贝儿子啊。抱歉,没钱!大哥要是要脸,就让他自己上门问我借钱。派老婆,派你们两老上门,他要脸吗?他都不要脸,我当然也不要脸。而且,我就是死,也不可能将钱借给一个不要脸的男人。”

  余家两老差点被钟母气得心肌梗塞。

  余家老太太说道:“丽华,你如今离婚了。娘家才是你的家。为了家人,牺牲一点算得了什么。再说了,你大哥是找你借钱,是要还的。”

  钟母呵呵两声,“说到还钱,这几年,我陆续借给大哥上千万,他一直一分钱都没还。这样吧,那一千万就别还了,就当是我给大哥工厂的投资。改明儿,我请律师上大哥那里,把股权分配弄一弄。现在做生意都讲究正规,我们也正规一点。”

  余家两老瞬间安静如鸡。

  等他们一反应过来,全都嚎啕大哭。

  “丽华,你可不能这么做啊。那可是你亲大哥,你逼你大哥还钱,这不是要他命啊?”

  “那你们逼着我借钱,就等于是在要我的命。来啊,把我杀了啊!大家一了百了。”

  钟母将菜刀放在余家老太太的手上,“妈,你朝我这里砍,砍脖子,一下子就砍死了。”

  余家老太太拿着菜刀直哆嗦。

  钟璐好几次都想冲出去,都被裴训给拦住了。

  裴训悄声说道:“阿姨能处理好。你出去,反而添乱。”

  钟璐皱起眉头,她不忍心看到妈妈被人欺负成那样。

  但是裴训说得很有道理。她这一冲出去,万一外公外婆都朝她跪下,她该怎么办?一走了之吗?

  对付外公外婆,只能妈妈一人出面。

  反正他们是父女,母女。女儿在父母前面,随便发脾气撒泼,这太正常了。

  现在的熊孩子,都是这么干的。

  这一回,钟母就是要当一个熊孩子。

  余老太太的手一直在哆嗦,她被自己的亲生女儿逼到这个份上,也是心塞。

  “你这个不孝女,当初生你下来的时候,就该将你溺毙在尿筒里。”

  余家老爷子指着钟母大骂。

  钟母冷冷一笑,“你们现在也可以杀了我,一了百了。”

  啪!

  菜刀掉落在地上。

  余家老太太嚎啕大哭,“我是做了什么孽,才会生下你这么一个讨债鬼。”

  钟母一脸平静地捡起菜刀,“行了,哭什么哭。这里又没有观众,你哭给谁看。”

  余家老太太心塞,止住眼泪,一拳头打在钟母的身上,“你这个挨千刀的,你怎么这么狠的心啊!连自己的亲大哥都不帮,你拿着那么多钱,是准备带棺材里去吗?”

  钟母笑道:“我倒是希望带着那些钱进棺材。可是我仔细一算,一个亿听起来多,可不够养两个孩子啊。你们都知道,小伟就是个败家子,惹事精。正事干不成,惹祸比谁都强。你们替我算算,那我一个亿,能让小伟折腾几年?

  一年,两年,还是三年五年?折腾不了几年,我那点钱,就能被他全部折腾光。到时候我一穷二白,找你们两老,你们肯养我?找大哥,大哥他能不把我赶出家门?你们说说看,那点钱还多吗?我还能留下一点,带进棺材里面吗?”

  余家两老都不作声。

  钟母冷冷一笑,“我的情况你们都清楚。可是你们两老,只疼儿子,不疼我这个做闺女的。你们不疼我,我只好自己心疼自己。你们都走吧,我一分钱都不的可能借给大哥。你让他赶紧死了借钱的心思。还有,大哥根本不是做企业的料,让他少折腾。”

  余家老太太特比愤怒,“你就是在咒你家大哥。你的心都是黑的。”

  “是是是,我的心都是黑的,那还不是被你们逼的。走走走,赶紧走。我这里不欢迎你们。以后你们就当没生过我。”

  钟母没有半点客气,直接将余家老两口给赶了出去。

  余家老太太跳起来大骂,“余丽华,你这个挨千刀的,你不得好死。”

  钟母站在门口,说道:“娘诶,你放心吧,我肯定死在你后面。等我不得好死的时候,你肯定看不到了。”

  余家老太太捂住心口,气得肝颤。

  余老爷子赶紧搀扶着余老太太离开。

  不过离开之前,例行嘴炮:“余丽华,你妈要是有个好歹,我饶不了你。到时候让你偿命。”

  钟母笑了笑,“爸,我妈都气成那样了,你怎么一点都不生气?难不成你今天过来,根本就不是为了大哥,只是凑个数。”

  “你放屁。我不和你说。你给我等着,你这个不孝女。”

  余几两老终于走了。

  钟璐偷偷抹了一把汗,好险。

  这种局面,换一个性格稍微软一点的人,根本就应付不了。

  幸亏钟母足够彪悍,顶住了压力。

  钟母回到屋里,对钟璐说道:“收拾行李,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

  “妈,我不走。”

  钟伟从楼上下来,十足十的大龄熊孩子。

  钟璐蹙眉,有这样一个大哥,真是烦死了。

  “爱走不走,关我屁事。反正爸爸已经放弃你,不会给你一分钱。妈妈也没钱给你。你就一个人留在这里过吧。”

  钟伟笑了起来,“妹妹,你想独吞妈妈手上的那一个亿,我告诉你,没门。”

  “你给我闭嘴。”钟母厉声呵斥钟伟,“你必须给我离开,否则一分钱不会给你。”

  钟伟的脸色立马垮了下来,“妈,我是不是你亲生的。”

  钟母板着脸,“你要不是我亲生的,老娘会管你死活。赶紧给我收拾行李,明天一早出发。如果你不想走,那就找你爸去。你看他会不会给你一个好脸色,会不会给你一分钱。”

  钟伟张口结舌。

  不用猜都知道,他爸爸早就放弃了他,根本不会给他一分钱。

  钟伟一脚踢在栏杆上,痛的半死。强忍着,咚咚咚跑上楼,将门狠狠关上。感觉整栋楼都因此而颤抖。

  钟母转眼笑了起来,她对裴训说道:“小裴,让你看笑话了。”

  裴训说道:“阿姨太客气了。璐璐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钟母笑眯眯的,这个女婿真的太好了。对比自己的儿子,恨不得把儿子塞回肚子里重新投胎。

  第二天一大早,一行四人离开了钟家大宅,坐上前往京州的飞机。

  到了京州后,先在钟璐的公寓里安顿下来。

  接下来,首要处理的事情,不是买房子,而是想办法将钟伟塞到军营里。

  裴训果然有关系,几天时间就搞定了手续问题。

  然后某个星期一的早上,钟母借口出门看地皮,将钟伟带上。

  车子一直往城外开,越来越偏僻。

  终于,到了裴训指定的地点。

  钟母亲自带着钟伟走进军营。

  钟伟好奇地四下张望,“妈,你怎么带我来这里了。难不成这地方要拆迁?谁敢拆迁到军营里来啊。”

  钟母停下脚步,对钟伟说道:“小伟,妈妈今天出来,不是带你来看地皮的。你这些年,实在是太混账,太荒唐。妈妈拖了关系,把你送到军营里历练几年。过个三五年,你学好了,我们就退伍。”

  钟伟惊恐,“妈,我可是你的亲儿子啊!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把我丢在这里。我不要当兵,我要回家。”

  回不了了!

  来了这里还想回去,做梦。

  于是乎,钟伟开始了他光荣的军人生活。

  训练三个月后,又被拉到了几千里外的苦寒地带受训。

  反正钟伟就过上了充实而有意义生活。

  钟母暂时在京州安顿下来,寻思着做点什么生意,免得坐吃山空。

  钟璐直接将京州分公司甩给钟母,“妈,我一个人管不了两个公司。分公司现在是我们的,你管起来。”

  钟母笑道:“是不是上班太耽误时间,没空谈恋爱。”

  钟璐点点头,大方承认,“是啊!每天忙得要死,我都快累瘫了。”

  钟母哈哈一笑,欣然接过公司,开始上班。

  知道是云深帮忙,钟伟才能被保释出来,钟母就提出要请云深吃饭,让钟璐约个时间。

  钟璐说道:“云深不一定有空。”

  “不管她有没有空,我们的心意一定要到。受了人家的恩惠,总得有所表示。”

  于是,钟璐给云深打电话,请云深出来吃饭。

  云深估摸了一下自己的时间,“伯母盛情,要不就这周五晚上吧。那天晚上我有空。”

  “那就说定了。到时候我将许文静她们都叫上。”

  云深笑着问道:“你和裴训解除误会了?”

  钟璐说话都透着一股甜滋滋的味道,“我们打算结婚。到时候你一定要来。”

  云深笑道:“你结婚,我肯定要来。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钟璐说道:“现在还没有定下来。还得看裴训父母的意思。”

  云深说道:“以裴训的能力,你们结婚的事情应该很快。说不定今年年底,我就能吃上你们的喜糖。”

  “但愿吧。我妈和他父母还没见过面。等忙完这段时间,两边约个时间见面,到时候才知道是什么情况。”

  云深清楚,钟璐心里头还是有点担心的。

  不过钟璐已经坚定下来,裴家父母的反对声,打不垮她。

  周五晚上一起吃饭,许文静和邓芳芳都来了。

  大家有一段时间没见面,还挺想念的。

  许文静抱着云深的手,“明年我也要开始到医院实习,想想那日子,真酸爽。”

  云深笑了起来,“你们牙科比我们轻松,你怕什么。”

  “我怕没时间谈恋爱。”

  云深笑笑,她就不说话了。

  许文静又拉着邓芳芳说话:“芳芳,你毕业后,准备去哪里工作?”

  等到明年六月,邓芳芳就毕业了。

  这个时候,大家都在考虑去留问题,邓芳芳自然也在考虑。

  邓芳芳低着头,说道:“我还没想好。”

  “你父母现在应该不会让你回老家吧。”

  邓芳芳点头,“他们让我就留在京州。这样一来,我和我大哥还有个照应。”

  “你大哥结婚了吗?”

  邓芳芳摇头,“原先那个女朋友,已经分手了。最近他好像在追他们公司的一个同事。”

  “同一个单位谈恋爱,死得快。”许文静随口说道。

  邓芳芳脸色微微一变。

  许文静拍打自己的嘴巴,“我说错了,芳芳,你可别和我计较。”

  邓芳芳笑了笑,“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放心,我不和你计较。”

  包间的门从外面打开。

  钟璐走了进来,跟在她后面的还有云诤,莫小兰,黄国栋。

  这几人今天有个投资人饭局,也在这家酒楼吃饭。

  别看钟母其貌不扬,人情世故门清。今天定的酒楼,就属于那种低调奢华有内涵的酒楼。

  只是没想到,。云诤带着黄国栋他们,今天也在这里吃饭。

  钟母起身,“璐璐,这是你朋友?”

  钟璐笑道:“妈,他们是云深的朋友,这位是云深的哥哥。我们在走廊上遇到,他们听说云深在这里吃饭,就过来看看。”

  钟母一听是云深的朋友,赶紧招呼,“快坐,快坐。”

  云诤笑道:“阿姨,你不用招呼我们。我们就过来看看,我和云深妹妹说几句话就走。我那边还有几个投资人正等着。”

  钟母含笑说道:“那好,你们年轻人随便聊,不用顾忌我。”

  邓芳芳看到云诤,黄国栋走进来的那一瞬间,已经变了脸色。
     

手机同步首发《豪门有病娇:重生金牌医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