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杀魔(二更)

作者: 我吃元宝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深坐下来,轻声问道:“你恨你妈妈?”

  黄海平静地说道:“都恨。”

  他恨爸爸,也恨妈妈。

  云深皱眉,很明显黄海有很严重的心理创伤。

  黄海的情况这么严重,黄玉芬竟然能够视而不见。竟然能够忍受丈夫暴力那么多年,才下定决心宰了那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云深鄙薄黄玉芬。

  黄玉芬在遭受暴力的时候,是不是总想着等到将来大家都老了,打不动了就好了。

  是不是以为男人死的都比女人早,等到有一天老公死了,她就能像她婆婆一样,从暴力中解脱出来。

  这期间,黄玉芬有真正替儿子想过吗?

  有没有想过,让自己的孩子从小生活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她的老公,突然变得那样的暴力,何尝不是家庭环境造成的。

  有她老公这个前车之鉴,黄玉芬却一直没有吸取教训。直到事情发展出了偏差,发展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云深看着黄海。

  黄海的神情始终如一,那就是冷漠。

  看谁都是一张冷漠脸。在他脸上看不到丝毫的情感波动。

  就连黄海说恨的时候,云深也没在他脸上,眼中看到恨意。

  似乎恨,只是一个状态,而不是情绪。

  云深迟疑,沉默。对待黄海这种有严重创伤的少年,她一时间也没特别好的办法。

  黄海看着云深,“云大夫,你觉着法院判我爸爸二十年,会不会太轻?”

  云深对这个问题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法院量刑,都是根据法律条文,还有犯罪事实。你爸爸很恶劣,但是还不足以被判死刑。据我所知,家暴致残妻儿的案件中,你爸爸的刑期,排在前十位。”

  黄海突然笑了,笑容有些怪异。

  或许是因为长期不笑的原因,突然笑起来,脸上肌肉很不自然的被拉扯,像是一个牵线木偶。

  黄海看着云深,“云大夫,我有很重的疾病,我需要一点药,你能替我开药吗?”

  云深皱眉,“你想要什么药?处方药,你需要先看医生,才能给你开药。”

  黄海面色平静地说道:“氰化钾!”

  云深吃了一惊。再看黄海,还是那个冷漠的少年。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黄海点点头,“我不想活了。”

  这话根本就是忽悠。

  一个人不想活,有很多种办法。谁会想到用氰化钾自杀?除非他是想杀人。

  云深对黄海说道:“你还年轻,千万不要做傻事。”

  黄海微微摇头,“我没做傻事。二十年,已经过去了三年。如果他上诉不成功,最多还有十七年就能出来。十七年后,我才三十多岁。等他出来后,他肯定会找上我。到时候,我能怎么办?不如早死早超生。”

  这个死,到底是黄海自己求死,还是说他爸爸去死,值得揣摩。

  黄海继续说道:“恶魔就在身边。不是他死,就是我死。他既然死不了,那便由我死。反正我也不想做他们的儿子。”

  云深说道,“氰化钾没有,这是毒,不是药。”

  黄海抬头看着云深,眼中第一次带上了情绪,疑惑的目光。

  云深对他说道:“我可以给你开一点安神的药,仅此而已。”

  黄海低下头。

  云深对他说道:“你好好照顾你母亲。你要是真的想开药,一会就到我办公室来找我。”

  说完,云深就走了。

  云深走后没多久,黄海起身,跟随在云深身后。

  云深坐在办公室内,上网搜索黄海父亲的消息。

  黄海父亲姓肖,肖强,很普通的名字。

  肖强在上诉,下个月就会开庭。

  云深还查到,黄海到下个月十二号才满十六岁。

  原来黄海还是个未成年。

  云深皱眉,隐约懂了黄海的想法。

  黄海敲门进来,“云大夫,我来开药。”

  云深翻出一本书,书名叫做《药理大全》。云深将书随手放在桌子上。

  云深问他:“你想开什么药?”

  黄海摇头,“我不知道。云大夫,你认为我该开什么药?”

  云深微蹙眉头,抓起手机,“你先坐一会,我出去忙点事情。我办公室的东西,不要乱翻。”

  云深起身,走出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虚掩着。

  黄海静默了两秒钟,拿起放在桌上的《药理大全》,搜索目录,直接翻到毒药篇。

  原来,配制毒药并不是那么难。

  只是药材不好买。

  黄海的记忆力非常强,他一页一页的往下翻。

  多个毒药药方被他记在脑海里。

  尤其是那种单独吃没有事,合在一起吃就成为剧毒的毒药配方。

  云深半个小时后,回到了办公室。

  书就摆放在老地方,看上去没有动过。

  黄海还是原来的姿势,坐在椅子上。

  云深多看了他一眼,在椅子上坐下来。

  这才发现,书并非没被动过。书下面的压着的处方签,角度有了微微的偏差。还有签字笔,被移动了五度。

  云深心中了然。

  云深轻声问道:“还要开药吗?”

  黄海摇头,“谢谢云大夫,不用了。我没病。”

  说完,黄海就走出了云深的办公室。

  云深长叹一声,整个身体重量,全都靠在椅背上。

  黄海的心思很重,而且目的很明确。

  云深摇摇头,她有点恍惚,这一次她做对了吗?

  一个不满十六岁的少年,却要背负这么多。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理应受到惩罚。

  云深将书本收起来,然后走出办公室。

  黄海就在病房内。

  黄玉芬快要醒了。

  云深走进病房,先检查了一下黄玉芬的情况,然后对黄海说道:“好好照顾你妈妈。还有,保重自己。”

  黄海的眼睛黑得发亮。

  他并非没有情绪,而是将所有的情绪都埋藏在了心底,轻易不会展露出来。

  黄海对云深说道:“大后天,我要去看望我爸爸。”

  云深挑眉,“时间来得及吗?”

  黄海点头,“已经约好了,不能改期。如果改期,那就要等到三个月以后。”

  三个月以后,他已经满了十六岁。

  “没想到,你还会去看望你爸爸。值得吗?”

  事情可能败露。搭上自己的一生,真的值得吗?

  黄海看着病床上的黄玉芬,冷漠地说道:“值得!”

  他若不死,他要如何活下去。

  即便身在地狱,只要知道他已死,他的心方能安定下来。

  云深能够理解黄海的想法。

  肖强就是黄海心头的魔。

  魔一日不除,黄海一日得不到安宁。

  这辈子,他就完蛋了。

  他没办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尤其是想到十多年之后,肖强就要被放出来,然后进入他的生活,他就快要疯癫,发狂。

  与其在十多年后采取行动。不如在他未成年之前,果断地斩杀掉心头的魔。

  即便为此失去自由,比起饱受伤害的心能够得到永久的安宁,这也值得。

  云深朝病房外走去,经过黄海身边的时候,她拍拍黄海的肩膀,“保重自己。记得带手套,还有口罩。”

  说完,云深就走了。

  黄海奇怪地看着离去的云深,心中泛起一丝丝涟漪。

  黄玉芬醒了。

  云深替她清理了增生的疤痕,还替她修复了三根没长好的肋骨。所以全身上下,包括脸颊上,都包着纱布。

  黄玉芬睁开眼,看到黄海守在床边,她很满足。

  “你在啊!”

  黄海嗯了一声,点点头。用棉签蘸水,涂抹黄玉芬的嘴唇。

  术后六个小时不能喝水。

  黄玉芬舔了舔嘴唇,对黄海说道:“再给我一点。”

  黄海又用棉签蘸水,涂抹黄玉芬的嘴唇。

  黄玉芬笑着说道:“云大夫告诉我,一个月之后,我脸上的疤痕就能消下去。你高兴吗?”

  黄海没有回答黄玉芬的话,他像是一个陌生人,对黄玉芬的病情无动于衷。

  黄玉芬神色一暗。

  不过转眼,她又高兴起来,“等妈妈好了后,我带你出去玩。”

  “不用。我不想出门。”

  黄海首次回应黄玉芬,便是冷漠的拒绝。

  黄玉芬很尴尬,又很愧疚。

  “妈妈对不起你。”

  黄海脸上肌肉微微抽动,“你只不过没那么爱我而已。”

  说完,黄海走出了病房。

  黄玉芬心中绞痛,儿子恨她,她都知道。

  儿子恨她软弱,恨她自私,恨她毁了他的一生。这一切她全都知道。

  当初警察调查的时候,她隐瞒了很多情况。

  可是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儿子啊。

  黄玉芬扭头,一滴眼泪落下。

  儿子恨她也好。

  能恨,说明他的心还是活的。

  之后两天,黄海一直守在病房内,照顾黄玉芬。

  黄玉芬看着儿子,“快开学了吧。”

  黄海微微点头,“明天我不能照顾你。我要出门一趟。”

  黄玉芬顿时紧张起来,“你要做什么?”

  黄海抬头看着黄玉芬,冷漠地说道:“去看他。”

  “你去看他做什么?不准去。”

  黄海扭头,走出病房。

  “你回来,你不要走。妈妈不能没有你啊。”

  黄玉芬大吼大叫,惊动了护士。

  护士赶紧跑进来,“黄玉芬,你不要吼了。你一吼,就会牵动脸上的伤口。你还想不像好了?云大夫和你说了很多遍,说话吃饭都要很仔细,很小心,尽量不要牵动伤口。你怎么总是不听。到时候你脸上的伤疤好不了,可别怪我们云大夫。”

  黄玉芬喘着粗气,眼巴巴的望着门口。

  黄海就站在门口,一直背对着她。

  “不要走。”黄玉芬弱弱地恳求。

  黄海没有回头,他只是说道:“你放心,明天下午五点钟之前,我会赶回来。”

  “你一定要去?”

  黄海点头,“对,我一定要去。下个月就要重新开庭。”

  言下之意,他一定要在开庭之前,再见那个人一面。

  黄玉芬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你去吧。只要记得回来就行。”

  黄海离开了实验室。

  云深站在窗户后面,看着黄海坐上出租车离去。

  云深轻声一叹,一家三口全是悲剧。

  从早上醒来,黄玉芬一直心神不宁。

  她频频看时间,今天的时间为什么走得这么慢。

  云深来给黄玉芬换药。

  黄玉芬就问道:“云大夫,你说我儿子今天会回来吗?”

  云深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为什么这么问?你担心你儿子出意外?”

  “我不知道。我就是心里头发慌。他现在应该已经见到了他爸爸吧。”

  云深说道:“你要不给他打个电话。”

  “他不喜欢我给他打电话。而且他也不喜欢带手机。”

  黄玉芬神色黯然。

  云深轻声说道:“你别多想,安心养伤。这几天我观察,你儿子对你挺好的,很孝顺。”

  “真的吗?”黄玉芬眼睛发光,就像是从地狱回到了人间。

  云深点头,“当然是真的。要不你问问小护士们,她们都看到你儿子是如何照顾你。”

  “谢谢,谢谢云大夫。”

  云深轻声一笑,“不用谢。好好养伤,不要胡思乱想。这样你的伤势才能好得快。”

  “我听云大夫的。”

  云深在实验室一直留到晚上六点钟。

  她打电话询问前台,“黄玉芬的儿子黄海回来吗?”

  “还没有。”

  云深蹙眉,难道黄海出事了。

  云深挂了电话,看着窗外。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

  只是有些时候,代价未免太惨痛了一些。

  黄海没有按时回来,黄玉芬的情绪几乎崩溃,吵着要出去找儿子。

  云深被叫到病房。

  黄玉芬一见到云深,就抓住云深的手,“云大夫,你让我出去,我要找我儿子。”

  云深问道:“你知道去哪里找他吗?”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云大夫,你让我出去吧。”

  “你出去后,就一定能找到你的儿子?你应该知道,你要是出去,你脸上,身上的疤痕就好不了了。”

  黄玉芬迟疑了两秒钟,“我明白,我不怪你,真的。云大夫,你就让我出去吧。我没有儿子,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原来你活着的意义,仅仅只是为了儿子。”

  云深轻叹一声。

  黄玉芬不解地看着云深。

  云深挥挥手,小术士们都推出了病房。

  云深说道:“黄玉芬,你给了你儿子很大的压力,知道吗?你把你的未来,你的希望,你的下半身,全都寄托在你的儿子身上,试问有几个人能够承受?更何况他还只是一个少年。一个少年,从小就要背负另一个人的一生,这很可怕。”

  黄玉芬张张嘴,没说话。

  云深继续说道:“给他一点空间,让他自由呼吸一下,行吗?你儿子还可以有完整的人生,在大错还没有铸成之前,不要给他那么大的压力,也不要让他背负你的人生,行吗?”

  “我,我没有。”

  黄玉芬弱弱的辩解。

  云深摇摇头,“你有。”

  黄玉芬眼神躲闪。

  “有老公的时候,你就靠老公。没有老公,你就靠儿子。黄玉芬,你别忘了,你也是人,你有手有脚,你可以不用靠任何人。”

  黄玉芬捂着脸,“云大夫,你别说了。我要去找我儿子,你不答应我也要走。”

  “那你走吧。你的伤好不了,你儿子就可以背负一辈子的愧疚,老老实实的守着你过一辈子。”

  黄玉芬被震住。

  病房门突然从门外打开,黄海就站在门外。

  黄玉芬喜极而泣,“你终于回来了。”

  黄海沉默地走进来,“路上耽误了时间。谢谢云大夫,没给你添麻烦吧。”

  云深深吸一口气,说道:“回来了就好。陪你妈妈说会话吧。她一直很担心你。”

  “我知道。”

  黄海对云深微微点头。

  云深叮嘱黄玉芬,好好休息,别再吵吵闹闹,然后走出了病房。
     

手机同步首发《豪门有病娇:重生金牌医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