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死不瞑目(四更)

作者: 我吃元宝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游方笛已经知道刘老头过世,赵婆子屁事都没有的消息。

  游方笛气得差点砸了手机。

  一群废物点心,这点事情都办不好,要他们何用。

  游方笛紧皱眉头。

  赵婆子不死,留着肯定是个祸害。

  以赵婆子的脾气,肯定会去找云慎,要么就直接去警局投案自首。

  游方笛皱眉,心情烦躁。

  问马仔,“知道赵婆子人在哪里吗?”

  “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还不知道去找。”

  游方笛恨不得将马仔们都打一遍,打到生活不能自理为止。

  马仔甲说道:“老板,赵婆子得了教训,因为没胆子同老大作对吧。”

  游方笛皱眉,“一定要亲自确认这件事。先将赵婆子找出来,查她去见了谁。要是她真的肯老老实实的,我也不为难她。要是她不识趣,那就别怪我不念旧情。”

  马仔们暗自吐槽,老板,你可从来没念过旧情。

  游方笛嫌弃地看着一群马仔,“都给我滚出去找人。”

  此时,手机滴的一声,有消息进来。

  游方笛拿起手机,打开消息,脸色顿时惊住。

  “都给我回来。”

  游方笛叫住出门的马仔,“赵婆子的地址有了。他M的,都给我准备好,今天务必做得干净利落。”

  赵婆子竟然敢去找云慎告状,简直是找死。

  既然赵婆子一心求死,那他就成全她。

  云诤动用了他大哥的关系,偷偷定位了游方笛的手机。

  云诤对云深点点头,“游方笛快到了。”

  云深了然一笑,回到包厢。

  “爸爸,妈妈,你们谈完了吗?”云深显得很乖巧。

  牧离看着云深这个样子,心疼坏了。

  她的女儿本是天之骄女,本该肆意飞扬,却因为某些人的私欲,颠沛流离。

  牧离心中愤恨无比。

  牧离抱住云深,“委屈你了。”

  云深摇摇头,“我不委屈。一切都过去了。”

  牧离冲云慎说道:“老云,不能放过赵婆子,还有游方笛。我要让这两个人付出代价。”

  “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办好。”

  云慎看着赵婆子,“因为你,我女儿和我们分离了十多年。这笔账是时候清算。”

  赵婆子一脸无悲无喜,“云导放心,我今天站出来,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不过我有个请求,请云导再给我一天时间,让我回去处理我老伴的身后事。之后,我随你们处置。”

  赵婆子不仅要处理刘老头的身后事,还要将儿子女儿们的生活安排好。

  儿子三十好几的人,是时候娶一房媳妇。

  没了他们两个老人拖累,想来姑娘们是不会嫌弃儿子没工作的。

  毕竟儿子好歹也有京州户口,还有几间平房。等将来拆迁,怎么着也能换来一套两套电梯公寓。

  就这条件,只要给足彩礼,姑娘们肯定巴不得嫁给他儿子。

  儿子娶了媳妇,赵婆子也就没什么可牵挂的。

  到时候她就去警局坐班房,为家里省却一点负担。

  “做梦!”

  牧离和云慎几乎异口同声。

  赵婆子好大的脸,竟然还敢提出要求。

  牧离说道:“现在就送你到警局。想回去,妄想。”

  云慎拿出手机,准备叫人。

  眼见赵婆子一脸绝望,云深及时开口说道:“爸爸,妈妈,我们既然已经知道她的底细,她儿子女儿也都在京州,就算放她回去也没什么。料她也不敢跑。真要敢跑,我们就找她儿子女儿的麻烦。”

  赵婆子连忙说道:“你们放心,我绝不敢跑。我已经一大把年纪了,已经没什么追指望。我指望送我老伴最后一程,将他安葬后,我保证去警局自首。”

  云深开口,“就让她回去吧。”

  “云深,你怎么这么心软。”牧离拉着云深,她很心疼云深,所以不忍指责云深。说话时,语气都格外的温柔。

  云深说道:“就当是做好事,积阴德。爸爸,妈妈,过去的事情已经不能改变,最重要的是我回到了你们的身边。赵婆子也挺可怜的,就让她回去送她老伴最后一程。”

  云慎看着云深,“乖女儿,你真这么想?”

  云深点头,“爸爸,这次你听我的,好吗?”

  云慎自然不会驳云深的面子,“行,女儿既然这么说,那就先放过赵婆子。赵婆子,我让你回去,你要是敢耍花样,神仙都救不了你。”

  “云导放心,我肯定不敢耍花样。”

  赵婆子如释重负,还冲云深笑了笑,多亏云深求情,她才能回家一趟。

  赵婆子有些感慨,没想到当年的小女孩,长得这么大,心肠还这么好。

  赵婆子有些后悔,当初她应该将小姑娘卖给心肠好一点的人贩子,这样的话,小姑娘就不用受那么多苦。

  赵婆子起身离开,经过云深身边的时候,还说了句谢谢。

  云深微微一笑,“不用谢,举手之劳。”

  云深目送赵婆子离去。

  牧离痛哭起来,她心疼云深。一想到云深那些年遭遇的事情,心里头就无比的自责。

  云慎安慰牧离。

  云深趁机出门。

  云深再次来到露台,朝大街上看去。

  赵婆子已经出了茶楼,左右看看,看准了方向,就朝前面走去。

  云诤就陪在云深身边。

  “云深妹妹,我定位到游方笛的位置,就在这附近。”

  云深嘴角隐约有一抹笑,笑容淡淡的,淡到没什么表情。

  见赵婆子到了红绿灯路口,云深对云诤说道:“把钱转回来吧。”

  “好!”

  云诤拿出手机,直接点击撤回。

  之前转到赵婆子账号上的钱,几秒钟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账户。

  滴滴!

  赵婆子老旧的手机响起短信提示。

  赵婆子站在红绿灯路口,漫不经心地拿出手机看。

  看到消息提示,赵婆子不敢置信,擦了擦眼睛,凑近了手机一个字一个字的看。

  二十万没了!

  是谁转走了她的二十万。

  倒是是谁?

  赵婆子茫然四顾,她要回去找云导,她要……

  就在赵婆子转身的那一刻,一两白色无牌面包车冲了出来,狠狠撞上赵婆子。

  撞了人,面包车飞快逃窜。周围的人全都傻眼。最快的,也是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

  赵婆子飞到半空中,又跌落在地上。正好后面一辆车开过来,来不及刹车,直接从赵婆子身上碾过去。

  赵婆子大口大口的吐血,她瞪大了眼睛,伸出手,望着前方地面上的手机。

  她的手机,她的二十万。

  不!

  车轮从手机上碾过,手机彻底碎裂。

  赵婆子吐着血,始终睁大着一双眼睛,她死不瞑目,真正的死不瞑目。

  云诤站在三楼露台上,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云深不动声色地看着云诤,“怕了吗?”

  云诤吞了口唾沫,“怕倒是不怕。就是太惨了点。”

  血肉模糊的场面,不是谁都受得了。

  云深轻声一笑,“她死有余辜。”

  对待该死的人,云深从来没有同情心。

  她的同情心很有限,只会给真正需要的人。而不是赵婆子这种黑心烂肠子的老妇人。

  云诤看着云深,似乎是第一次才认识云深。

  云深笑了笑,“以后你会适应的。”

  云诤问道:“游方笛要怎么处理?”

  云深早有了打算,“直接杀了游方笛,实在是太便宜他。钝刀子割肉,才痛快。他处心积虑算计了那么多,无非就是想过上人上人的生活。那我们就把他打入尘埃,再将他投入监狱,慢慢折磨吧。”

  “赵婆子说游方笛可能杀了人。”

  云深轻声说道:“没有证据的话,谁信。游方笛这么多年活的好好的,肯定不单是靠云家庇佑。很显然,游方笛早就处理干净了收尾,不会让人轻易找到证据。就比如这次的事情,如果不是他们内部反目,我们也不会知道当年的真相。”

  云深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游方笛得活着,好好的活着。我要他亲眼看到他所有的财富化为灰烬,要他众叛亲离,要他悔不当初,要他落魄潦倒。等他尝够了磨难,再一刀给他给痛快。”

  对待恶人,云深只会比他们更恶。

  “我们回去吧。要不然我爸我妈他们该担心了。”

  云深带着云诤回到包厢。

  云慎已经安抚好牧离。

  云深开门进去的时候,就看到牧离趴在云慎的怀里。

  门一开,牧离赶紧拉开了同云慎的距离。

  云深笑起来,“我什么都没看到,我这就出去。”

  “回来。你也来打趣我。”

  牧离在云深的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

  牧离解释道:“我是情绪太激动,你爸爸在安慰我。”

  “我知道,我都明白。”

  云深一脸真诚。

  此时有服务员上楼敲门,“你们好,之前从里面包厢里出来的那位婆婆,好像出车祸了。你们要不要去看看。”

  “什么?出车祸?”

  云慎和牧离面面相觑。

  赵婆子出门就出车祸,怎么感觉透着一股阴谋的味道。

  云慎和牧离急匆匆地下楼,来到车祸现场,果然是赵婆子。

  赵婆子已经死透了,睁大一双眼睛,死不瞑目。

  牧离捂住眼睛,场面太过血腥,没法看。

  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这么血腥的场面。

  云慎四下张望,赵婆子的死太诡异,怎么看都像是杀人灭口。

  是不是游方笛在杀人灭口。

  游方笛人在哪里?

  云慎打电话,派人盯着游方笛,盯死了。同时安排人调查游方笛,非官方调查,而是私人调查。

  云慎做了决定,他不准备走官面,他要私下里,用自己的办法解决这件事。

  “云深,送你妈妈回去。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

  云深接过牧离,将牧离送上车。

  云深返回,“爸爸,你打算怎么做。”

  “游方笛丧心病狂,这件事没完。”

  云深轻声说道:“爸爸,游方笛志大才疏,可以说他今天所拥有的一切全靠游安安。要收拾游方笛,就得从游安安下手。只要游安安垮了,游家也就垮了。”

  云慎深深看了眼云深,“你放心,爸爸知道怎么做。”

  “爸爸,再见。”

  云深挥挥手,告别了云慎,开车送牧离回家。

  云慎也上了车,阴沉着一张脸,命令司机直接回公司。

  到了公司后,云慎给导演协会打了一声招呼,导演协会集体封杀游安安。

  云慎的这个决定,对导演协会来说有些突然。

  好歹夫妻一场,怎么就要赶尽杀绝。

  云慎就一句话,给他面子,就配合他封杀游安安。不配合,那就是不给他面子。

  得,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以云慎在圈里的地位,他说要封杀谁,那肯定得封杀,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

  封杀命令一下,游安安之前拍的那部古装剧的制片方顿时一脸懵逼。

  云慎啊云慎,你早不封杀,晚不封杀,偏偏在他们已经拍完游安安戏份后才封杀。

  这样一来,之前有游安安正面的戏份,全都得重新拍摄。

  真是神仙打架,小鬼遭遇。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

  云慎处于食物链的顶端。虽然这部古装剧的制片方和云慎没有来往,但是云慎发了话,他们也要给足圈中大佬面子。

  要是不给面子,这部戏的导演就得撂挑子。

  制片方敢得罪云慎,导演可不敢得罪。

  算了,算了,重拍就重拍吧。总比得罪圈中大佬要强。

  游安安正在拍的是一部现代家庭伦理剧。

  剧组导演接到导演协会的通知,同样一脸懵。

  不过这部剧的导演很干脆,云慎都发话了,他还有什么犹豫的。直接换人吧。幸亏,游安安的戏份还没拍完,这个时候换人损失不大。

  制片方得知导演要换人的理由后,没二话,直接配合导演换人。

  游安安那里,由制片方出面,客客气气地请游安安走人。该给的钱一分不少。

  但是想拍戏,不好意思,你已经被封杀了。

  游安安突然接到通知,她的戏份全部取消。她正准备给经纪人打电话,结果又有一个新消息,她的戏份不是取消,而是换人。

  游安安怒了。她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自从她拍了云慎的戏之后,就没人敢临场换人。

  这一次,实在是欺人太甚。

  真当她游安安落魄了吗?

  她才和云慎离婚多长时间,就敢换人,信不信她一巴掌抽死换她的那个人。

  游安安穿着戏服,就去找导演理论。拍得好好的,凭什么将她换下。

  导演是个大胡子。

  大胡子扶了扶眼镜,“游安安,你同我闹没用。换你,是迫不得已。有人发了话,要封杀你。你好自为之吧。”

  “封杀?导演,你可真会开玩笑。谁敢封杀我游安安?谁有哪个能量封杀我游安安?”

  大胡子导演轻咳一声,“封杀你的人就是你的前夫,云导。”

  “神经病,云慎怎么可能封杀我。导演,你是不是收了谁的钱,故意找这么一个破理由搪塞我。”

  大胡子导演皱起眉头,“游安安,你以为你是女一啊。你只是女三,是女一的婆婆。你这样的角色,谁稀罕?我就问你谁稀罕?竟然敢冤枉我收了钱,你找死吗?”

  游安安惊疑不定。

  连拍两部戏,两部戏的导演都对她客客气气的,一口一个安安姐的叫着。虽然演的是女三,但是待遇方面一点不比女一差。

  现在,导演却突然变脸。难道云慎真的要封杀她。

  “不,不可能。你们一定是合伙骗我。你们等着,我这就给云慎打电话,我要当面拆穿你。”

  游安安拿出手机,急切地拨打云慎的电话。

  电话打不通,似乎是被拉了黑名单。

  游安安气得跺脚。

  有工作人员来请游安安离开,说游安安耽误了大家拍摄。

  游安安怒吼一声,“不用催,我知道走。”

  游安安回到化妆间。

  暂时还没有人将她赶出化妆间。

  经纪人的电话终于打了进来。

  电话一接通,经纪人就说道:“游安安,你完了。我敢接到消息,云慎云导给导演协会施压,要求导演协会封杀你。这件事导演协会已经同意了。从今天开始,你什么戏都拍不了。之前拍完的戏,也全部删掉重拍。

  游安安,你不是说你和云导是和平分手吗,那云导为什么要封杀你?游安安,你不肯对我说实话,那就别怪我撂挑子。”

  “滚!”

  游安安回敬经纪人的话只有一个字。

  干脆利落!
     

手机同步首发《豪门有病娇:重生金牌医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