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江素素死(一更)

作者: 我吃元宝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深询问老乔,房地产公司的进展。

  老乔告诉云深,已经联系了几家银行,申请贷款。目前银行那边正在审核。

  云深对老乔说道:“中州云家名下有一家银行。你可以考虑同云家的银行贷款。”

  老乔说道:“我正打算和云总说这件事。云家的中云银行,我已经递交了贷款申请。云总能不能给云家那边打声招呼,让他们放款快一点,多批一点资金给我们。”

  云深问道:“你朝中云银行申请了多少贷款?”

  老乔伸出一只手,冲云深比划了一下,“五十亿,土地抵押。如果顺利的话,能批二十亿。要是云总肯跟云家打一声招呼,我估计能贷到三十亿。”

  云深皱眉深思。这个事情不太好办。

  她已经回归云家,也见了中州云家大部分人。但是,她还没有回中州云家祭祖,也不知道她的名字有没有上族谱。

  云深很清楚,她在中州云家没有分量,也说不上话。想要从中云银行多贷款,只能靠云慎,或许云诤也能帮点忙。

  只是,真要开这个口吗?

  上次收了云慎的一亿元支票,游安安就开始说三道四。

  这次,她如果请云慎出面,只怕游安安又要抱怨。

  云深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原因,让云慎同游安安的婚姻出现问题。

  就像她不喜欢云慎插手自己的生活一样,云深也不希望自己给云慎的婚姻带去困扰。

  最关键的是,云深不确定云慎说话管不管用。云慎脱离于中州云家,他在家族还有多少分量,云深心里没有底。

  看来她还是先找云诤。

  云诤身为中州云家长房嫡子,肯定能说上话。

  再说,房地产公司用土地抵押,并非空手套白狼。她只是希望中云银行放款爽快一点,数目多一点。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云深对老乔说道:“云家那边我会去沟通,不过你不能把希望全放在我身上。多打点关系,积累人脉。公司以后还有很多项目,到时候人家未必会看重云家的名头。毕竟我是半路回归云家,不能算云家正儿八经的孙女。”

  老乔点头,“云总放心。这次我也联系了帝国银行,还有国家银行。这两家银行我已经跑了关系,等我回京州后再联络联络,贷款的事情应该能搞定。”

  老乔办事,云深放心。

  云深又说道:“药妆公司那边,有能抽调多少资金,你帮我统计一下。然后尽快转入未来实验室的账户。最近我们在忙一项实验,已经有了可观的进展。如果成果,肺癌就有希望用药物治愈。”

  “真的?”

  老乔一听,大喜过望。

  如果未来实验室真能能够攻克肺癌,那三川制药的未来根本不敢估量。到时候,三川制药会摇身一变,成为全球最顶尖的药厂,参与全球药品定价,规则制定当中。

  云深点头,“这还多亏了金砖大学生物基因实验室。他们过去的研究成果,为我们打开了新思路。双方合作,利大于弊。所以,我会继续注资生物基因实验室。”

  老乔一脸兴奋,“云总放心,我会尽快将药妆公司的资金抽调出来,注入未来实验室。”

  云深又说道:“等银行批了贷款,你得给我截留一部分。实验室那边很烧钱,得有备无患。”

  老乔一听要截留地产公司的资金,心里头紧张起来,小心翼翼问道:“需要截留多少资金?”

  云深考虑了一下,说道:“十亿!”

  老乔连忙摇头,“不可能,数目太大。云总,你这个要求实在是太为难人。”

  云深皱眉,“五亿,这是我最后的底线。老乔,不要和我讨价还价。你想想,如果我们能找出治疗肺癌的特效药,将来的利润,会是一百个,一千个五亿。”

  身患肺癌的人数,在所有癌症当中位居榜首。

  如果真要研发出治愈肺癌的特效药,不管特效药价格多高,肺癌患者砸锅卖铁也会买药。

  这里面的利润,老乔都不敢深想。

  权衡一番利弊,老乔点头,“行,我争取截留五亿。不过,以后云总不能再截留地产公司的款项。”

  “放心,以后我肯定不这么做。”

  等房子建好,大把的钱进账,到时候云深自然不用去截留贷款。

  忙忙碌碌,转眼又过去了两天。

  然后云深就从严天昊那里得到一个消息,江素素死了!

  江素素死了?

  打不死的江素素死了?

  云深听到这个消息,整整沉默了一分钟。

  江素素竟然死了?

  云深设想过许多可能,唯独没有设想过江素素死。

  可是江素素偏偏死了。

  云深闭上眼睛,不用问她也知道这里面有问题。

  云深询问严天昊,江素素究竟是怎么死的。

  严天昊告诉云深,江素素死在看守所。

  昨天晚上,江素素吃了晚饭,大约九点钟躺下睡觉。

  然后今天早上,叫起的时候,江素素一直没动静。

  警察见情况不对劲,打开房门一看,江素素已经死透了,身上都已经起了尸斑。这样一推算,江素素起码死了好几个小时。

  江素素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在了看守所里面。

  云深问严天昊:“警察那边怎么说?”

  严天昊说道:“警察内部正在调查这件事。据说整晚正常,监控也正常。现在还不清楚江素素到底是怎么死的。”

  云深问道:“法医没有结论吗?”

  “法医还没有开始解剖江素素的尸体。据说陆家对这件事有不同的看法。”

  云深冷冷一笑,陆家那边所谓不同的看法,无非就是江素素已经死了,死了就死了,没必要去调查真相。

  对于陆家人来说,江素素的死亡真相还没有一次高尔夫重要。

  如果江素素是被人谋杀,到时候陆家也会跟着出丑,最后半点好处讨不到。

  如果江素素不是谋杀,而是自然死亡,解剖尸体就等于亵渎。以陆家老派人的看法,这很丢脸。

  就像当初陆自远过世,一开始,陆自明也没打算报警,无非就是怕丢人。

  要不是云深给陆自明施加压力,让陆自明意识到必须除掉江素素,陆自明也不会报警。

  云深问严天昊,“陆语和陆言是什么态度?江家那边没人出来说话吗?”

  严天昊犹豫了一下,才告诉云深,“陆言主张解剖尸体,调查真相。陆语没有表态,看样子不太赞同。不过现在陆家是陆自明做主,陆言想要调查真相,避不开陆自明。叔侄两人已经闹了起来。至于江家那边,态度比较暧昧。我估计江家调查真相是假,趁机问陆家要钱是真。”

  这个情况,云深不意外。

  陆言年轻,还没被陆家的陈腐气感染,身上还有一股子年轻人的冲劲和正义。他想为江素素主持公道,调查真相,完全是意料之中。

  至于陆语,陆语三十好几,又坐过牢,经历了人情冷暖,早已经被陆家的陈腐气腐蚀,整个人暮气沉沉,凡事都要考虑利益得失。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加上名声不好听,陆语肯定不赞同解剖江素素的尸体,调查真相。

  江素素死在牢里,这事一看就知道有蹊跷。同时,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事不可能是陆自明干的。

  陆自明已经将江素素干翻了,没必要多此一举把江素素弄死。

  因为江素素活着,也翻不起风浪来。而且调查清楚陆自远死亡一事,江素素就会被坐实谋杀亲夫的罪名。如此一来,江素素臭大街,这辈子都翻不了身。

  如今江素素一死,谋杀亲夫的罪名成了悬疑。而且江素素还能因为死,得到部分人的同情。

  江素素死,对陆自明没好处,反而有可能惹来一身腥臭味。

  所以,只要陆自明的脑子没出问题,他就不可能杀江素素。

  不是陆自明杀江素素,那么就算调查清楚真相,对陆语也没什么好处。

  既然不能从这件事谋取足够的好处,陆语自然也就不赞同解剖尸体。

  还有江家那边,一个破落户,靠着陆家发展起来,依旧不改破落户的作风。人已经死了,真相不真相不重要,能敲诈一笔是一笔。

  只要陆家给足了钱,就能堵住江家人的嘴巴。

  现在就只有陆言一个人闹着要调查真相,陆言势单力薄,肯定不是陆自明的对手。

  接下来,就要看警察那边怎么定论。

  如果警察有证据证明是谋杀,不用陆家人同意,警察自己就会立案侦查。如果没有证据证明是谋杀,那么陆家人不支持调查,这件事到最后极大的可能就是不了了之。

  云深让严天昊继续关注陆家,然后就挂了电话。

  江素素死了!

  云深有一种费力打出一拳,结果还没碰到对手,对手就倒在地上装死的那种感觉。

  云深敲击着桌面。

  江素素到底是怎么死的。究竟是谋杀,还是自然死亡?没听说江素素有什么大毛病,怎么会突然死亡。

  警察的监控没有问题,也就是说,江素素死亡这件事上面,暂时没有可疑的情况,也没有可疑的人员出现。

  如果接下来几天警察依旧找不到证据证明江素素死于谋杀,那么这件事,极有可能不了了之。

  陆言一个人的力量,实在是太渺小。除非他有勇气违抗陆自明,违抗家族。

  云深甚至有点期待,期待陆言违抗家族,强烈要求警察以谋杀立案侦查江素素过世一事。

  云深在为江素素死亡一事纠结的时候,有一个人找到了费顿。

  这个人就是江素素的面首蔡佑。

  蔡佑找上费顿,让费顿大感意外。

  蔡佑的身份,费顿自然清楚。这位小白脸,这两年一直跟在江素素身边,享受了一切好处。最后还攀咬江素素。

  费顿定了定神,问他:“你找我什么事?”

  “带我去见你老板,我有她有想知道的消息。只要她肯帮我逃离陆家。”

  费顿不动声色,“什么消息?我怎么知道你说的真的还是假的。”

  蔡佑摇头,“在见到你老板之前,我什么都不会说。”

  费顿一米八的个子,面对蔡佑这个小白脸,竟然有点气弱。

  蔡佑这个小白脸,不简单。

  费顿告诉蔡佑,“稍等,我要请示我老板。”

  费顿给云深打来电话。

  得知蔡佑要见自己,云深很诧异。

  云深考虑了两秒钟,就做出了决定,“以最快的速度将蔡佑带过来。路上小心,最好乔装打扮,我担心你们会遇到危险。”

  “谢谢云总提醒,我会加倍小心。”

  当天晚上,云深在城外的别墅见到了蔡佑。

  蔡佑二十出头的年纪,任何人见到他,第一印象就是:好一个唇红齿白的小白脸。

  蔡佑给人的感觉就是吃软饭的小白脸,但是他能得到陆自明的重用,还能得到江素素的看重,肯定不光是靠脸,还得靠脑子。

  云深坐在蔡佑面前,不动声色地打量对方。

  云深没有小瞧蔡佑,能混到蔡佑这个地步,脑子肯定好使,情商也很高。

  云深轻轻敲了敲椅子扶手,让蔡佑关注自己,然后才说道:“蔡先生说有消息给我,你已经见到我,你的消息能说了吗?”

  蔡佑也在打量云深,“云总能保证我的安全吗?”

  云深挑眉一笑,“这得看你的消息值不值这个价。”

  “我的消息肯定价值千金,就看云总有没有本事吃下来。”

  云深低头一笑,眼中闪过一抹冷意。云深干脆转移话题,不和蔡佑讨价还价,而是说起别的事情。

  “我很好奇,蔡先生怎么会想到找我?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陆自明安排在江素素身边的人。你遇到了危险,难道不该找陆自明吗?”

  蔡佑说道:“陆自明保不住我的安全,甚至陆自明也希望我死。我之所以会找上云总,因为我知道云总也在关注陆自远江素素的死亡真相,而且还在关注多年前【陆云深】的死亡真相。”

  云深眼睛微微一眯,蔡佑竟然知道她在暗中调查【陆云深】的死亡真相,令人诧异。

  云深不动声色地说道:“蔡先生刚才说的话,全是揣测。”

  蔡佑轻声一笑,“云总,我能找到费先生,并且知道费先生是云总派到江州的人,说明我有自己的消息渠道。世人都当我是江素素养的面首,却不知我也有一双利眼。陆家上上下下,所有人不为人知的那一面,全都被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云深笑了起来,她还是小看了蔡佑。

  云深单手撑着脸颊,做出沉思状,“我很奇怪,以你的才华,何必以色侍人。”

  蔡佑笑了起来,显得特别单纯无辜,“因为轻松啊!上班多累啊!”|

  好吧,这也算是个正当理由。毕竟这世上,有很多人都厌恶工作,都想过着混吃等死的生活。

  云深说道:“你给我消息,我保你平安。这个条件我可以答应。我还可以给你一笔钱,让你远走高飞,逍遥自在。前提是你的消息真的值这个价。”

  “成交!”

  蔡佑一脸笑眯眯,似乎很得意。

  接着,蔡佑随身拿出一支密封的药剂,放在云深的面前。

  云深没有动。

  药剂没有标签说明,只能看包装才能判断这是药剂,也有可能是毒剂。

  云深看着蔡佑,她等着蔡佑的下文。

  蔡佑指了指放在桌上的药(毒)剂,说道:“这是我从江素素那里偷的。江素素就是用这个东西害死了陆自远。整个过程不超过三十秒。”

  云深的呼吸瞬间乱了两拍,转眼,云深又恢复了正常,“你的意思是,你亲眼看到江素素给陆自远下毒?”

  蔡佑点头,“江素素半夜下楼,我跟在她后面,偷看到整个过程。”

  云深皱眉,“可是你却对警察守口如瓶。”

  蔡佑的神色变得很凝重,有些紧张地说道:“我不能说,因为我还不想死。”

  “谁要你死?”

  蔡佑摇头,“我不知道。你别问我,我是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支毒剂背后的人很恐怖。一旦我向警察坦白真相,警察就会调查毒剂的来源,到时候我必死无疑。”

  ------题外话------

  双倍月票最后一天,元宝求个月票。
     

手机同步首发《豪门有病娇:重生金牌医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