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任务(二更)

作者: 我吃元宝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深回到休息室。

  牧离正在指挥工作人员收拾礼物。

  礼物太多,还要分门别类做好登记。

  这也是一件很废精神的事情。

  云深走到牧离身边,说道:“妈妈,让我来吧。”

  “没事,我也就是在旁边盯着,免得出错。你爸走了?”

  云深点头,“爸爸已经回家了。”

  牧离掏出一根烟,笑着问云深,“我就抽一根,行吗?”

  云深勉为其难地点点头,“只能一根。”

  “保证只有一根。”

  牧离点燃烟,猛地抽了一口,吐出烟圈,一脸满足。

  牧离看着云深,说道:“之前让你看笑话了。这么一大家子人,磕磕碰碰,事情又多又繁琐。你会不会觉着很烦?”

  云深摇头。

  云深拉着牧离在沙发上坐下来,迟疑了一下,才问道:“妈妈,你对爸爸还有感情吗?”

  牧离闻言,笑了起来,笑容有点讽刺,有点怀念,有点愤恨。

  牧离沉默了一会,才说道:“我对你爸,说爱情,曾经有过,现在已经没了。说喜欢,哼,比起喜欢,我更厌烦他。不过你回来后,很多事情我也看开了。

  如今我对你爸,也就那样吧,不喜欢不讨厌。知道避不开他,也没打算避开他,反正就是两个独立的人,各自生活。有事情的时候,大家就聚在一起说事情。

  没事情的时候,一年半年也不会见面,也不会打电话联系。反正,我就知道有他这一号人,就在那个地方,我只要我去找,就能找到。”

  云深了然一笑,这是牧离的性格。

  既然开了头,云深就打算继续问下去。

  云深又问道:“妈妈,你想过再婚吗?不是和爸爸,而是另外找人。”

  牧离笑了起来,伸手捏了捏云深的脸颊,“人小鬼大。”

  云深羞涩一笑。

  牧离抽了一口烟,才又说道:“其实我在国外有一个男朋友。”

  咦!

  云深很意外。

  “他是什么样的人?”

  牧离眼神迷离,“他也是星河人,不过从小就在国外生活。他是一个很有情趣的人,非常棒。”

  “妈,你恋爱了,你喜欢他。”

  云深无比肯定地说道。因为她在牧离的眼中看到了少女心。

  牧离笑了笑,笑得很甜,“你说的对,我喜欢他。”

  云深又问:“他喜欢你吗?”

  牧离肯定的点头,“他当然喜欢我。”

  “他多大?”

  云深的问题无穷无尽。

  牧离却笑了起来,她揽着云深,笑着问道:“你是担心妈妈老牛吃嫩草吗?”

  云深摇摇头,“没有。妈妈这么漂亮,对方一定要是帅哥才配得上你。”

  “他很有魅力,他和我同龄。他是个优雅,帅气的人。在我眼里,他是我所遇见的最好的男人。”

  哇!

  这么高的评价。

  云深不友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才能让牧离做出如此之高的评价。

  “妈妈,你会回去找他吗?”

  云深问出最关心的问题。

  牧离有些茫然,也有点惆怅。

  “他说他会回国,我在等他。”

  “能等到吗?”

  云深的问题,总是能直戳牧离的内心。

  牧离笑了起来,“怎么啦,担心妈妈被人甩?”

  “都是妈妈甩人,没有人能够甩妈妈。”云深趁机拍了一记马屁。

  牧离哈哈大笑,“真会说话。不愧是我的女儿。”

  笑过之后,牧离才说道:“如果等不到他,那就证明我们有缘无分。如果他真的回国,还愿意和我在一起,那就说明我们有缘分。”

  云深说道:“妈妈,你的第二春来了。”

  牧离大笑,“你说的没错,我的第二春来了。等他回国后,我把他介绍给你认识。”

  “好啊。我也想看看究竟那个男人有何种魅力,竟然让妈妈一个劲的夸他。”

  “我没有夸他,他是真的很有魅力。”

  母女两人说说笑笑,时间很快过去。

  当天晚上,云深和牧离就在酒店休息。

  两人睡在一张床上,一开始云深还不自在。后来牧离说了许多有趣的事情,让云深渐渐转移了注意力。

  两个人聊了很多,自然睡得很晚。

  不过强大的生物钟还是战胜了身体上疲惫。

  早上六点半,云深准时起来。

  牧离还在睡觉,云深没有打搅她。

  云深洗漱完毕,换了一身衣服,留了张字条,然后开门出去。

  云深来到餐厅吃早饭。

  本以为牧离要睡到上午才会醒来,没想到云深才刚开始吃,牧离就找了过来。

  “妈妈,你怎么来了?”

  “昨晚睡得好吗?”牧离关心地问道。

  云深点头,“睡得挺好的。妈妈,你要吃什么,我去给你拿。”

  “我自己来,你坐着等我就行。”

  牧离自己拿了早餐,和云深坐在一起吃。

  “醒来的时候,没看到你,我还急了一下。看到你留的字条才知道你出来吃早饭。”

  云深说道:“见妈妈睡得那么香,不忍心打搅妈妈。”

  牧离笑了起来,“我也习惯了早起。昨晚上那么晚睡,会不会太累?”

  云深摇头,“不觉着累。有时候为了做实验,熬通宵也是常有的。”

  牧离说道:“女孩子尽量少熬夜。熬夜对皮肤不好,而且人老得快。”

  云深点点头,“妈妈放心,我以后会尽量少熬夜。”

  “那就好。”

  吃过早饭,牧离安排人,将收拾好的礼物全给云深送到闲云小区放起来。

  接下来,牧离还要忙工作,母女两人在酒店大门口分别。

  云深开车回安和堂。昨晚上她和孙叔约好了,今天要回去看看。李思行也会回去。

  到了安和堂的时候,时间刚过十点。

  邓芳芳换上朴素的衣服,在安和堂忙碌。见到云深的时候,对云深感激地笑了笑。

  昨晚,邓芳芳也算是长了见识。若非云深,她这辈子都可能无法踏入那样的场合。虽然那样的宴会,对她来说太过遥远,不过至少开了眼界,接人待物上面也学了许多。

  云深同邓芳芳打了招呼,看到孙叔和刘大夫在聊天,云深很意外。

  什么时候,孙叔竟然和刘大夫这么熟悉了。

  孙叔笑呵呵的说道,“昨晚上和老刘见面,我们两个一见如故。这不,一大早,老刘就过来了。”

  昨晚的宴会,云深也请了刘大夫。只是云深没想到,一个晚上孙叔就和刘大夫做了好朋友。

  刘大夫看着云深,客气地说道:“云大夫,我过来没打搅吧。”

  “刘大夫太客气了。你能来,我巴不得。”

  “哈哈……”

  见到刘大夫,云深就想起唐妙茹的病情。

  云深试探着问道:“昨晚上我见到秦夫人,我看她气色好了很多。刘大夫,你真了不起。你一接手,就治好了秦夫人的顽疾。”

  刘大夫摆摆手,“云大夫误会了。不是我了不起,是之前的医生思路跑偏了。秦夫人的病,用了各种药调理都没有改善,反而还有加重的趋势,这时候就该想到秦夫人有可能不是生病,而是吃了一些和身体相克的东西,对身体造成了妨碍。”

  刘大夫将唐妙茹中毒,说得如此清新脱俗,也是费心了。

  云深笑道:“无论如何,都是刘大夫你治好了秦夫人的病。这一点就很了不起。”

  刘大夫微微摇头,“说治好,还为时过早。不瞒云大夫,秦夫人这个病,有些麻烦。我现在只是用药暂时控制了秦夫人的病,至于痊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今天过来,也有想请教云大夫。这是秦夫人的病历,你替我看看,接下来该怎么用药。”

  刘大夫大大方方地拿出唐妙茹的病历,递给云深看。

  云深看了病历,暗道刘大夫不愧是专攻过妇科的老医生。对唐妙茹的诊断很准确,而且用词含蓄,外行人根本无法从病历上判断是中毒。

  云深将病历还给刘大夫,说道:“很抱歉,我不擅长妇科,帮不上忙。”

  刘大夫说道:“我知道云大夫不擅长妇科,不过云大夫你配药是专家。你帮我参谋参谋,接下来该怎么用药?医院的药效果不太好,我想在你们这里配点药。还请云大夫务必帮忙。”

  云深蹙眉。

  唐妙茹中毒,是她动的手,她自然不乐意帮忙。

  但是刘大夫亲自上门,而且刘大夫只是想配药,直接拒绝似乎也不太好。

  云深反问刘大夫:“刘大夫,你觉着接下来该用什么药?”

  刘大夫斟酌了一下,用笔写下几个药名,然后又请云深帮忙参考。

  云深看着药名,提笔划掉其中两样,又添加了三种药材,然后说道:“直接熬煮,三碗水熬成一碗水。刘大夫,你觉着我说的怎么样?”

  刘大夫拍着桌子,大笑起来,“果然还是云大夫厉害。你这一减一添,这药方就齐活了。老孙,我就说云大夫本事大,我们都赶不上了。”

  孙叔哈哈一笑,“小云天赋不错,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刘大夫连连点头,“老孙,你说的不错。云大夫天生就是吃这碗饭。云大夫,今天太谢谢你,要不是你,靠我一个人,秦夫人的病永远都不会痊愈。”

  “刘大夫言重了。我也没帮什么忙。”

  云深心里头想着,唐妙茹受了几个月的教训,也差不多了。就让刘大夫慢慢给她调理。

  云深帮刘大夫改的药方,也不是什么药到病除的灵丹妙药。

  有了这个药方,唐妙茹也得慢慢调理,才能彻底痊愈。

  刘大夫在安和堂又坐了半个小时,才告辞离去。

  云深开玩笑地问道:“孙叔,你和刘大夫关系挺好的啊。”

  孙叔笑呵呵的,“我和他差不了几岁,年轻时候经历差不多,能说到一块。对了,你们刚才说的秦夫人,是不是就是秦潜的继母?”

  云深点头。

  “我听你说的话,那个秦夫人的病,莫非同你有关系?”

  好敏锐的孙叔。

  云深连连摆手,“孙叔,你可别冤枉我。秦夫人的病,我是半点不知情。”

  孙叔略含深意地看了眼云深,也没拆穿她,只说道:“和你没关系就好。这些世家夫人太太们,身体娇贵。要是一不小心出了意外,就是个大麻烦。”

  云深装傻,不接话。

  ……

  刘大夫拿了药方,并没有立即给唐妙茹服用。

  而是先将药方传给史博士,请史博士用仪器分析这个药方的药效。

  两天之后,刘大夫得到完整的实验数据。

  药方没有问题,的确能够治疗唐妙茹的病。

  但是这和他们最初设想的,那种药到病除的解药,相差甚远。

  看来云深还是留了一手。

  而且很明显,云深对唐妙茹有成见,才不肯拿出真正的解药配方。

  刘大夫请示史博士,接下来要怎么做。

  史博士考虑一番,对刘大夫说道:“给唐妙茹用这个药方。云深给了你这个药方,你如果不给唐妙茹用,会引起云深的怀疑。”

  刘大夫点头应下。

  史博士又吩咐刘大夫和云深好好打好关系,争取从云深那里获得更多的药方。

  此事不用史博士提醒,刘大夫也会这么办。

  云深在这两人的眼里,俨然就是宝库。

  云深手里有无数药方,毒方,这都是无价之宝。更了不起的是,云深自己还能配制各种救命良药和毒药。

  比起各种药方毒方,云深本人更珍贵。

  这年头,能从无到有,配制新药的人,都是牛逼得不得了的人才。

  云深展现在人前的医术,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在史博士看来,云深真正的天赋,是在药学这一块。

  如果云深肯来帮他,世上的疑难杂症,各种绝症难题,他都能一一攻克。到时候,他就是名副其实的救世主。

  史博士动了拉拢云深的念头。

  如果不能拉拢云深,也要想办法进入云深的未来实验室。

  不过史博士的身份很敏感,他不能以原本的身份出现在云深面前。他得换个身份,一个无懈可击的身份。

  史博士翻着手里头的资料,这些资料记录的都是汇聚在云深身边的医学人才。

  顾大夫,修明生,古特博士,巴斯博士。最近未来实验室有多了两位专家博士,这些人的资料,史博士手里全都有。

  史博士的手指落到巴斯博士的资料上面,巴斯博士,史博士认识,并且很熟悉。这人以前是他的崇拜者。

  是的,巴斯博士曾经疯狂的崇拜史博士。

  史博士想着,或许他可以通过巴斯博士接近云深。

  不,不能。

  史博士转眼就否定了自己的计划。

  他是个不能露面的人,在世人眼里他就是死人。

  虽然他可以换个身份,可难保不会泄露痕迹,招来麻烦。

  所以他不能出面。

  至于刘大夫,级别太低,担任不了这样的任务。

  史博士想到了另外一个人。

  这个人一定可以帮他完成他的目标。

  但是要说服这个人,不太容易。

  史博士是个目的性很强的人,也是个执行力很强的人。

  他再三确认自己的方案没有问题后,就开始着手实施。

  即便那个人很难搞定,他也会想办法说服对方。

  刘大夫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来自石城医院的林院长。

  林院长和刘大夫之间,没有寒暄客套,开门见山地问道:“刘大夫,上次和你说的事,你办得怎么样?”

  刘大夫揉揉眉心,“林院长,你说的事我办不了。我认为你们还是直接请云大夫比较好。云大夫这个人比较好说话,只要你们诚恳邀请,她一定会同意。”

  “同意什么?同意替老爷子调理身体吗?”林院长呵呵冷笑。

  刘大夫沉默不语。

  林院长说道:“胡老爷子的事情,你全程参与,一清二楚。若非胡方知面临官府中期改选,又因为宋长卿欠了胡家人情,你认为云深她会出手替胡老爷子续命?”

  不会!

  刘大夫很清楚这一点。

  两个条件缺一不可,云深才答应替胡老爷子续命。

  林院长继续说道:“老爷子现在看着还好,身体即便有毛病,也都是一些常见的老年病。你说我们千辛万苦把云深请了过来,见到老爷子,云深会不会掉头就走?”

  很有可能!

  常见老年病,医院就能搞定。特意把云深请过去,云深不翻脸就算是给足了面子。

  毕竟像云深这样的大夫,非疑难杂症,非致命伤,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如果云深来者不拒,大病小病都治的话,那她这辈子都别想在医学上有所建树。

  因为时间全拿去给病人看病,没时间钻研,没时间配药。时日一长,业务必然生疏。云深靠什么立足?不仅仅是医术,还有药。

  总而言之,无论是医术还是药学,都需要时间钻研。普通的疾病,不仅不能帮助云深提高自己的医术和药学知识,反而还会耽误云深宝贵的时间。

  反过来,疑难杂症,就算不开口请,云深也会主动出手。

  像是秦潜的病,云深即便遭遇车祸,也没退缩。

  为什么?除了职业道德以外,云深可以通过这则病例,获得巨大的收获。

  医学这条路不好走,想有所建树,就必须有一颗冷硬的心,慎重的选择自己的病患。

  而且云深又是云家人,她完全不用给任何权贵面子。

  林院长又说道:“老爷子想要长命百岁,这是老爷子的愿望,也是我们所有人的愿望。我们需要云深手中的药。刘大夫,我把你送到史博士那里,不是真让你给他做助手。而是希望你通过史博士,弄到各种药。你不要颠倒主次。”
     

手机同步首发《豪门有病娇:重生金牌医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