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李思行伤(二更)

作者: 我吃元宝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直播结束,李思行接了一个电话。

  云深则和薛友来道谢。

  “云总不用客气,帮你就是帮我,大家互惠互利。这次直播,观看人数突破记录,我们天空网也趁机宣传了一把。”

  云深含笑说道:“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薛总,愿意蹚这趟浑水。”

  哈哈……

  薛友来大笑起来,“我们做媒体的,就喜欢蹚浑水。”

  笑过之后,薛友来又问起另外一件事。

  “云总,东方博最近有联系你吗?”

  云深摇头,“自名人之夜之后,我就没有见过东方先生。”

  薛友来皱眉,有些担心,“我也是从那天晚上起,就联系不上他。打他公司的电话,说人没回去。他家里那边,也不知道他的下落。难不成东方博遇到了危险?”

  云深说道:“东方先生身边有保镖有司机,如果真的出事,不至于一点消息都得不到。”

  薛友来拿出手机,“我再打几个电话问问。要是还找不到东方博,我看只能报警。”

  云深退到一边,若有所思。

  她恍惚记得,某个晚上秦潜坐车离开的时候,后面的一辆车里坐着一个有些面熟的人。

  当时云深只瞄了眼,晚上又看不太清楚,只隐约觉着那个人和东方博有些像。

  如今薛友来提起东方博失踪,云深就突然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

  莫非东方博犯了事,落在了秦潜手里面?

  云深四下张望,秦潜说今天会过来,她一直没见到人。

  云深打量周围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个可疑的。莫非秦潜今天没有过来。

  薛友来打完电话,同云深说道:“所有人最后一次见到东方博,就是名人之夜那天晚上。从那以后,就没人再见过东方博。我担心东方博已经遇到了危险,我必须报警。”

  薛友来打电话报警。

  云深则接到李思行电话。

  云深四下张望,才发现李思行不见了。

  李思行打来电话,告诉云深,他要出去见个朋友,让云深不用担心他。晚上他会回闲云小区,到时候再细聊。

  云深好奇李思行口中的朋友,李思行只说是在学校里认识的新朋友。

  云深挂了电话,同薛友来告辞。

  薛友来忙着找东方博,就没留云深。

  云深和云诤一起开车回闲云小区。

  自始至终,秦潜都没有露面。

  云深说不清楚自己的心情。

  失望吗?似乎并没有。

  生气吗?好像也没有。

  就是心情有一点点怪怪的。

  不过云深还来不及仔细分析自己的心情,车子开进了闲云小区。

  到了闲云小区,云诤厚着脸皮,要和云深一起回家。

  云深白了他一眼,“你每天没事做吗?怎么总跟着我。”

  “云深妹妹,我要保护你啊。”

  云诤理所当然地说道。

  云深呵呵一笑,谁要他保护啊。

  云深没能抵挡住云诤的厚脸皮,任由云诤跟在她的身后进了1601。

  孙叔和孙可都朝云诤看来,这小子怎么来了。

  云诤挥着手,同孙叔孙可打招呼。

  孙叔招呼云诤坐下,孙可打了声招呼就没理云诤。

  孙叔同云深说道:“直播我们都看了,思行做得很好。对了,思行人呢?”

  “他说他要去见个朋友,晚一点会回来。”

  孙可当即说道:“里思行是不是谈恋爱了啊。”

  “没有吧。”云深也不确定。

  孙可却说道:“前段时间,我出门的时候,遇到李思行和一个女生在一起。两个人说说笑笑,看起来感情很好的样子。”

  “那个女生你认识吗?不会是蔡小艺吧。”孙叔问道。

  孙可摇头,“肯定不是蔡小艺。那个女生我虽然没看清楚长什么样子,但是要比蔡小艺高,身材也比蔡小艺好。侧脸也挺漂亮的。”

  云深问道:“你没问李思行?”

  孙可说道:“我问了。李思行说那是学校的同学,只是一般关系。老板,你也知道我和李思行没什么话说,他不肯告诉我,我自然不好意思追问。”

  孙叔乐呵呵的,“这么说,思行真的有可能在谈恋爱。”

  云诤冲云深眨眨眼,一脸促狭。

  云深瞪了他一眼,“想说什么就说。”

  云诤调侃道:“李思行谈恋爱不告诉你,肯定是怕你这个师姐管东管西。”

  云深捏捏手指头,她怎么那么想打云诤的脸。

  云诤察觉到危险,赶紧举手投降,“云深妹妹,我都是乱说的,你别当真。”

  这还差不多。

  此时,云深的手机响起。云深看了眼,电话是实验室打来的。

  云深接起电话。

  “云总,不好了,实验室进贼了。你快来!”

  云深大惊。

  不说那些价值不菲的实验设备,单是那些研究成果,实验数据,一旦被人偷窃,那后果不堪设想。损失将难以估量。

  云深对电话那头的员工说道:“我现在就过去。一定不能让小偷溜走。”

  云深挂了电话,拿起外套就朝外面走。

  云诤站起来,“我陪你去。”

  孙可也要陪云深过去。

  云深拦住孙可,“你身体还没痊愈,你就别跟过去。有云诤跟着我,我不会有事。”

  “小云注意安全。”孙叔叮嘱云深。

  云深点点头,和云诤一起出门。

  两人坐电梯下到车库,云深没想到会在车库见到秦潜。

  秦潜扫了眼云诤,云诤也很好奇地看着秦潜。

  秦潜没有废话,直接对云深说道:“坐我的车,我带你过去。”、

  云深意外,“你知道我的实验室进了贼?”

  秦潜点点头,没做解释,只是示意云深上车。

  云深迟疑了一秒钟,干脆上了秦潜的车。

  云诤也想上去,结果秦潜一踩油门,就冲了出去。

  我靠!

  云诤无力吐槽,赶紧开车追上去。

  秦潜开车开得很狂野,云深紧紧地抓着扶手。

  突然间,秦潜一个急刹车。

  云深整个人往前冲,幸好系了安全带。

  云深不解地看着秦潜,“为什么刹车?”

  秦潜蹙眉,他耳朵里塞了一个无线耳麦,正在收听消息。

  秦潜扭头对云深说道:“这是调虎离山之计。走,回闲云小区。”

  秦潜打方向盘,掉头回闲云小区。

  跟着过来的云诤,也跟着一起掉头。

  云深紧张地问道:“秦少,你是不是有内部消息?你怎么知道这是调虎离山之计?你到底知道多少?”

  秦潜抿着唇,没说话。

  云深咬牙,“秦潜,你说话!”

  秦潜平静地说道:“我知道很多,但是都不能告诉你。云深,你别问了。现在要紧的是赶紧回闲云小区。”

  云深深吸一口气,“孙叔和孙可会不会有危险?你在闲云小区有没有安排人员?”

  秦潜摇头,人手有限,他就没有在闲云小区安排人手。

  秦潜将油门踩到底,车子飞快的往前冲去。

  到了闲云小区,云深打开车门就冲了出去。

  秦潜追在后面。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复健,秦潜的左腿已经好转了很多。这会他也勉强跟得上云深的脚步。

  云诤也追了上来,不过还是迟了一点。

  云深和秦潜一起坐电梯上楼。

  云诤只能坐下一部电梯。

  电梯达到16楼,电梯门一打开,云深就冲了出去。

  “孙叔!”

  孙叔倒在门口,地上全是血迹。

  云深扶起孙叔,还好,孙叔只是暂时昏迷过去。

  云深小心翼翼的放下孙叔,朝敞开大门的1602走去。

  贼人的目标很显然是1602。那里面放着各种名贵药材,还有她和老宋配制的各种丹药,以及一些半成品的膏药。关键,里面还放着部分实验数据,还有云深的实验心得。

  1602的安保措施是世界顶尖,云深一直以为很安全,没想到还是被人惦记上了。

  “小心。我先进去。”

  秦潜从后面拉住云深的手。

  云深回头看着秦潜,眼眶湿润,目光如同刀剑般犀利。

  “孙可不在。”云深担心孙可凶多吉少。

  秦潜摇摇头,示意云深躲在他身后。这个时候,一切有他。

  秦潜拿出随身携带的枪支,小心靠近1602,朝李打望了一眼。

  屋里面的情况一目了然,没有人。不过屋里乱糟糟的,显然被人翻动过。

  秦潜小心走进去,朝工作间走去。

  云深就站在大门口。

  此时,云诤也跟着上来了。

  云诤看到受伤昏迷不醒的孙叔,吃了一惊,不过并没有发出声音。

  云诤拿出枪,悄声说道,“云深妹妹,我来帮你。”

  云深看到云诤手里的枪,没有丝毫吃惊意外。

  她和云诤一起走进1602。

  工作间里面突然传来响动。

  秦潜很果断,直接抬脚踢开工作间的大门,接着就冲了进去。

  里面有人,秦潜果断开枪。

  两声枪响之后,一切归于寂静。

  云深和云诤冲进工作间,只见到孙可躺在血泊里。

  孙可中枪了。

  云深赶紧扶起孙可,孙可还有气,还有救。

  云深赶紧拿出银针,给孙可止血。

  工作间的窗户敞开着,窗帘在夜风中飞舞。

  秦潜在和属下通电话,要求人员在各个出口堵截。同时派一部分人上天台。小贼从窗口逃走,走的是天台。

  安排好一切,秦潜才对云深说道:“云深,你留在这里等救护车。我先上天台。”

  云深望着秦潜,“能抓到人吗?”

  “一定能抓到。你放心。云诤,你守着云深,保护她的安全。”

  “秦少放心。”

  秦潜离开了1602。

  救护车到来,云深将孙可还有孙叔送到最近的帝国医院。

  至于工作间具体被偷了哪些东西,云深还来不及清点。

  孙可被送入了手术室。孙叔的情况也比较严重,后脑勺出血,加上这么大的年龄,很可能有危险。所以必须留院观察。

  云深给李思行打电话,却怎么都打不通。

  云深气得,差一点就把手机给砸了。

  李思行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不接电话。

  “云深妹妹,你先喝口水,冷静冷静。孙叔和孙可都会平安的。”

  云深接过水瓶,心里头烦闷,焦躁,愤怒,仇恨,各种情绪齐齐撕咬着她。

  秦潜那边还没有消息,不知道有没有抓到人。

  云深踢了一脚墙角,“云诤,你在这里守着,我得回去看看。”

  “我陪着你。你现在不能一个人行动。”

  云深正要呵斥云诤,恰在此时,云深的手机响了。是李思行打来的。

  接起电话,云深本想大骂李思行一顿,可是李思行那边很不对劲。

  “师弟,师弟你怎么了?”

  “师姐,我错了。我该听你的话……”

  里思行的声音很虚弱,断断续续,像是受了伤。

  云深心头不安,“师弟,你现在人在哪里,你告诉我?”

  “师姐,我要是死了,你千万别哭……”

  云深怒吼,“你给我闭嘴。你先告诉我,你到底在哪里。没我同意,你不准死。”

  云诤闻言,心中一惊。赶紧打电话,让人定位李思行。并且给云深打手势,示意云深拖住李思行那边,他这里只需要一分钟就能定位李思行。

  “李思行,我说的话你听到了吗?你赶紧告诉我,你到底在哪里?”

  “师姐,你别来。总之,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我死有余辜。只是不能和师父道别,我……”

  云深大怒,“你废话怎么那么多。你快告诉我,你到底在哪里?你要相信,有我在你死不了。就算是阎王爷来了,我也能把你抢回来。”

  “师姐,再见。以后记得想念我。”

  李思行说完,就挂了电话。

  云深恨不得撕碎李思行。

  云诤大叫一声,“查到了。云深妹妹你别急,我的人已经查到李思行的位置,在湖心公园。”

  云深擦掉眼泪,“我们去湖心公园。”

  至于医院这里,云深打电话让老乔过来守着。

  云深和云诤,带着各自的保镖前往湖心公园。

  在车上,云深给司易打电话。

  “我师弟等着你救命。你必须来,地点湖心公园。”

  司易迟疑了两秒钟,答应下来,“好,我这就过去。”

  湖心公园,是一个开放式的中型公园。周围建筑不多,到了晚上,更是人烟稀少。

  云深和云诤下了车,带着保镖朝公园里面走去。

  云诤拿着手机,一直在定位。

  “就在前面!”

  树林里,云深一眼就看到靠在树干上的李思行。

  “师弟!”

  “云总小心,这里不对劲。”

  战壕拦住云深,不让云深靠近李思行。

  云深看着李思行,李思行毫无动静,似乎已经死了。

  今晚,李思行穿的是一件浅色的衬衣,衬衣腹部一团湿润。那是血,云深不会认错,那一团湿润全是鲜血。是李思行的血。

  李思行受了伤,很严重的伤。她必须及时将李思行救下来。

  云深拿出药瓶,直接将药粉洒在地面上。、

  瞬间,空气中多了一种刺鼻的味道。

  药粉落到地面上,紧接着,地面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原本平常的草皮,渐渐被弓起来,仿佛草皮下面藏着怪兽。

  云深大喊一声,“都退后。这里很危险。还有不准开枪。”

  这是术法斗争,开枪根本没用。

  草皮翻滚,各种毒虫,从草皮下面爬了出来。

  这些毒虫受了药粉的刺激,都变得很疯狂。

  云深果断拿出第二瓶药瓶,朝地面上洒去。

  第二次洒下的药粉同第一次洒下的药粉一接触,就产生了强烈的化学反应。

  本来无毒的两种药粉一接触,变成了剧毒,瞬间烧死了青草,以及青草上面的各种毒虫。

  随着毒虫被毒药烧死,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古怪的味道。这种味道随着夜风飘远。

  解决了埋伏在李思行周围的各色毒虫,云深终于能靠近李思行。

  云深没有急着探脉,而是洒了药粉在李思行身上。

  药粉接触李思行的皮肤,紧接着,从李思行的衣服里钻出几条毒蛇,几只毒虫,还有一只蛊虫。

  果然是祝怜!

  云深将毒蛇毒虫还有蛊虫,全部弄死。

  确定李思行身边没有危险后,云深开始检查李思行的伤势。

  李思行还有一口气,他腹部中了两刀。

  云深给李思行止血,看着整齐,力度均匀的刀口,云深不敢相信。

  什么样的人能够靠近李思行,还能从容地对李思行捅刀子?

  以李思行的武力值,就算是祝怜,也不能这么近距离的对李思行捅刀子,让李思行失去战斗力。

  到底发生了什么。

  保镖背起李思行,一行人朝树林外走去。

  “蛇,好多蛇!这里全都是蛇。”

  保镖们大惊失色。这里怎么可能有这么多蛇。

  “你们全都退后。”

  云深走上前,看着不远处正在等候她的人。

  云深没见过祝怜的真面目,上次在医院,祝怜一直戴着口罩。但是云深依旧一眼认出了祝怜。

  其貌不扬,标志性的碎花衬衣,黑布鞋,乡土气十足十。

  “祝怜!”

  祝怜似笑非笑地看着云深,“云深,我们又见面了。”

  “是谁杀了我师弟?”

  祝怜笑着,“你猜!”
     

手机同步首发《豪门有病娇:重生金牌医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