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爸爸有钱(一更)

作者: 我吃元宝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晚上九点钟,晚餐结束。

  云诤结账。

  云深和牧离走在前面,云慎走在后面。

  牧离问云深,“你要回学校吗?”

  云深点点头,“明天要上课,我得回学校。”

  “我们什么时候能再见面?”牧离小心翼翼地问道。

  云深微微垂首,说道:“看情况吧。最近我都很忙。”

  牧离有点失望,不过这都是意料中的事情。

  牧离伸出手,她想抱抱云深,又怕云深反感。

  云深看到牧离的动作,率先后退了一步,拉开同牧离的距离。

  牧离神色黯然,眼中充满绝望。

  云深说道:“我不喜欢和别人有肢体接触。”

  牧离回过神来,云深是在同她解释。

  牧离转眼高兴起来,“我懂,我都明白。我在外面,也不喜欢和人有肢体接触。刚才是我太冲动,你别见怪。”

  云深微微摇头,“你不用这么客气,更不需要这么小心翼翼。”

  牧离笑了起来,“云深,你有我的电话。如果你有什么事,或者有心事想找人诉说,我随时都在。”

  云深微微点头,“谢谢!”

  “不要同我客气。这也是我想同你说的话。”

  云深含蓄一笑,没有作声。

  云慎见母女两人交流完毕,他才走过来,“云深,爸爸对你有很多亏欠,也很想补偿你,却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补偿你。如果你有喜欢的东西,你和我说,我买给你。要不我直接给你一张卡,无限额的。”

  说着,云慎就掏出一张黑金卡要给云深。

  云深不要。

  云慎还一个劲的要给。

  牧离一巴掌打在云慎的手上,“闺女缺你这点零花钱花吗?你动动脑子行不行?”

  云慎有点不知所措,“云深,你想要什么,要不你直接告诉我们?”

  云深本想摇头,不过转眼想起老乔最近遇到的难事。

  云深说道:“我最近在组建一家房地产公司,缺少很多有经验的专业从业人员。要是你们手上有这样的人才,能不能介绍给我?”

  云慎抢先说道:“当然能啊。牧离,你们家不是有房地产公司吗?把你们公司的骨干都给云深,帮云深把公司建起来。”

  牧离瞪了眼云慎,不懂别瞎说哈。

  牧离同云深说道:“云深,你想组建房地产公司,手续办齐了吗?手里面有没有储备土地?”

  云深点头,“手续已经基本办齐,土地也有了。现在就差人。”

  牧离笑道:“光差人那简单。我回去考察考察,争取给你拉一个班底过来,帮你把公司的框架搭起来。”

  云深喜笑颜开,“谢谢牧……”

  “牧女士。”牧离主动给云深解围。

  云深感激一笑,“谢谢你。”

  牧离欣慰一笑,她总算能帮云深做点什么。

  云慎又跑出来寻找存在感,“闺女,还有我,还有我。你也给我找点事做吧。牧家有的,我们云家都有。牧家没有的,我们云家也有。”

  嘚瑟!牧离白了云慎一眼。一大把年纪,就不知道稳重一点。

  云深笑了笑,说道:“云导如果真的有心,不如给我的实验室捐几台仪器。”

  “好啊,你要什么仪器,我卖给你。”

  云深只是随口一说,没打算真让云慎捐仪器,却没想到云慎当真了。

  这会换做云深尴尬。

  云深说道:“算了,不用了。我那实验室什么都弄好了,暂时不需要添置新的仪器。”

  “不需要仪器,那总需要研发资金吧。要不我捐点钱给你的实验室,就算是为医学事业做点贡献。”

  云深想要拒绝。

  牧离却拉住云深,“你还是收下吧。你要是不收,晚上他该睡不着了。”

  云深眼尾一挑。

  牧离暗暗点头,云慎就是这么个脾气。

  云深叹气,她接受了云慎的捐款,这算什么事?

  牧离宽慰云深,“你不必有负担。这是他欠你的,你安心收下。”

  云深眨眨眼。

  牧离冲云深笑了笑,示意云深安心。

  云深想了想,接受了牧离的建议。

  云慎很高兴,闺女终于肯接受他的礼物。

  云慎很干脆,直接拿出支票本,签了一个亿的支票给云深。

  云慎将支票递给云深,说道:“要是不够,你再问我要。”

  “谢谢云导。”

  云慎豪气说道:“不用这么客气。我是你爸爸,我挣的钱就该给你花。你尽管花,爸爸有钱。”

  云深笑笑,收下了支票。

  云诤结账出来,开车载云深回学校。

  云深坐上车,云慎嘱咐云诤一定要照顾好云深。要是云深在学校里受了委屈,他不找别人,他就找云诤的麻烦。

  云诤苦着一张脸,这是要将他的价值全部压榨出来啊。

  云诤给云慎保证,他一定会照顾好云深,云慎才放过他。

  云诤发动汽车,启程会学校。

  云慎和牧离目送他们离去,直到车子消失在夜色中。

  云慎朝牧离看去,“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开了车。”

  云慎问道:“你不会还记恨我吧?以后我们一家三口要经常见面,要是你每次见到我都板着一张脸,会给女儿不好的印象。”

  牧离龇牙一笑,“你想多了,我没有记恨你。我就是和你没话说。”

  云慎瞪眼,他这么有趣的男人,女人和他在一起怎么可能没话说。牧离分明是对他还存有心结。

  牧离不想搭理云慎,云慎却死皮赖脸的跟着。

  就在牧离打算发飙的时候,云慎的电话响起。是云慎的老婆小游打来电话,关心云慎的身体,实则是在查岗。

  牧离借机离开,开车离去。

  云慎应付完老婆,牧离早已经走了。

  云慎有些惆怅,不过转眼又被找回女儿的兴奋取代。

  ……

  云诤开车送云深回学校。

  云深一直看着车窗外,神情宁静。

  云诤好奇地看了几眼,他很好奇云深此刻的感受。

  在停车场停好车,云诤问道:“吃饱了吗?要不要出去喝两杯?”

  云深回头看着云诤,“你明天没课?”

  “有课。不过那些课程对我来说太简单,上不上都没关系。再说,我们只喝两杯,不多喝。”

  云深笑了起来,“你兴致不错。”

  云诤双手放在方向盘上面,想了想,说道:“我觉得你可能绷得太紧了,适当的放松没坏处。”

  “你凭什么这么认为?”

  云诤老实地说道:“我观察过你。我发现你几乎没有业余时间,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要么上课,要么去医院,要么去实验室。就算空闲下来,你会会给自己找两件事来做。你这样生活,不累吗?人需要劳逸结合,适当的放松,有助于提高工作效率。”

  云深微蹙眉头,这话好熟,她好像在哪里听过。

  不对,不是听过,而是她曾经对秦潜说过相同的话。

  如今轮到云诤教她要学着放松,云深觉着有点可笑。

  云深说道:“我习惯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生活让我感到充实,有满足感。”

  “喝两杯放松放松,也不会让你有丝毫损失。云深妹妹,不如接受我的建议?”

  云深想了想,“好吧,就喝两杯。”

  云诤一脸兴奋,开车直奔熟悉的夜店。

  一路上云诤没话找话。

  “云深妹妹,我还没问你,今天和叔叔还有牧阿姨见面,你感觉怎么样?他们都是很好的人,对吧。”

  云深看着车窗外面,没搭理云诤。

  云诤再接再厉,“叔叔和牧阿姨今天都很高兴。云深,你高兴吗?”

  云深缓缓回过头来,看着云诤,“我该高兴吗?”

  云诤理所当然地说道:“我认为你该高兴。找回了亲生父母,而且亲生父母都出身豪门,还都是人生赢家,他们对都很好。这一切都值得高兴。”

  云深勉强笑了笑,“今晚我的感觉不算坏。”

  云诤揣摩这句话,意思是说今晚感觉还不错吗?

  云深没有多说。

  云诤则继续揣摩。

  云诤注意到跟在车后面的几辆车,从学校开始就跟着。

  “那是我的保镖,你不用紧张。”

  云深主动给云诤解惑。

  云诤顿时紧张起来,“云深妹妹,你身边有危险吗?是不是有人要害你?你告诉我,我抽他。”

  云深摇摇头,那些事情她不想把云诤牵连进来。

  云诤却打定主意,要替云深出力。

  云深不告诉他,他就去找云深的保镖打听情况。

  到了夜店门外,云诤停好车,然后带云深上楼。

  一路上,所有服务员都在恭敬地给云诤躬身行礼,“云少好!”

  云诤昂首,理都没理这些人。

  夜店经理得到消息,赶紧迎了出来,“云少稀客啊!”

  夜店经理一边招呼云诤,一边好奇地打量云诤身边的云深。

  云诤眼一瞪,“看什么看?这是我妹妹。告诉你的人,招子放亮一点。得罪了我没关系,得罪了我妹妹,我弄死他。”

  “是是是。云少放心,我保证把话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云少,你今晚是要包间,还是就在大厅?你好久没来,我们这里表演的人都换了几波。”

  云诤征求云深的意见,“云深妹妹,你说坐大厅还是包间?”

  “坐吧台。”

  云深言简意赅。

  “那就吧台。”云诤果然要听云深的。

  经理亲自领着云诤还有云深来到四楼的大厅。

  一走进大厅,就跟走进了盘丝洞,一水的蜘蛛精。

  经理领着两人来到吧台,吩咐酒保好好伺候,所有消费记账。

  云诤挥挥手,跟赶苍蝇似得,将经理给赶走了。

  云深端着酒杯浅饮。

  云诤则大口大口地喝着,就好像很久没喝酒,急需要酒精解馋。

  时不时有路过的蜘蛛精同云诤打招呼。

  云诤也不管认不认识,吹吹口哨,调笑两句。

  云深冷眼旁观。在学校里,云诤是个温和的学子。到了夜店,云诤就变成了浪荡公子,像个花心大少。

  云深问道:“你对这里很熟?”

  云诤笑了笑,和云深碰了杯,“以前没事常来。最近一年来得少。”

  云深听出,这里面有内情,不过没多问。

  云诤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荡,还真让他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

  云诤对云深说道:“你在这坐着,我过去打个招呼,一会就回来。”

  云诤端着酒杯离开,云深则看着舞台上的表演。

  摇滚表演结束,接下来是个女歌手上台。

  女歌手化着浓妆,云深一开始没认出来。直到对方开嗓唱歌,云深才认出女歌手竟然是王幽芝。

  王幽芝怎么会在京州,又怎么会成为这里的驻场歌手?

  云深感到古怪,不解。

  王家破产,这事她知道。但是王家靠着张家,还不至于流落街头,最多就是日子难过一点。

  而且以王幽芝的本事,就算离开家乡,也能找一份体面的白领工作,不至于到夜店驻场。

  王幽芝在上面唱歌,下面很多人在起哄,还有人往舞台上丢东西。看样子,顾客不认可王幽芝的表演。

  说实话,王幽芝的表演也算可圈可点,只是差了点味道,不太适合夜店这种场所。

  王幽芝坚持唱完三首歌,然后下台。

  云深放下酒杯,就跟了过去。

  王幽芝进了员工休息室,将头饰往桌上一丢,一脸气恼。

  旁边的人见了,纷纷嘲笑。

  有人在门口叫王幽芝,“王幽芝,你老公来接你了。叫你赶紧出去。”

  王幽芝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眼中闪过刻骨的仇恨,厌恶,绝望,恐惧,紧张。

  王幽芝拿出香烟,点烟的时候手都在哆嗦。

  王幽芝猛地吸了几口,等情绪稳定后,她才提起提包走出去。

  云深不近不远的跟在后面,她很好奇,王幽芝的老公是谁。

  王幽芝下了楼,从后门出去。

  后门停着一辆出租车,一个黑矮的男人靠着车站着。

  见到王幽芝出来,赶紧将王幽芝抱住,张嘴就朝王幽芝的脸上啃。

  王幽芝下意识的躲避,眼中明显是厌恶。可是过了两秒,王幽芝又变得无比顺从,像是认命了一样,任由男人在她身上搞来搞去。

  躲在黑暗中的云深,明显吓了一跳。

  那个抱着王幽芝啃来啃去的男人,竟然是张秋生家里的花匠祝老三。

  当初就是祝老三睡了王幽芝,害得王幽芝怀孕。王幽芝还以为孩子是张秋生的,想凭肚子里的孩子嫁入张家。

  当初得知真相,王幽芝直接提刀朝祝老三刺去,要和祝老三同归于尽。

  王幽芝恨祝老三,这一点毋庸置疑。

  王幽芝性情高傲,看不上丑陋的祝老三,这一点也毋庸置疑。

  可是高傲如王幽芝,竟然甘心被祝老三这样又搂又抱。而且夜店的工作人员,还都以为祝老三是王幽芝的老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本两个人,从那件事之后应该再无来往。一年后的今天,两个相差这么大的人却在一起,还以夫妻相称。

  这件事太古怪了。

  云深分明看到了王幽芝眼中的厌恶和仇恨,还有恐惧和恶心。

  王幽芝永远都不可能喜欢祝老三,更不可能臣服在祝老三身下。

  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王幽芝为什么甘心被祝老三这样对待?别人说祝老三是她的老公,她也不反驳。

  祝老三很激动,想当场来一发。

  王幽芝先是反抗,被祝老三打了一巴掌,王幽芝就开始求饶。说这里不方便,随时都有人出来,还是先回家。并且承诺,回家后怎么样都行。

  祝老三这才肯放开王幽芝,并且嘿嘿一笑,“这可是你说的。回家后随便我来。到时候你要是敢不配合,我收拾你。”

  王幽芝的身体明显一哆嗦,讨好的笑道:“老公,我答应你的事什么时候没做到。你可不能随便动粗。”

  祝老三哈哈一笑,“你乖乖的,我肯定不动粗。”

  祝老三掐了把王幽芝的脸蛋,然后上了出租车。

  王幽芝也赶紧上了车。

  祝老三开车离去,云深赶紧拍下车牌号码。

  云深回到大厅。

  云诤正在找云深,生怕云深遇到危险。

  见到云深,云诤才算活了过来。

  “云深妹妹,你吓死我了。你要走,也得给我说一声啊。”

  云深说道:“先别管那些。帮我查这辆出租车,我要知道所有信息。还有帮我问问这里的经理,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云深将出租车的照片,还有王幽芝的照片都发给了云诤。

  云诤好奇地问道:“怎么,这车有问题?”

  云深说道:“人有问题。你先别管,先帮我查这车还有人。”

  “行,我现在就打电话帮你查。”

  云诤打完电话,又叫来夜店经理。

  指着王幽芝的照片,问道:“这女人什么来历?”

  经理一脸茫然无辜,“我不知道啊。是老赵介绍来的,说是老家亲戚。我见她长得挺对胃口,唱歌还行,就把人给留下了。怎么,这女人有问题?”

  “把老赵叫来,我要亲自问他。”

  “老赵今天休假,没来。”

  “那就打电话给他。”

  电话打通,老赵在电话那头说,王幽芝具体是什么情况,他也不清楚。就是有一天,王幽芝突然找上他,给了他五千块,要求他帮忙介绍工作。老赵就把她介绍到夜店上班。

  至于王幽芝的私生活,老赵打听过一次,王幽芝什么都没说,只让他别过问。

  那个祝老三,他也见过两回,是个老王八蛋。王幽芝找这么一个男人,他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感觉王幽芝像是有把柄落在了祝老三手上,不得不被祝老三糟蹋。

  老赵知道的就这么多。
     

手机同步首发《豪门有病娇:重生金牌医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