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盗窃药剂(二更)

作者: 我吃元宝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史博士含笑对唐妙茹说道,“奉劝夫人一句,千万别和疯子计较。”

  唐妙茹喘着粗气,“我现在除了答应你的条件,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夫人是聪明人,一定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唐妙茹哼了一声,心中又惊又怒,同时好奇究竟是谁打了招呼,要保下她的性命。

  唐妙茹心知,有些问题藏在心里面,比说出口更安全。

  唐妙茹心思转动,很快想通,“好,我答应你们,回去后我不会拆穿云深。不仅不会拆穿她,我还会和她好好相处。但是,你必须治好我儿子的病。”

  史博士笑道:“如果秦夫人能拿到云深的药,我不仅能治好你儿子的病,我还能治好你的病。”

  唐妙茹再次后退,神色惊疑不定。

  史博士说道:“夫人如果信得过我,不如让我抽几管血。或许,你的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唐妙茹睁大眼睛,眼中有明显的恐惧感,“你是说我也可能是中毒?”

  “或许是中毒。一切都要等待实验结果。”

  唐妙茹咬咬牙,“好,你给我抽血,我要尽快知道结果。”

  史博士亲自给唐妙茹抽血,一共抽了十管血。

  抽完血,唐妙茹一脸苍白,坐在椅子上吃了几口巧克力才恢复了一点力气。

  史博士又提出一个要求,“夫人能不能搞一管秦潜的血。他身中蛊虫,又被云深救回来,我对他的血很感兴趣。”

  唐妙茹呵呵冷笑,这个史博士还真敢想。

  唐妙茹直接说道:“我没本事搞到秦潜的血。史博士的手段千变万化,我相信史博士一定有办法搞到秦潜的血。而且我对秦潜的血,也很感兴趣。”

  史博士被噎,也不生气。心头想着,女人果然都是情感动物。唯有云深例外。

  只可惜,他不能和云深做同事。

  史博士按下呼叫铃,冷硬的墙壁突然从两边分开。一位戴着口罩,身穿白大褂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

  这个男人正是石城医院内,同云深一起给胡老爷子治疗的刘大夫。

  刘大夫借骨折养身的机会,来到京州,进入无形实验室,成为史博士的助手。

  史博士指着十管从唐妙茹身上抽出来的血,对刘大夫说道:“这个实验由你来做,希望你不要搞砸了。”

  “博士放心,我不会搞砸。”

  刘大夫端着托盘进入了隔壁实验室。当刘大夫走进去后,墙壁又从两边合上,完全看不出那是一道门。

  史博士对唐妙茹说道:“秦夫人,我这就安排人送你回去。回去后该怎么做,秦夫人一定明白。”

  唐妙茹从椅子上站起来,“史博士放心,我会守口如瓶。”

  “希望如此。”

  唐妙茹挑眉一笑,“史博士打算怎么送我回去?蒙头,麻醉剂?”

  史博士说道:“这是规矩,希望秦夫人能够体谅。”

  规矩?

  唐妙茹嗤笑一声。

  规矩都是给普通人遵守的,她什么时候需要遵守规矩。

  不过唐妙茹没有逞口舌,这里是史博士的地盘,她孤身一人,势单力薄,不是对手。明智的做法就是按照他们的规矩去做。

  唐妙茹坐上电梯,电梯启动之前,雾气从抽风口喷出,唐妙茹瞬间昏迷过去。

  紧接着,电梯门合上,电梯缓缓上升。

  原来无形实验室身处地底几十米。难怪唐妙茹在实验室内,没有看到一扇窗户。

  等唐妙茹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安坐在自己的轿车内。轿车就停在停车场。

  唐妙茹皱眉,打量周围环境,又赶紧检查手提包。

  唐妙茹果断的取出手机卡,丢掉手机,车子也不要,下车打的回家。

  回到秦家大宅后,唐妙茹才感到了安全。

  唐妙茹在房里走来走去,她在思考无形实验室,还有史博士。

  史博士的生平经历,网上都能查到。

  天才学生,主攻基因工程,三十出头,就成为行业大牛。三十五岁那年,发表划时代的论文,半年后失踪,不知去向。、

  找了几年都没找到,家人都以为他死了。

  谁能想到史博士竟然躲在无形实验室。

  唐妙茹呵呵一笑。

  紧接着又咬牙切齿。

  唐妙茹很清楚,史博士肯曝光身份见她,不是因为她是秦宿的妻子,而是因为云深。

  更具体一点,史博士的目的是云深手里的药。

  史博士在提起云深的药,眼中闪过的狂热,没有逃过唐妙如的双眼。

  唐妙茹冷冷一笑。

  什么都是因为云深,云深才是最大的祸害。

  唐妙茹真的恨不起扒了云深的皮。

  不过现阶段她只能忍,忍别人所不能忍,总有一天她会让云深好看。

  秦浩回来后,唐妙茹和秦浩谈心,关心秦浩的身体。

  秦浩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他现在才知道,云深当初说的每天都很痛,痛到怀疑人生并不是开玩笑。

  秦浩生无可恋地躺在沙发上,浑身没有二两力气。

  唐妙茹在他耳边唠叨,他也是左耳进右耳出。

  看着秦浩这个样子,唐妙茹很心疼。

  唐妙茹忍不住说道:“浩浩,我给你找了新医生。他说如果能拿到云深手里的药,他能在半个月内解决你的问题。”

  秦浩双眼一亮,直到这个时候才有点活人气。

  “真的?”

  唐妙茹擦着眼角,“妈怎么可能骗你。”

  秦浩笑了起来,“谢谢妈妈。”

  唐妙茹小心提醒道:“你先别急着高兴,得先拿到云深的药才行。而且这件事还不能让云深知道。云深是大夫,又这么年轻,难免心高气傲。你要是告诉她有比她更厉害的大夫,我担心会坏事。”

  秦浩笑了起来,“妈,你儿子我不是傻子,我知道分寸。这件事我不会说出去。药的事,我来解决。”

  唐妙茹盯着秦浩,郑重说道:“要尽快。看着你每天受罪,我心疼。”

  “我会尽快。”

  次日,秦浩来到医院接受治疗。

  治疗的时候,顾大夫也在。

  秦浩扫了眼云深的医药箱,里面装满了瓶瓶罐罐,都是些好东西。

  秦浩不动声色,等到云深给他用药的时候,他故意扭动身体,一副痛到不能忍受的模样,然后趁机用手蹭了一点药。

  药量不多,却足够交差。

  等治疗完毕,秦浩来到洗手间,用压舌板将手上的药膏刮下来放入瓶子里。回家后直接交给了唐妙茹。

  唐妙茹拿到药之后,就联系了史博士。之后史博士派人拿走了药。

  之后几天,唐妙茹在煎熬,煎熬着等待消息。

  以至于唐妙茹心神不宁,做事总是心不在焉。

  秦宿好几次和唐妙茹说话,说着说着,唐妙茹就走神了。

  秦宿皱眉,用手在唐妙茹眼前挥舞了一下,“妙茹,你到底在想什么?”

  “啊?”唐妙茹回过神来,随口说道:“没想什么。”

  如此敷衍,这是完全没将秦宿放在心头吗?

  秦宿紧皱眉头,盯着唐妙茹蜡黄的脸色,“妙茹,最近你气色不好,有看医生吗?”

  唐妙茹一副不太在意的样子,说道:“正吃着药,你不用操心。”

  秦宿放下碗筷,心头不悦。

  唐妙茹态度敷衍,已经到了不加掩饰的地步。.

  秦宿一脸严肃地问道:“妙茹,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唐妙茹皱眉,一时间没明白过来。

  不过她还是说道:“我对你没意见。”

  “既然没意见,那你为什么对我爱答不理?”

  秦宿这是在抱怨吗?

  唐妙茹终于肯给秦宿一个正眼,也是直到这个时候唐妙茹才反应过来。

  唐妙茹揉揉眉心,最近老惦记着史博士那边,整个人心不在焉的,不知道错过了多少事情。

  唐妙茹喝了一口茶,郑重地对秦宿说道:“老秦,你不要多心。最近我身体一直不舒服,吃了药也没见好转,心情也有些沉闷。不过你放心,经过你的提醒,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我会改正。”

  秦宿不高兴,不喜欢唐妙茹这个态度。

  他们是夫妻,不是上司和下属,唐妙茹犯不着这个态度同他说话。

  可是唐妙茹已经认错,秦宿没有理由再去指责唐妙茹。

  秦宿叹了一声,“你要是有难处,就和我说一声。”

  唐妙茹摇摇头,“你放心,有难处我一定会同你说清楚。”

  秦宿见唐妙茹不欲多言,他也干脆闭上嘴。这个饭吃得没意思,秦宿起身回书房。

  唐妙茹没有关心,没有挽留。以前唐妙茹每天都会叮嘱秦宿保重身体,叮嘱秦宿喝养身汤。可是最近,秦宿再也没有享受过唐妙茹的关心和体贴。

  秦宿叹气,唐妙茹最终还是变了。她已经不屑和他维持温情脉脉的表象,两个人似乎只剩下夫妻关系。

  秦宿回头看了眼唐妙茹,唐妙茹依旧在神游天外,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秦宿失望极了,掉头离去。

  手机滴的一声,有邮件进来。

  唐妙茹瞬间复活,赶紧打开邮件,正是史博士发来的。

  史博士在邮件里告诉唐妙茹,解药已经研发出来,她可以在明天带秦浩过去解毒。

  唐妙茹喜极而泣,谢天谢地,老天爷果然没有抛弃她。

  唐妙茹放下碗筷,急匆匆地去见秦浩。

  秦浩有气无力地窝在房里,连饭都不想吃。

  唐妙茹一进来,就兴奋地叫道:“浩浩,你有救了。”

  秦浩愣了一下,接着神情激动地问道:“妈,你是说我的病有治了?”

  唐妙茹连连点头,“浩浩,明天一早,你跟我去实验室。明天你就能好起来。”

  “真的?”秦浩不敢置信。

  唐妙茹笑道:“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可能骗你。”

  秦浩突然捂着脸哭了起来。

  因为不举,他这段时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压力,甚至连自信心都被打击得所剩无几。

  他能坚持接受云深的治疗,全凭毅力和决心。

  他想再次站起来,不管多累,多苦,多痛。这就是信念。

  可是真要让他选,他从心里排斥云深的治疗,实在是太痛苦,太折磨人。

  就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候,唐妙茹给他带来了好消息。

  秦浩此刻是喜极而泣。他终于不用受罪了,他终于可以再次站起来。

  唐妙茹拍拍秦浩的肩膀,哭吧,哭吧,哭出来就不难过了。

  秦浩低声抽泣了一会,就没好意思继续哭下去。

  此刻秦浩想的是,云深的医术也不过如此而已。

  云深能够治好秦潜,纯粹是走了狗屎运。

  次日一早,唐妙茹就带着秦浩出发去见史博士。

  和第一次一样,蒙头,打麻醉针。期间秦浩还反抗了几下,被唐妙茹压了下来。

  唐妙茹提醒他,这是规矩,不要乱来。

  秦浩哼了一声,这是哪门子规矩。看个病还搞得神神秘秘,依他看,分明是在做见不得人的勾当。

  不管秦浩怎么想,都逃不了麻醉针。

  等他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身处一间治疗室。但是唐妙茹却不在。

  很快,治疗室的大门从外面打开,两个人先后进来。

  秦浩盯着打头阵的人,“你就是史博士?你能治好我。”

  史博士含笑打量秦浩,“你好,我正是史博士。我真的好奇,你到底对云深做了什么恶毒的事情,云深要那样折磨你?”

  秦浩皱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史博士笑了,“原来秦夫人没有告诉你真相。秦夫人果然是守信之人。”

  “你把话说清楚。”

  秦浩猛地从病床上跳下来,脚下突然一软,差点跌倒在地上。

  秦浩惊讶,狠狠地盯着史博士,“你对我做了什么?”

  “只是想让你安静下来。”

  史博士一副理所当然样子。

  秦浩咬牙,“我妈妈在哪里,我要见她。”

  “秦夫人暂时还没醒来。秦先生,你想治好自己的病,我劝你最好配合。”

  秦浩扶着病床站起来,干脆坐在病床上。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这件事和云深有什么关系?你们是不是真的能治好我?”

  史博士好奇地打量秦浩,“秦先生,你知不知道你之所以不举,不是生病,而是中毒?”

  秦浩张大嘴巴,似乎是惊呆了。

  史博士继续说道:“以云深的医术,给你解毒,轻而易举。可是云深却舍易求难,只说明一个问题,你得罪过她?我很好奇,秦先生到底对云深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让她借治病的机会,狠狠收拾你。”

  秦浩张口结舌,“我……”

  刚开了一个头,秦浩就说不下去了。

  当初他派人绑架云深,这件事很隐秘,他以为云深不知道。没想到,云深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

  “我真的是中毒?谁给我下的毒,是不是云深?”秦浩突然问道。

  史博士笑了起来,“是谁给你下毒,这得问秦先生你自己。”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秦浩一脸烦躁,却极力克制着自己的脾气。

  “真是遗憾。”史博士一脸的遗憾。

  秦浩却很愤怒,但是他懂得克制,“你先告诉我,我的毒能不能解?”

  “能解。通过这么多天的努力,我们终于配出了解毒剂。现在就可以给秦先生注射。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希望秦先生能对今天的事情保密。如果秦先生做不到的话,我们能给你解毒,自然也能给你下毒。”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秦浩抓着病床床沿,“保密是吧。你们放心,我一定保密。”

  史博士笑道:“秦先生,我们不是说笑。别人不能治的病,我们能治,这足以证明我们的势力。若是秦先生阳奉阴违,你不要怀疑,我们有的是手段对付你。”

  秦浩想起今天来的路上,被人一针麻药放倒,已经足够说明这个所谓的实验室就是个黑窝点。

  秦浩识时务,“史博士放心,我会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

  史博士笑道:“我相信秦先生。”

  史博士对身后的刘大夫使了个眼神,刘大夫拿出注射器,准备给秦浩注射。

  一剂药打进秦浩的身体。

  秦浩皱了皱眉,这药进入血管的时候,有些痛,不舒服。

  刘大夫对秦浩说道:“秦先生不用担心,一会就会没事。这剂药专门针对你的病症,效果很好,几乎能达到药到病除。”

  这么厉害?

  秦浩不太敢相信。病了这么长时间,秦浩都被打击得疑神疑鬼,半点自信心都没有。

  注射完毕,史博士和刘大夫都离开了治疗室。

  治疗室的桌子上摆着几本成人杂志,电视里也有成人影片。

  秦浩蠢蠢欲动。

  隔壁监控室内,史博士和刘大夫通过监视器观察秦浩的反应。

  刘大夫观察了一会,说道:“博士,秦浩的反应似乎有点大。这样下去,会不会出事?”

  “不用担心。我研究出来的这剂解毒药,是在云深的药膏的基础上做了改进。不会死人。”

  刘大夫蹙眉,他偷偷瞄了眼史博士。

  史博士很聪明,可以说是刘大夫见过最聪明的人。但是他在医药方面的天分还是比不上云深。

  这就是有传承,和没有传承的区别。

  云深走得每一步都很扎实可靠。

  而史博士走的每一步都需要靠他自己摸索,完全没有前人的经验可以借鉴。

  为了缩短研发时间,尽快出成果,史博士只能采取偷窃的手段,从云深哪里盗窃各种药剂,分析成分,然后再仿造。

  这种手段让人不齿,可是却让史博士的研究大大加快。
     

手机同步首发《豪门有病娇:重生金牌医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