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灭了他(一更)

作者: 我吃元宝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电话接通,云深对胡方随言简意赅地说道:“害胡仁的巫海在小别墅,被我师弟给杀了。你现在来一趟吧。”

  “啊?啊!你说什么?巫海真的在小别墅,真的被李道长给杀了?”

  胡方随的声音越来越小,通过电话都能感到他的紧张感。

  云深说道:“动静有点大,估计小区保安一会就会过来。等保安一来,这里的情况瞒不住,到时候事情会变得很麻烦。现在,趁着小区的人还没被惊动,你赶紧带人过来善后。”

  “好,好!云大夫放心,小区物业那里我会安抚,保证在我到之前,没人会打搅你们。”

  云深挂了电话,将手机丢在一边。

  云深踢踢李思行,“师弟,你还能站起来吗?”

  李思行摇头,“让我歇歇。我感觉身体已经被掏空。”

  云深哈哈笑起来,眼泪都笑出来了。她说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师弟,你和我都是有后福的人。”

  李思行也跟着笑起来,“师姐,我的福气都是你带来的。这辈子,能拜在师父门下,能和你做师姐弟,是我最幸运的事情。”

  云深又踢了李思行一脚,“受不了你。动不动就这么感性。”

  李思行龇牙,他身上很痛。

  云深关心地问道:“没事吧。”

  李思行摇头,“没事。休息一会就好。”

  李思行扭头,朝云深看去,“师姐,你手臂上的东西,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看看,到底有没有危险。”

  “你说这个?”

  云深的左手划过右手手臂,黑色诡异图案露出。云深的手一拉一扯,黑色诡异图案变成一团雾气在空中翻滚。

  云深伸手抓取,将黑色雾气揉捏变形,像是在玩一件玩具似得。

  李思行看得大为惊奇。

  他撑着身体站起来,也伸出手,朝那团黑色雾气抓去。

  黑色雾气突然像是受到了惊吓,飞快地躲到云深的手掌中,像人一样瑟瑟发抖。

  “咦!”

  李思行发出一声惊呼,这黑色雾气似乎带有智慧。不可思议。

  云深摸摸黑色雾气,感觉非常柔和,温暖。完全没有和别的黑色雾气那种阴冷恐怖的感觉。

  云深将黑色雾气一把甩出去,黑色雾气扭啊扭,像个撒娇的小孩,就是不离云深左右。

  李思行这次用法诀控制黑色雾气的行动轨迹,然后伸手触摸。

  黑色雾气无处可逃,只能在李思行的手下老老实实的,半点不敢动弹。

  “奇怪!”

  云深问道:“怎么呢?难道有问题。”

  李思行摇头,“我感到一种熟悉的气息,似乎来自于我的身体。”

  云深诧异。

  李思行紧皱眉头,突然福至心灵,他想起当桃木匕首插入云深手臂的手,一滴舌尖血顺着匕首没入云深的手臂中。莫非这团雾气同他的舌尖血有关系。

  可是为何这团雾气这么怕他?

  李思行很疑惑。

  李思行想了想,做出一个大胆的猜测。当初他将桃木匕首插入云深的手臂中,因为怕桃木匕首降服不了云深体内的巫术,这才咬破舌尖,滴了一滴舌尖血。

  舌尖血至阳至纯,对一切邪崇都有致命的杀伤力。

  云深体内的巫术遇到桃木匕首外加舌尖血,应该是必死无疑。可是舌尖血中的生机,却给了即将毁灭的巫术一个活命的机会。

  机缘巧合之下,巫术被李思行的舌尖血净化。加上云深体质特殊,这个变异的小巫术阵法,就留在了云深的体内。不仅不会伤害云深,而且还完全听从云深的命令。

  云深也是靠了它,才能抓住巫海的本命毒蛇,间接帮他们杀了巫海。

  李思行将自己的一番猜测告诉了云深。

  云深若有所思,“照着师弟的说法,这团雾气不仅无害,而且对我还有用处。”

  李思行点头,“正是。这团雾气本是黑巫阵化形,但是经过桃木和舌尖血的净化,它已经洗去邪恶,同时保留了一部分能力。你看它黑得如此纯粹,感受不到任何邪恶和危险,可见已经它已经被彻底净化。同时因为它寄生在师姐的身体里,所以师姐可以完全控制它,对它予取予求。这个东西运用得当,在关键时刻,就能救师姐一命。”

  云深笑了起来。

  她用手拨弄着黑色雾气,“师弟,它为什么怕你。”

  李思行说道:“是桃木剑和舌尖血净化了它,它很敏锐,它能感受到我的气息。所以它会下意识的避开我。”

  云深了然点头,“我给它取个名字吧。瞧它这模样,就叫它小黑。”

  黑色雾气化形为一个小孩子的模样,不停地对云深作揖,似乎是在恳求云深给它换个名字。小黑实在是彰显不出他的威武霸气。

  云深弹了小黑一下,笑道:“还想讨价还价,信不信我让师弟将你打得魂飞魄散,直接消失于天地之间。”

  被取名为小黑的黑色雾气,像个人一样左右翻滚,闹脾气。

  云深脸色一板,对李思行说道:“师弟,对于如此不听话的东西,直接将他打散了事。反正有他没他,对我来说都没所谓。”

  李思行掐着法诀,应声:“好,我这就替师姐解决他。这东西毕竟是邪崇所化,留着他说不定会成为祸害。”

  黑色雾气在半空中僵住,似乎是被吓住了。

  紧接着,黑色雾气缩成一团,小心翼翼的落到云深的手掌上,躺平任打任罚,乖得不像话。

  云深冷哼一声,故作严肃地说道:“想活命就听话,不能有任何异议。否则本姑娘分分钟灭了你。”

  黑色雾气蜷缩成一团,跟个小豆丁一样,委委屈屈的点头。主人好凶啊,一点都不温柔。

  云深直接将黑色雾气丢入手臂中。黑色雾气化作图案隐逸在云深的皮肤内。转眼,云深的右手手臂又变得光洁无比。

  云深对李思行说道:“小黑智商不低,有些想不通。师弟,这个有没有什么说法。”

  李思行说道:“黑巫阵本就由阴灵所化,阴灵被净化后,恢复一点智商并不意外。而且我怀疑,以巫海的残忍手段,黑巫阵的阴灵极有可能来自人类小孩。如果真是这样,小黑的智商只高不低。

  而且如果师姐肯用本命元气温养他,他的智商会跟人类一样成长起来。最终会变成什么,我不确定,但是肯定比在巫海手中更为强大。毕竟他在巫海手中,只是一个没有自我意识的傀儡。”

  云深盯着自己的右手手臂,想了想说道:“我不会用自己的本命元气温养他。因为我不确定他长大后,会不会脱离我的控制,甚至反噬我。师弟,我不懂道术。对于我不确定的东西,我认为保守一点更好。”

  李思行道:“师姐的顾虑很有必要。我没办法时时刻刻守在师姐身边,如果师姐决定温养他,我反而不放心。”

  云深笑了笑,看着自己的手臂说道:“我就当养个小玩意先养着他。一旦有不对劲,我会立即毁灭他。”

  李思行说道:“师姐也别太担心,我先给他下一个禁制。等师父回来,师父再给他下个高深的禁制。这样一来,基本上应该能保证师姐的安全。”

  云深眼前一亮,“师弟可以给他下禁制?”

  李思行点头,掐着法诀,打在云深的手臂上。

  云深顿时感觉手臂发热,有股力量在手臂游走。

  小黑似乎受到了惊吓,瞬间冒头,在云深手臂上形成诡异图案,而且不停的翻滚。

  李思行怒吼一声:“定!”

  李思行结着手印,嘴中默念符咒,左手食指中指并拢,快速的从云深右手手臂上划过。

  凡李思行手臂划过的地方,转眼起了一道红色印记。正好盖在翻腾的诡异图案上。

  小黑突然间安静下来,软软的趴在云深的手臂上。就像是有一条绳子绑在他的身上,让他动弹不得。

  李思行结了个手印,说道:“禁制已成。从今以后,师姐就多了一份保障。不过这只是初级禁制,威力有限。等师父回来,让师父下一个高级禁制,可保万无一失。”

  云深甩了甩自己的手臂,说道:“你下禁制的时候,我还有感觉。现在感觉不到任何异样。”

  云深动了动小黑,小黑有气无力的对云深翻了翻‘眼皮’,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云深弹了下小黑,“乖一点,我不会让你吃亏。”

  小黑没反应,已经彻底软了。

  云深拍拍手臂,小黑又钻入肌肤下面。云深的手臂再次回复了光洁。

  这个时候,胡方随带着人来到小别墅。

  “云大夫,李道长,你们没事吧?”

  看着犹如台风过境一般的别墅大厅,胡方随暗暗咋舌。

  一个人得有多大的威力,才能造成这样的破坏。

  胡方随又朝巫海的尸体看去,脑门上,一把木质匕首已经完全没入,只留下刀柄。

  巫海看不出匕首的材质是桃木,也不知道桃木能克制一切邪魔外道。

  但是胡方随知道,要将桃木匕首插入人的脑门,这绝不是力气大就能做到的。因为巫海不可能站在原地等李思行来杀他。

  胡方随心中又惊又喜,看着李思行,目光火热,满是崇拜敬仰。

  巫海的修为远在李思行之上,可是李思行却杀了巫海。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李思行是福将啊!

  将才易得,福将难求。

  像李思行这样的福将,放在一百年前,得当成最受尊重的清客供起来。

  现在不兴清客,现在流行顾问。胡方随当即决定,要聘李思行为胡家的安全顾问。云深则是医疗顾问。

  胡方随满脸堆笑,“恭喜李道长,除掉祸害人间的巫海。”

  李思行摆摆手,“运气好而已。”

  胡方随说道:“李道长千万别和我们谦虚。换做别人,早就死在巫海的手下。唯有李道长,不仅能从容应对,还能斩杀巫海,这就是势力的体现。”

  李思行笑了笑,“先不说这些。巫海的尸体,还需要胡先生想办法处理。”

  胡方随说道:“这是小事,李道长不用担心。巫海是警方通缉犯,手上不止一条人命。李道长杀巫海,是在为民除害。”

  李思行愣了下,和云深交换了一个眼神。没想到巫海竟然是通缉犯。

  云深从地上站起来,义正言辞地说道:“为民除害,是我辈职责。”

  “对,对,对!”

  胡方随连声符合。许多话不用说出来,大家都懂。

  胡方随又说道:“这里乱糟糟的,已经不能住人。我在这个小区还有另外一套没住过人的别墅,两位不如现在移驾过去。”

  云深含笑点头,“好!那就麻烦胡先生。”

  “不麻烦,不麻烦。两位为民除害,也是为我们胡家除害,我们胡家理应照顾好两位。如果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包涵。”

  胡方随的态度热情中透着恭谨,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小心。

  李思行带上昏迷不醒的孙可,同云深一起,来到距离不足一百米的另外一栋别墅。

  别墅外墙用红色装饰,看上去非常醒目。

  胡方随见云深,李思行在打量别墅的装饰,于是主动说道:“这栋别墅是倩倩的想法,她喜欢红色,外墙就用了红瓷砖,说是喜庆。”

  云深说道:“这么说这是倩倩的私房,我们住进去方便吗?”

  “方便,当然方便。”

  胡方随笑呵呵的。

  云深笑道:“胡先生在这个小区有不少房产。”

  胡方随含蓄说道:“这个小区开发的时候,我们公司参了一股。房子修好后,看这里环境不错,闹中取静,房子修得也漂亮,我就给自己留了几套。我们自己住一套,剩下的暂时空在那里。云大夫,李道长,这套房子首次迎来住客。你们看看,可还满意?”

  红墙别墅,外面看着喜庆,里面装修得却很时尚。的确是胡倩倩的风格。

  云深含笑说道:“我们很满意,谢谢胡先生。”

  “云大夫千万别和我客气。你们满意这里,我就放心了。

  李思行先将孙可放到二楼卧室。然后下楼,同胡方随应酬。

  胡方随亲自泡茶,见李思行下来,赶紧招呼:“李道长,快来喝茶。”

  “谢谢胡先生。”

  “不客气。”

  胡方随接着感慨道:“我虽然没有亲眼看到李道长如何同巫海斗法,又是如何杀了巫海。但是我能想象,过程一定凶险无比。李道长也一定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我以茶代酒,敬李道长一杯。”

  李思行端起茶杯,“胡先生客气。”

  两人碰杯,一起喝了一杯茶。

  李思行放下茶杯,胡方随提起茶壶斟茶。一边说道:“李道长为民除害,我心里万分敬仰。我这里有个不情之请,想请李道长做我们胡家的安全顾问,还想请云大夫做医疗顾问。我知道,我这想法有些突然,但是请两位认真考虑一下。”

  顿了顿,胡方随又补充道:“关于待遇,两位放心。我老胡绝不会亏待你们。”

  李思行很干脆,直接说道:“这事我听我师姐的。”

  胡方随满眼期待地朝云深看去。

  云深放下茶杯,说道:“八月,我和师弟就要启程前往京州读书。以后没有特殊情况,应该不会回来。”

  胡方随闻言,心知肚明云深是想拒绝他。

  不过胡方随不会轻易放弃。

  胡方随说道:“云大夫,你的第一份事业就在石城。三川制药在你的手上重新焕发生机,我相信以后云大夫一有空,一定会常回来看看。

  至于我们胡家,云大夫不用担心,我们会按照规矩行事,无事绝不敢叨扰两位。而且,我的公司正在大力开展京州的业务。说不定以后我会常驻京州。

  当然,云大夫和李道长身份不一般,算是世外高人。而且云大夫还是星空集团的总裁。邀请你们做胡家的顾问,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

  所以我承诺,以后但凡用得上胡家的地方,云大夫李道长尽管开口。只要我们胡家能够办到,绝不推辞。”

  云深挑眉一笑,“看来我要是不答应胡先生,胡先生该怪我不近人情。”

  胡方随连连摆手,“不敢,不敢。我是诚心诚意邀请两位做我们胡家的顾问,希望两位能够成全。”

  云深低头一笑,说道:“胡先生的想法,我都明白。你邀请我们做顾问,只是想多一重保障。不过很抱歉,我不能答应你。”

  胡方随的笑容瞬间僵硬在脸上,显然没料到云深会拒绝他。

  “不过……”

  云深看着胡方随。

  胡方随听到‘不过’二字,又重新燃起了希望。笑容再次变得生动起来。

  云深继续说道:“不过我可以答应你,以后你们胡家若是有难,只要不涉及原则问题,我和我师弟都会尽全力帮助。这算是我的承诺。”

  李思行补充道:“也算是我的承诺。”

  胡方随有些遗憾,不过能够得到云深和李思行的承诺,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

  胡方随站起来,郑重其事地说道:“二位都是重诺之人,我胡方随能够得到二位的承诺,真是三生有幸,也是我们胡家的幸事。这杯茶我敬二位。还是那句话,以后你们有任何需要,只要我胡家能够办到,绝不推辞。”
     

手机同步首发《豪门有病娇:重生金牌医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