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谣言止于智者(一更)

作者: 我吃元宝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谢谢云大夫,谢谢!”

  胡方随激动得不能自已。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他将云深请来果然是对的。

  呼!

  胡家其他成员都松了一口气。看着云深的目光都充满了惊奇和感激,甚至还有崇拜。

  之前质疑云深医术的几个年轻人,这会都很尴尬,低着头,很不好意思。

  同时心里头又很佩服云深。他们生于胡家,眼高于顶,等闲人入不了他们的眼。唯有真正有本事的人,才能得到他们的尊重。

  云深是属于真正有本事的人。

  云深接着说道:“估计两个小时后,老爷子会醒来。你们安排人看着。有任何情况,记得叫我。”

  胡方随连连点头,“老爷子这里,云大夫不用担心,会有专人照顾。云大夫累了一天,先去吃饭。我在酒楼订了餐,不如我们现在就过去。”

  “不用。我现在没胃口,随便吃一点就行。”

  云深现在只想找个地方休息。

  云深往外走,胡方随赶紧安排保镖跟上去听候吩咐。

  同时追上去的还有刘大夫。

  “云大夫,你现在有时间吗?”

  云深回头看着刘大夫,她记得他,而且印象深刻。

  云深说道:“我现在就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简单的吃个饭。”

  “我知道附近有个这样的地方。正好我也没吃饭,不如我们一起。云大夫,我非常好奇,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我们能不能交流一下医学方面的知识。”

  刘大夫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医术。

  云深微微颔首,客气地说道:“关于我是怎么救治胡老爷子,详情我不能告诉你。请你见谅,”

  刘医生虽然失望,却没有放弃,“没关系。我不用知道具体的过程,我就想知道云大夫基于什么样的判断来治疗,用药原理是什么。还有那个银针,我也很想知道它的原理。希望云大夫不吝赐教。”

  云深斟酌了一下,“刘大夫是心血管方面的专家,正好我有一些心血管方面的疑问想要请教。如果刘大夫不嫌弃,我们互相交流,互相讨论。”

  “好,好,好!云大夫,你放心,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刘大夫兴奋地手足舞蹈,像是个单纯的小孩。

  跟着刘医生身边的年轻医生,有些尴尬。

  云深好奇地朝年轻医生看去,年轻医生对云深微微颔首。

  刘大夫见状,赶紧介绍道:“云大夫,这位是小郭,还在实习。他也没吃饭,你介意他跟我们一起吗?”

  云深摇头,“不介意。大家一起吧。”

  “谢谢云大夫。”小郭很含蓄地笑了笑。

  三个人加上孙可,还有胡家派来的保镖,五个人一起坐楼梯下去。

  刘大夫对医药附近很熟悉,带着云深走在小巷子里,很快就找到了一家安静的小酒馆。几个人坐在小酒馆内,点了几样酒菜,就开始聊了起来。

  云深和刘大夫,还有小郭大夫,三人从医学聊到制药行业,又从制药行业聊到了医院。

  刘大夫的知识很广博,而且对医院怎么运行知之甚深。尤其是讲到以前遇到的一些病例,给了云深很深的启发。

  三个人一聊就是半个下午。

  分别的时候,三人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

  刘大夫和小郭医生还要赶回医院值班,挥挥手先走了。

  云深也准备回小别墅。

  小酒馆门口停着一辆低调奢华的高档轿车,一个年轻男子从车上下来。

  年轻男子朝云深走来,“云大夫,你好。我是胡仁,我来接你。”

  云深看着胡仁,长得很斯文,态度彬彬有礼。不过云深确定,这位胡仁,昨天今天都没有在医院出现过。

  云深说道:“谢谢你。胡方随先生给我安排的房子,就在附近。不用接送。”

  胡仁抱歉地说道:“云大夫,刚才是我没将话说清楚。家父是胡方知,家母刚从国外回来。今晚家父和家母特意设宴,款待云大夫。我是来接云大夫赴宴。”

  云深有些为难。

  她指着身后的小酒馆,对胡仁说道:“你也看到了,我刚从这里面出来,肚子饱饱的。我现在什么都吃不下。胡先生,请你代我谢谢胡州长和州长夫人,很不好意思,今晚我只能失约,请他们见谅。”

  “云大夫不用抱歉,你的情况我们都知道。云大夫只需要露个面,说几句话,之后我会亲自将云大夫送回来。”

  胡仁虽然很客气,但是他的态度也很坚决。

  这个时候,一辆红色超跑轰着油门朝小酒馆开来,最后猛踩刹车,停在云深面前。

  胡倩倩从车里露个头,冲云深招手,“云深,快上我的车。我带你去赴宴。”

  胡仁朝胡倩倩看去,微蹙眉头,似乎是对胡倩倩的言行举止很有意见。

  胡倩倩早就看到了胡仁,胡仁是个学究,总喜欢找她的茬,胡倩倩不乐意搭理他。

  胡仁对胡倩倩说道:“倩倩,云大夫由我来接送,此事就不麻烦你。”

  “胡仁哥,你干嘛这么严肃。我和云大夫是好朋友,我接送她是应该的。云深,我说的对吧。”

  云深呵呵两声,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同胡倩倩做了好朋友。

  云深对胡仁说道:“州长和州长夫人邀请,盛情难却,我就走一趟,露个面。今天我很累,我需要早点休息。因为明天还要给老爷子进行第二次治疗。”

  胡仁连忙说道:“云大夫放心,九点钟之前,我肯定会将你送回来。”

  云深上了胡仁那辆低调奢华的黑色轿车。

  至于胡倩倩那辆骚包红轿跑,就让胡倩倩独自享受吧。

  胡倩倩按了两下喇叭,表示抗议。

  云深没搭理她。孙可冲胡倩倩翻了个白眼。

  胡倩倩哼哼两声。物似主人,云深是这个德行,她身边的保镖也是这个德行,真不好玩。

  胡倩倩一轰油门,就冲上了公路。

  胡仁开车很稳,速度不快不慢,像个专业的老司机。

  云深偷偷的观察胡仁,胡仁表情很严肃,他是个对任何事都很认真的人。

  云深有些意外,没想到胡家还能生出学究式的人物。她之前还以为,胡家小辈都和胡倩倩一样。

  举行宴席的地方,就在胡家老宅。胡方知一家人目前都住在胡家老宅里。

  云深跟着胡仁,走进胡家大厅。

  大厅里,没看到金碧辉煌的装饰。胡家老宅的装饰就跟胡方知这个人一样,低调内敛,却处处透着世家气度。就连用的家具,都透着一股子历史的味道。

  云深将手搭在黄花梨木做的椅子扶手上,带着历史味道的家具,似乎的确有所不同。具体哪里不同,云深也说不上来。

  胡方知亲自出面招呼云深,说了许多感谢的话。

  云深含笑应对。这次,云深终于见到了胡方知的夫人,李慢书。

  李慢书身形瘦削,眼神柔和。浑身的书卷气,让人倍生好感。

  李慢书客客气气地同云深说话,分寸尺度恰到好处。既不会让人感到冷落,又不会让人感到局促紧张。

  云深喜欢李慢书这样的女人。和李慢书相处,让人觉着自在,舒服。

  蒋韵就太过热情,太过自来熟。有时候热情得让人招架不住,让人难免产生逃之夭夭的感觉。

  寒暄过后,云深随胡方知胡方随两兄弟前往书房,讨论胡老爷子的病情。

  蒋韵拉着李慢书,悄声说道:“大嫂,你觉得云深怎么样?”

  李慢书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说道:“年纪轻轻就能有这样了不起的医术,一定吃了不少苦。是个好女孩。”

  “大嫂也觉着云深好。那大嫂有没有想过,如果云深能嫁到我们胡家,那岂不是更好。”蒋韵眼睛发光,一脸期待地看着李慢书。

  李慢书不动声色地反问蒋韵,“弟妹想让云深做儿媳妇,方随同意吗?”

  蒋韵拍了下李慢书,李慢书微蹙眉头,然后悄悄拉开和蒋韵的距离。

  蒋韵则说道:“大嫂,你误会了。不是让云深给我做儿媳妇,是让云深给你做儿媳妇。”

  李慢书一脸诧异,“弟妹莫非是异想天开?”

  “我当然不是异想天开。大嫂,你一会多和云深接触接触,你就会知道云深究竟有多好。你家胡仁要是娶了云深,那绝对是兴家之兆。”

  蒋韵一脸兴奋,恨不得现在就将云深胡仁凑成一对。

  李慢书皱眉,“这事再说吧。阿仁是男孩子,晚几年也没关系。”

  蒋韵见李满书不乐意,也就熄了心思,“好吧。大嫂就当我今天什么都没说过。”

  李慢书嫌蒋韵多事,却也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可是等到吃饭的时候,李慢书又下意识的去关注云深。

  李慢书以最挑剔的目光去挑剔云深,挑剔到最后,李慢书也得承认,云深的礼仪,仪态都很好。言行举止也透着大方稳重。

  难怪蒋韵那么热情。

  不过想到云深身为隐世门派传人这个身份,李慢书顿时打消了聘娶云深为儿媳妇的念头。

  李慢书放下这件事,开始享受美食。

  猛地抬眼,李慢书突然发现胡仁在关注云深。

  李慢书顿时皱起眉头,阿仁不会对云深产生好感吧。以阿仁的牛脾气,一旦有了感情,想要拉回来,几乎不可能。

  李慢书顿时没了胃口,脸色看起来也有点暗沉。

  一餐饭好不容易吃完,胡仁要送云深回医院附近的小别墅休息。

  李慢书突然叫道:“阿仁,你过来,我有话同你说。”

  胡仁说道:“妈,我要赶着送云大夫回去。有什么话等我回来再说。”

  李慢书非常严肃地说道:“不行,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耽误不得。至于云大夫那里,就让倩倩送代为送一程。”

  “我愿意。”胡倩倩高举双手。

  云深也说道:“既然夫人和胡先生有事,那就让倩倩送我吧。”

  胡仁抱歉地说道:“本来答应要送你回去,现在却食言,是我不对。请云大夫见谅。”

  云深含笑说道:“谁送都一样。胡先生不必如此。”

  云深和胡倩倩一起离开。胡倩倩还挺兴奋的。

  胡仁将云深送上车才返回。

  “妈,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现在可以说了。”

  李慢书这会不急了,先问道:“云大夫走了吗?”

  “已经走了。”

  李慢书顿时松了一口气,走了就好。

  李慢书看着胡仁,“妈妈突然想起,还有个论文没有看。我先回书房忙,你也去忙吧。”

  胡仁一脸不可思议,眼睁睁看着李慢书离开。

  母亲到底想和他说什么?他怎么觉着这事很古怪。

  第二天,治疗结束后,云深走出病房,就看到胡仁。

  云深有些奇怪,“胡先生有事。”

  胡仁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来给云大夫送吃的。知道云大夫不喜欢出去吃,我特意让家里的厨师打包了一份。”

  云深低头,果然看到胡仁手里提着食盒。

  云深含笑说道:“胡先生想得很周到,谢谢。请问是胡方随先生安排你过来吗?”

  胡仁摇头,“不是,是我自己想过来。云大夫,先吃饭吧。累了一上午,应该补充点能量。”

  云深点头,和胡仁一起去医院餐厅吃饭。

  到了餐厅,云深才知道,胡仁也没有吃。

  云深邀请胡仁一起吃饭。

  胡仁说了声谢谢,就埋头吃了起来。

  两个人都讲究养生,都只吃了个七分饱。

  吃过饭,云深客气的同胡仁聊了几句,没想到胡仁兴致高昂。

  两人聊着聊着,发现有不少共同的爱好。

  比如都喜欢看书,还喜欢看一些艰涩难懂的专业书籍。喜欢对世界提出疑问,然后自己去寻找答案。

  两人越聊越投机,时间不知不觉过去。

  等到分别的时候,还意犹未尽。

  胡仁很期待的说道:“明天见!”

  云深含笑点头,“和你聊天很愉快,明天见。”

  “我也是!”胡仁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

  云深发现胡仁笑起来挺好看的,比严肃的时候多了一份亲和力。

  云深拒绝胡仁送她回去。

  等云深走了后,胡仁才开车离开。

  之后几天,只要云深走出病房门,就能看到胡仁站在病房门外。

  然后两个人一起去吃饭,聊共同感兴趣的话题。

  不知不觉,两个人已经从陌生变得熟悉。

  这天吃完饭,云深对胡仁说道:“第一个疗程今天结束,从明天开始,你就可以不用过来送饭。”

  胡仁愣住,“已经结束了吗?”

  云深点头,“是的。之后只需要用药物精心调养,就能让老爷子保持住现在的状态。”

  胡仁心里头怪怪的,按理他应该为老爷子病情稳定开心,可是他却觉着失落。

  胡仁不太理解这种心情,他下意识想和云深多见见面。

  在他27年的人生中,云深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如此谈得来,又如此赏心悦目的女孩子。

  他希望两人能够经常见面。

  胡仁喝了一口水,定了定神,“云大夫,上次看你对基因技术很感兴趣。我找大学同学,借了几本这方面的专业书籍,还有一些很有启发的专业论文。改天,我给你送过去。你会继续住在小别墅,对吗?”

  “谢谢胡先生,没想到你会这么有心。在事情了结之前,我都会住在小别墅。”

  “太好了,明天我把书给你送去。”

  胡仁掩饰着内心的雀跃,眼神却越发明亮。

  云深笑了笑。

  本以为和胡家八字不合,却没想到会结识胡仁,还做了朋友,两个人有这么多共同爱好。

  云深和胡仁分别,回到小别墅。

  不知道宁珊从哪里钻了出来,冲云深叫道:“我都看到啦!”

  云深狐疑的看着宁珊,“你没事啦?”

  “我早就没事啦。云深,你还没说你和胡仁表哥怎么回事?”

  宁珊一脸兴奋莫名。

  云深没多想,随口说道,“什么怎么回事,不就是你看到的样子。”

  “天啦,你和胡仁表哥在谈恋爱吗?”

  宁珊激动得大叫起来,恨不得昭告全世界。

  “谁和谁在谈恋爱?”

  胡倩倩在二楼听到动静,瞬间冲了下来。

  云深微微眯起眼睛,诧异地盯着突然钻出来的胡倩倩,不客气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等你回来吃饭。你总不回来,我就睡着了。”

  胡倩倩嘟着嘴,还挺委屈的。尤其是看到宁珊,更是不爽。

  不过胡倩倩更关心的是谁和谁谈恋爱。

  “到底谁和谁谈恋爱啊?难不成宁珊新找了个男朋友?”

  宁珊翻了个白眼,“你才新找了男朋友。我是说云深和胡仁表哥谈恋爱。”

  “啊?”

  胡倩倩捂住嘴,完全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她指着云深,“你,你……”

  云深皱眉,表情不悦,“不要胡说八道。没有的事,也能被你们无中生有。”

  “可是我看到你和胡仁表哥在一起。”

  宁珊解释道。

  云深板着脸说道:“我和胡先生说几句话这也算谈恋爱吗?宁珊,谣言止于智者。”

  宁珊不好意思,“云深,之前是我乱说,你别生气。我以后保证不乱说。”

  这还差不多。

  胡倩倩有些遗憾,“其实云深和胡仁哥很配的。你们都是学霸,都喜欢艰涩难懂的东西,肯定有共同话题。”

  云深无动于衷的说道:“有共同话题,不代表两人就适合谈恋爱。再说,我没打算和任何人谈恋爱。”

  云深对自己的未来有很清晰的规划,她的梦想很大,她有很多事情要做。时间早就排满,根本没时间谈恋爱。

  再说她和胡仁之间,清清白白,没有任何暧昧。何来谈恋爱的谣言。

  云深一席话,堵住了胡倩倩和宁珊的嘴。

  至于宁珊和胡倩倩之间,自上次打架后,这还是第一次见面。

  两人都是世家女,自小耳濡目染,早就懂得人情世故。别管心里头怎么讨厌对方,表面上还是客客气气的。

  姐姐妹妹的叫着,两人都对上次的事情避而不谈。

  两人都想找云深出去玩,一拍即合。两人一起上阵,终于说服云深,晚上到夜店玩。

  与此同时,胡仁回到胡家大宅。

  刚进门,佣人就告诉他,“少爷,夫人在书房等你。让你回来就去书房见她。”

  “我知道了。”

  胡仁上了二楼,敲门进入书房。

  “妈,你找我有事?”

  李慢书看着胡仁,心情很复杂,很沉重。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李慢书示意胡仁先坐下。

  李慢书不动声色地看着胡仁,“最近天天往外面跑,在忙什么?”

  胡仁轻描淡写地说道:“就是去医院看望爷爷,同时替二叔分担一点。”

  “你爷爷的情况怎么样?”

  胡仁说道:“今天云大夫说,第一个疗程已经结束,之后只需要用药调养就能稳定爷爷的病情。”

  李慢书闻言,神情放松了一些。

  “这次多亏了云大夫,我们得好好感谢人家才行。”

  胡仁不自觉的露出一个微笑,“正好我打算明天送几本书给云大夫。”

  看着胡仁这神情,还有眼中掩饰不住雀跃,李慢书的心忍不住往下沉。
     

手机同步首发《豪门有病娇:重生金牌医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