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番外1

作者: 映漾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严高义已经被人叫了很多年的老严,并不是因为年纪太大, 而是因为他太过严肃。

  他前半生经历了很多。

  十七八岁愣头青的年纪, 他疯狂追求过一个女孩。

  年代太久远,以至于他其实已经忘记自己追求那女孩的原因, 甚至也不太记得那女孩到最后是怎么答应和他在一起的。

  总之,他们恋爱了, 那个女孩, 是他的初恋。

  他的家境一般, 读书成绩一般, 甚至也没有特别出挑的体育强项。

  在那个满溢着青春荷尔蒙的年纪,他很不出众。

  而他的初恋对象, 很出众。

  她是跳芭蕾舞的,白天鹅的那种。

  所以她有纤细的身材,曲线完美的颈脖,白皙, 优雅。

  以他现在成年人的眼光来看, 那就是一段不可能会有结果的初恋。

  她太娇嫩, 而他太粗糙, 完全不同的生活让他们彼此互相吸引,在那个年纪,粗糙的他尽了全力也无法完好的保护住娇嫩的她。

  所以那段初恋理所当然的,夭折了。

  谈了九个月, 他的初恋就举家搬迁去了大城市, 她站上了专业舞者的舞台, 而他穿上了警服,在X县做了一名小小的刑警。

  他们和平分手,所以他的初恋在结婚的时候还给他发了请帖,他当时正准备出任务,把请帖揉成一团直接丢进了垃圾桶。

  人的记忆很奇特,他已经完全想不起来那张请帖里面写了什么,却清楚的记得那天的任务是扫黄打非,十几个兄弟挨个踹开破旧宾馆的大门,看着那些光着膀子瑟瑟发抖的男男女女,他很莫名的就想起了他初恋跳芭蕾舞的样子。

  那应该是分手后,他唯一的一次清晰的想起自己的初恋,因为那张请帖。

  唯一的一次,也是最后的一次。

  刑警的工作繁忙而又危险,他渐渐的遗忘了那些柔软的东西,他开始晨昏颠倒,为了跟踪嫌疑人三四个大男人在一辆小轿车上吃喝拉撒,几天下来,大冬天的也能在自己身上闻到酸臭的味道。

  这是个需要麻木的工作,麻木五感,麻木恻隐之心,也麻木掉那些旖旎的、柔软的东西。

  他破了很多案,多了很多兄弟。

  这些兄弟有的牺牲了,有的走了歪路,有的高升了,而他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刑警,从小严变成了老严。

  然后他的初恋大着肚子回到了X县。

  她离婚了,因为她结婚的对象婚内出轨,看起来娇嫩实际上性格刚烈的她没有给结婚对象任何回头的机会。

  她离婚了,办好了一切手续,瞒着所有人,肚子里还有个两个月大的孩子。

  老严看到她的时候,正了结了一起大案,几个兄弟大晚上的喝酒庆祝,喝到正酣的时候,他游戏玩输了,大夏天的头上顶着冰棍撅着屁股青蛙跳。

  冰棍化在额头上,他舔了一口,冲着大肚子的初恋咧嘴笑。

  像是久别重逢的至交好友,他连一点尴尬的感觉都没有,抹了一把额头上滑腻腻的冰棍汁水,和她交换了手机号码。

  然后就真的变成了至交好友。

  他发现他记忆中柔弱娇气的初恋变了,为母则强,他看着她为了生活四处奔波,看着孩子出生,看着一切都好起来的时候,她得了重病。

  很重的病,从病发到死亡只用了四个星期。

  她为了离婚和父母决裂,孤身一人带着刚刚出生的孩子,然后在孩子牙牙学语的年纪,与世长辞。

  临死的时候,求老严帮她暂时照顾她的孩子,并帮孩子找个好的归宿。

  她想的很周到,娘家的联系方式,孩子爸爸的联系方式,甚至一些福利领养的方法,她都想好了。

  她知道老严做事负责,看人毒辣。

  所以她相信老严最终会为她的女儿找个好的归宿。

  “虽然太不要脸了,但是我现在能赖上的人只有你了。”已经形容槁枯的女人在临终的时候苦笑,合上眼的那一刻,老严突然想起了他当初追她的原因。

  她的笑容很美。

  穿着白裙的少女,仰着纤细白皙的脖子,在阳光下冲他微笑。

  纤尘不染。

  ***

  老严最初,是想把这个孩子送回她娘家的。

  他工作太忙太危险,根本不可能抚养一个十三个月大的孩子。

  局长的老婆和赵博超的妈妈轮流在家里帮忙照顾孩子,而他,请了四天长假,为这个孩子找一个靠谱的家庭。

  孩子的爸爸已经再婚,听到这个消息直接拉黑了他的电话;她娘家对着登门拜访的他泼了一盆脏水,张口闭口就是外面的野种;更别提那些福利院,送进去就真的变成了孤儿。

  四天后,老严皱着眉头回到家,那个孩子对着他吐了一个奶泡泡,小小软软的拳头一拳头挥到他嘴里,像是带着奶香的白馒头。

  于是,严高义做了一件这辈子最疯狂的事,他决定自己养大这个孩子。

  和他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孩子,他给她起名:严卉。

  局里面的人开始对他那段初恋刮目相看,一个男人得要有多爱一个女人,才会义无反顾的帮她养大她的孩子。

  浪漫的八卦传的很快,等到局里多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女法医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众人眼中的痴情种,沉默而又专情的老刑警。

  他从来没有解释过,因为这个借口很好用。

  可以躲避掉热情大妈们的相亲,更重要的是,可以给严卉一个名正言顺留下来的理由。

  他的闺女不是没人要了才被他留在身边的,而是因为他闺女的妈妈太过美好,他放不下,才留在身边的。

  美好的爱情故事,也顺便美化了严卉的身世。

  所以他从不解释,甚至放任这谣言越来越真实。

  很忙的时候,他会抱着自己四岁多的闺女来局里上班,丢在局长办公室里,工作的时候借口抽烟偷偷的过去看两眼,看着他闺女抱着两个洋娃娃,一本正经的过家家。

  那两个洋娃娃他认识,黑头发的那个是他,黄头发的那个是严卉的妈妈。

  小小的严卉心目中有一个快乐的一家三口,她负责养家糊口,她爸爸负责洗碗,她妈妈负责做饭。

  他抽着烟在窗口看着闺女眯着眼睛笑。

  他喜欢这种画面,他心里已经再也没有柔软美好的东西,严卉是唯一的一个,他觉得足够了。

  他守着他闺女长大,守着她读书成年嫁人生子,守着她完成小时候过家家酒的时候憧憬的美好画面。

  至于结婚,严高义低头自嘲的笑了。

  还是不要害人了。

  他这一辈子都会做刑警,二十四小时待命,带着个早熟早慧的孩子,X县乡里的老家还有两个需要赡养的老人。

  他身上全是包袱,没道理让人家女孩子跟着背上这种包袱。

  所以,他在那个美得惊人的新同事沈惊蛰奇怪的默契下,做了沈惊蛰不肯结婚的挡箭牌。

  生活仍然一成不变,他做了刑警大队队长,收获了很多兄弟情,那两个一开始他担心会不会娇滴滴的女法医,刚烈的如同男人。

  反而是他这个男人,不得不在她们毫无顾忌的豪迈下回避,并且苦口婆心的劝她们做个女人。

  ***

  相比美到张扬肆意的沈惊蛰,邹婷要不显眼一些。

  她五官英气,性格比沈惊蛰内敛,好胜心很强。

  老严是知道邹婷的那段无疾而终的感情的,因为邹婷当时的对象就是他手下的兄弟。

  她分手分的决绝,说不要了就不要了,一个大姑娘看着自己谈婚论嫁的对象在酒醉后对她下跪痛哭流涕,特别冷静的把他扶起来,然后给他打了电话。

  谁都不知道,让她男朋友转部门这件事,其实是邹婷私下提出来的。

  她的决绝让他注意到她,也终于发现,自己局里面这两个娇滴滴的姑娘,没有一个是让人省心的角色。

  出任务的时候,沈惊蛰可以扛着装尸袋翻山越岭,邹婷可以拿着铁铲子掘地三尺找到一小节手骨成为关键性证据。她们两个人,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比男人差,下的苦功夫是他这个男人看了都忍不住想要竖大拇指的。

  老姚带的这两个女徒弟,都是巾帼英雄。

  而且都对严卉很好。

  严卉四岁以后的价值观,都是这两个姑娘教出来的,小小的女娃也跟着邹婷和沈惊蛰一样,极具正义感,独立坚强讲道理。

  讲道理的小丫头,一直想要沈惊蛰做她的妈妈。

  老严私下里问过严卉为什么喜欢沈惊蛰,他想的很简单,沈惊蛰疯一点,带着孩子没轻没重的玩过几次,所以才让严卉惦记上了。

  结果自家闺女居然扭捏了一下。

  “婷婷阿姨会让你忘记妈妈。”可是惊蛰阿姨不会。

  小小年纪的严卉早已经敏锐的发现了老严对女人的喜好,沈惊蛰这样肆意的,他不会喜欢。

  反而是邹婷,坚强中带着细心温柔的,老严会动心。

  小丫头一本正经藏着自己的小小心事,被看破的老严有些狼狈的给她买了一个大肉包子。

  严卉没说错,不过老严狼狈过后并没有把这场父女之间的对话放在心上。

  能让他动心的女人类型挺多,他是个各方面都正常的男人。

  只是仅此而已,他永远不可能再进一步。

  直到被邹婷光速打脸前,他一直都是这样坚定的认为的。

  那又是一场结案后的聚会,因为走私专案那段时间大家都很累,酒桌上面并没有喝很多酒,兴致都不太高。

  邹婷喝的最多。

  老严全程都在抽烟,看着邹婷闷头倒酒闷头喝,一张俏脸喝的通红。

  好多兄弟都走了,老严仍然在抽烟,而邹婷仍然坚持不懈的倒酒喝酒。

  “再喝就倒了。”邹婷的酒量他是知道的,盯着她喝的差不多了,摁灭了烟压住了她打算开瓶子的手。

  这姑娘估计是藏着什么事,一整个晚上都不说话。

  邹婷盯着老严的手。

  不抬头,不说话,就只是盯着。

  他的手很大,粗糙的都是老茧,手上有冻疮的疤痕,看起来乱七八糟没有任何美感。

  但是掌心干燥,不轻不重的压着她的手,没有任何旖旎情绪,单纯的对兄弟的态度。

  邹婷就笑了,抽出她的手,自顾自的又开了一瓶酒。

  ……

  老严皱眉。

  他当上刑警大队队长后养成了个坏习惯,他不喜欢手下的人不听话,公事私事都一样。

  强势成了神经病,这是沈惊蛰送给他的原话。

  所以他很执拗的又一次去阻止邹婷倒酒,这次改成了握住,大手掌包住邹婷的手,也包住了酒瓶子。

  邹婷抬头。

  眼底有泪光一闪而过,表情委屈,像是不让她喝酒,她就能马上哭出来一样。

  ……

  老严就在这样的目光下,下意识的松了手。

  然后由着邹婷喝到烂醉。

  酒桌最后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他结了账,回头看到邹婷乖乖巧巧的穿好了衣服背上了包站在他身后,一言不发。

  走路走的也笔直。

  一点酒疯都没有。

  “醒酒了?”他挑眉问。

  简直是天赋异禀啊,他以为今天得背着她回家了。

  邹婷的回应是打了个酒嗝,然后冲他毕恭毕敬的行了个军礼。

  ……

  老严嘴角抽了抽,决定老老实实的送她回家。

  她家并不远,走路十分钟之内,如果她不绕路的话。

  但是她绕路了。

  大冷天的低着头走到水库边上,然后脱鞋子脱袜子往水里走。

  老严头皮都麻了,又抱又拽的把她拉回岸上,下意识的想打电话给沈惊蛰求助,却被酒后反应敏捷的邹婷抢走手机直接丢到水库里。

  “吧唧!”她还自带配音。

  “……”老严认命的弯腰,把邹婷背到背上,手里拎着她的鞋子,慢吞吞的往她家走。

  这种时候,正常的反应应该是找个公用电话喊来沈惊蛰才能避嫌。

  他今天明明没有喝酒,但是莫名的容易心软。

  他想,大概是因为邹婷眼底的泪光。

  同事四年多,他从来没看到过邹婷那样的表情,她和她结婚对象分手的时候都没有这样过。

  趴在他背上的邹婷变得很老实,呼吸浅浅的,身上有消毒水的味道。

  邹婷的路绕得有些远,老严背着她快到她家的时候,额头已经开始出汗。

  他以为邹婷睡着了,怕她摔下去,所以手臂扣紧,走得更慢。

  “你可以把我丢在门口。”以为睡着了的邹婷突然开口,老严吓得一激灵,手臂更加用力。

  “你这样,会让我以为你也喜欢我。”她幽幽的,然后挣开他的手臂,从他背上爬下来,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和头发。

  她用了也。

  “我喜欢你,喜欢到快要无法正常工作。”邹婷确认自己头发没有乱,衣服也没有褶皱后,认认真真一字一句。

  刑警大队队长严高义,半张着嘴流着汗看着眼前的女人安静认真执拗却明确表达的样子,落荒而逃。

  那天晚上,他一夜没睡,脑海里都是邹婷安静的样子,压得他辗转反复。

  他和邹婷,当然是不可能的。

  他了解邹婷的家庭,传统的连女儿做法医都不愿意的家庭,在市里小有名气,邹婷是独生女,他们家给她安排了不少青年才俊的相亲。

  他知道邹婷爸爸找过老局长,想让邹婷辞职去私营的法医机构,福利待遇好,还不用老是出现场。

  这样的家庭氛围,邹婷坚持留在X县是真的每时每刻都在和家里人抗争的,他从来没有在该团圆的节假日看到邹婷回过家。

  她已经够难了,跟一个带着女儿的中年刑警恋爱,会让她难上加难。

  他不能让事情变得那么复杂。

  辗转一夜的老严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就想找个空档私下找邹婷聊聊,结果邹婷早就站在他办公桌前,手里拿着她的转部门申请报告。

  “……”老严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哑口无言。

  “我为昨天晚上的行为道歉。”她甚至还给他一个新手机。

  “你他妈胡闹!”老严把桌子拍的哐哐响,直接撕碎了她的申请,丢到垃圾桶扬长而去。

  又一次落荒而逃。

  ***

  再之后的生活,变成了噩梦。

  邹婷开始变得安静,找各种借口避开他,甚至找到老姚私下里不知道说了什么,让老姚答应等小丁能够独当一面后,就离开X县。

  她瘦了很多。

  人前仍然是正常的样子,人后却始终冷着一张脸。

  沈惊蛰说,喜欢了就在一起,直接的像是单细胞动物。

  他却知道自己有些羡慕了,羡慕这种直接勇往直前的勇气,起码这种直接应该不会让邹婷变得更加消瘦。

  邹婷应该是真的要走了,因为连老局长都跟他谈了几次话,有惋惜也有试探。

  大家都在顾及他那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大家都不想为难他,大家都以为,这次示爱,是邹婷的一厢情愿。

  他觉得,连邹婷都以为,是她喝醉了酒闯了祸,现在变成这样,她要负全责。

  所以她选择避开离开,决绝的一如之前那场恋爱。

  他在这场沉默的拉锯战中,越来越觉得自己纠结犹豫的不像是个男人,连沈惊蛰都比不上。

  连闺女都看出他的喜好,连沈惊蛰这样的粗神经都让他不要纠结,只有他一个人,顾前想后,然后任凭邹婷眼底的痛苦越来越明显。

  邹婷都能扛住的压力,他没道理扛不住。

  他第一次因为私心分派任务,把所有的行动都和邹婷捆绑在一起。

  木讷的老男人不知道怎么开口,于是只能跟个傻子似的绑着她,盯着她多吃两口饭,盯着她不要工作量过重,盯着她不许再喝酒。

  然后,她睡了他。

  用计睡了他。

  大半夜的给他打电话说要跟他告别,他暴怒挂了电话却终究没忍住冲进了她家。

  然后被她拉进房间,颤抖着吻了上去,吻完就开始脱衣服。

  他其实还有理智可以阻止,可是却看到了她眼底的绝望。

  他本来想着日夜相处,他慢慢的足够的体贴,终有一天能让她明白他的心意。

  却没想到她会选择这样决绝的方式,仿佛他一摇头,她明天就会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是他的纠结犹豫让邹婷变成现在这样。

  她一直是烈性子,不给自己留余地,做到这样,是她的极限。

  他按住了她解扣子的手,手指冰凉,还带着颤抖。

  她紧张极了,却仍然执拗的掰开他的手想要脱掉自己的衬衫。

  他又一次按住,这一次,空出的另外一只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

  吻上去的时候,因为她的呜咽,理智终于消失殆尽。

  沈惊蛰没有说错。

  那些顾虑其实都能解决,只要他有足够多的勇气。

  他最终还是给严卉找了个妈妈,他真的喜欢的女人,在那天晚上事毕后告诉他她准备睡服他的女人。

  她真的睡服了他,因为她的决绝勇敢,因为她美到窒息的白皙皮肤。

  虽然很多年以后,他才知道睡服这个计划,也是沈惊蛰这个丫头的馊主意。

  所以他给了她媒婆红包,好大一个,哪怕那时候他们已经结婚五年,严卉已经多了一个弟弟。

  因为幸福,所以红包大到几乎快要变成贿赂。
     

手机同步首发《可是,我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