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第七十九章

作者: 映漾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顿晚宴上半场很正常, 更像是新闻部的部门聚餐, 台长和部长都坐在领导桌,江立这一桌大部分都是记者,沈惊蛰比较熟悉的就只有跟江立一起跟拍纪录片的摄影师老袁和助理小杨,另外一个比较意外的熟人,是之前带着楠楠去医院检查的实习女记者。

  已经转正了, 见到沈惊蛰就立刻站起来递给她一张名片,汪蕾,和江立一个部门。

  “我今年和江记者一个组。”她很兴奋。

  酒桌上带家属的人不少, 大多都成双成对坐着, 汪蕾硬生生的挤到了江立和沈惊蛰中间,看到沈惊蛰就握着她的手使劲摇晃, 像是看到了偶像。

  然后, 沈惊蛰就被江立连人带椅搬了起来。

  “有没有眼力见?”江立挑眉笑, 抱着半空中的沈惊蛰用脚踹了踹汪蕾的凳子。

  汪蕾吐舌头,倒是很乖巧的挪到了一边, 只是在没人注意的时候和边上的其他同事交换了一个眼神。

  不怎么好的眼神,不知道是针对江立还是针对沈惊蛰。

  沈惊蛰不动声色的喝了一口茶。

  她其实来不及发挥,江立全程跟老母鸡一样护着她,无视所有善意和非善意的调侃, 铁了心的老子就是妻奴怎么地的样子。

  全程都笑嘻嘻的很好欺负的样子,唯有在有人有意无意的用沈惊蛰做焦点的时候, 才会不动声色的丢软钉子。

  很有原则的社交方式。

  沈惊蛰挺满意, 挑了个鸡腿丢到他碗里, 江立愣了下,叼着鸡腿咬了一口笑得更加开心。

  “惊蛰姐姐比江立大几岁?”汪蕾又挪了过来,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整个包厢都能听得见,“他们说女大三抱金砖,你是不是不止大三岁,看起来差挺多的。”

  沈惊蛰嘴角抽了抽,看了一眼江立,伸手按住了他放下筷子的手。

  这种蹩脚的找茬实在有些像娱乐版记者教科书级别的挑刺方式,放在社会版真的有些可惜了。

  “你喜欢江立?”沈惊蛰放下筷子,用餐巾纸擦了下嘴,才开口。

  问的时候笑笑的,语气平淡,像是在问她今天晚上吃什么。

  汪蕾:“……”

  “不管我比他大几岁都轮不到你,你歇歇吧。”沈惊蛰抬手把夹了个白灼虾放到自己碗里,仍然笑笑的,像是对付吵着吃糖的不懂事的孩子。

  ……

  汪蕾脸涨得通红,偏偏钢铁直男江立居然笑出了声,夹了几个白灼虾剥干净了蘸好调料放到沈惊蛰碗里,一如既往的照顾的无微不至。

  堵得这姑娘前半场再也不和沈惊蛰说话,一开始的热络都变成了白眼。

  沈惊蛰若无其事的吃的挺饱。

  她当然知道汪蕾不是真的喜欢江立,女人之间这点最起码的直觉她还是有的。

  只是作为今年就会被分在和江立一个组的新人,汪蕾挑衅的太明显了,倒像是一个被派出来试探用的炮灰。

  职场老人最喜欢让新来的没什么背景的新人站队出头,新人为了求表现,大部分都会接下这种任务。对于那些已经打磨的十分圆滑的老人们来说,这种不用出头不得罪人还能恶心人的事情既能收获到暂时忠心的新人,也能让自己爽一下。

  不是什么新鲜的招数,沈惊蛰瞥了江立一眼,他不可能不知道。

  “你跟谁不对付?”沈惊蛰贴着江立的耳朵讲悄悄话。

  “还没来。”江立忙着帮沈惊蛰盛汤。

  他家女人吃饱了,已经开始无聊的找事情做了。

  带上沈惊蛰,只是想把她介绍给几个自己平时比较要好的同事,顺便炫耀下她的美貌。

  他一开始是想好了后半场提早离席的,因为知道后半场多多少少会开始针对他故意让他难堪,他一个人的时候无所谓,记者讲究辈分,这种折腾新人的方式他习惯了脸皮也厚了,可带上沈惊蛰他就不怎么乐意了。

  结果沈惊蛰现在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一幅找到好玩事情的表情。

  “慢点喝。”他笑着把汤递给她。

  她想玩就让她玩吧,他本来也只打算忍到元宵的。

  ***

  沈惊蛰没想到和江立不对付的居然是个女人,还是个在X县很有名气的女人——新闻八点档的女主播杜从萱。

  年纪和她差不多,三十出头的样子,妆容精致,大冬天的穿着短裙光着脚,高跟鞋踩得摇曳生姿。

  后半场提前撤了好多人,摄像师老袁一开始是想让江立跟着他们一起走的,结果被江立笑着拒绝了。

  老袁临走的时候看沈惊蛰的眼神有些欲言又止,沈惊蛰则笑嘻嘻的冲他眨了眨眼睛。

  “你人缘不错啊。”沈惊蛰看着撤走的那波人眼里明显的担忧,又开始贴着江立说悄悄话。

  “我凭能力说话。”江立不可一世,然后压低声音,“当然我背景也不错。”

  “……”沈惊蛰笑着白了他一眼,然后就看到了那个摇曳生姿走向她的女人。

  烈焰红唇,攻击性十足。

  “久仰大名。”杜从萱径直走向沈惊蛰,伸出了右手。

  手指头涂着红色的指甲油,手指纤长,并且冰冷。

  和江立同桌的人看着眼色都撤的撤走的走,一桌子只剩下江立沈惊蛰还有杜从萱,而杜从萱落座后,像个女主人一样让服务员把这一桌的狼藉全都撤走重新上了一桌菜,并且拉上了新闻部部长和电视台正副台长。

  “你太难邀了,我必须得趁着这次机会榨干你。”杜从萱伸手点了点江立,笑容满面,“小江把你藏的太好,一个专访的机会都不给我,今年居然还敢站到新闻一组的位子上。”

  沈惊蛰挑挑眉,没接话。

  状况很明显了,江立到X县后位子太高,挡了别人的路。

  杜从萱和刚才的汪蕾明显不是一个档次的,长袖善舞,酒桌上带节奏更是一流,三言两语再加几本老酒,成功的让已经酒过半酣的领导们重新热了起来。

  大家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聊起了今年新闻组的规划,沈惊蛰插不上话,安安静静的坐在江立身边观察每个人的表情。

  职业病。

  她心里偷偷的打了个哈欠。

  话题很快就转到了江立这边,他今年的采访任务很重,对着领导顶着喝了两杯红的,杜从萱就开始开白的,上了玻璃杯,一倒就是三两。

  “本来今天这个场合家属是不应该来的,但是沈警官职业特殊。”杜从萱给沈惊蛰倒酒,她一直笑容满面,和所有人都很亲近的样子,“小江今年的任务还要沈警官多多帮忙,毕竟不是所有的记者都能娶到刑警老婆,咱们以后的头条要多靠你了。”

  新闻部部长哈哈笑,举起酒杯对着沈惊蛰的杯子碰了一下。

  台长相对含蓄一点,不过也没有拦着的意思。

  沈惊蛰没拿酒杯,也压下了江立准备帮她代喝了的手。

  “沈警官女中豪杰啊,这样就打算落了江立领导的面子?”杜从萱仍然笑着,眼睛眯了起来,脸上带着点媚意。

  “江立领导的面子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被落了的。”沈惊蛰也笑,站起来拿起茶杯,对着新闻部部长弯了弯腰,“不好意思,身不由己,晚上还要值班。”

  “那就让小江帮你喝呗。”杜从萱赶在部长说话前开口插话,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有些不耐烦的敲桌子,“咱们酒席上不兴这一招身不由己。”

  这女人就是这样子一杯杯的灌她男人酒的是吧。

  沈惊蛰眯了眯眼。

  “我没有让人帮我喝酒的习惯。”沈惊蛰站着,压着酒杯瞪了江立一眼。

  江立摸摸鼻子坐回原位。

  “这就放下脸了?”杜从萱似乎有些叹为观止,“这么玩不起,也难怪小江一直藏着你了。”

  沈惊蛰还是站着,盯着台长。

  一直看戏的台长被盯的终于败下阵来,站起来打圆场:“沈警官你们还不知道么,前两年市里来人要灌她酒都被她撂倒,硬是被她反灌了一斤白酒,小杜你不是她的对手的。”

  “我不对女人出手。”沈惊蛰这才松了压着杯子的手,施施然的坐回凳子。

  她也是笑嘻嘻的,还对着杜从萱举了举茶杯。

  于是酒桌就又恢复了觥筹交错的场面,只是没人再劝沈惊蛰喝酒,给江立倒酒的时候也被沈惊蛰瞪着眼睛缩回去。

  酒席上接着聊的仍然是工作问题,江立和她的默契很好,一点没有因为女朋友发飙后觉得没面子,谈起工作计划还是侃侃而谈,只是在喝酒的时候,毫不吝啬的表达出自己惧内的属性。

  真拒绝了,其实也就这样。

  没人会因为你不爱喝酒而大打出手,江立手上有资源有能力,也没人会因为江立不喝酒,就让他的职位不保。

  她来就是来解决问题的,就没打算让她男人再喝了一肚子酒回家。

  更何况今天这桌还有台长坐镇,他们家局长为了舆论和警民一家没少私下和台长吃饭,她知道台长起码会帮她一次,她也只用这一次。

  “我去洗手间。”沈惊蛰又一次安静,一直等杜从萱站起来去洗手间的时候才低声交代江立,“不要跟过来。”

  “你……悠着点。”江立突然被她的眼神弄得有些害怕。

  她已经帮他解决了喝酒的问题,有了这一次,他之后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惧内的借口。

  但是看起来她似乎不仅仅只是打算帮他解决这一个问题。

  他女人玩上瘾了……

  收不住了……
     

手机同步首发《可是,我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