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七十五章

作者: 映漾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立的父母很妙。

  沈惊蛰其实特别能理解他们。

  不管是江立诈死的消息还是江立这八年来为了他们姐弟四处奔波的事实, 二老心里肯定是不爽的。

  可尴尬的是,江立做的不是坏事。她和沈宏峻这八年来也都没有走歪。

  于是这不爽就没有了出气的理由。

  他们不能对着老局长和公安局的其他人撒气,也不能碰儿子的心肝宝贝, 江家良好的家教又不允许二老师出无名的撒泼挑刺,于是只能这样不阴不阳的处着。

  最关键的是, 向来矜持傲娇的江妈妈葛萍,不久之前还抱着沈惊蛰头发散乱痛哭流涕, 回过神之后,葛萍就变得更加的变扭。

  他们其实也不是不喜欢沈惊蛰,从小看到大的孩子, 心眼不坏人也实在,最关键的是能管得住他们家那匹脱了缰的马。

  可就是……心气不顺!

  小孩子一样的闹矛盾, 说的露骨一点又赶紧找点其他借口给圆回来。

  一来二去, 沈惊蛰居然开始有了逗小孩的心情。

  江家父母买的是同小区的二手房, 家具电器一应俱全的那种拎包入住房,跟着去的小张私下里告诉沈惊蛰,二老买房的时候特意看了沈惊蛰家的房型,然后要求无论如何都要比沈惊蛰家的面积大。

  行为幼稚的沈惊蛰一早上验尸的时候都差点笑出声。

  江立不在的日子, 沈惊蛰因为江家父母过的很热闹。

  刚住进新房的二老就开始经常的打电话找沈惊蛰,调休的时候也会要求沈惊蛰买菜送过去, 语气通常都很客气,带着浓浓的怨气。

  沈惊蛰好脾气的由着他们折腾了一个礼拜, 葛萍估计就又觉得自己做的过分了, 沈惊蛰洗菜的时候期期艾艾的靠过来跟着一起洗, 顺便嫌弃了沈惊蛰简单粗暴的择菜方法。

  “摘了黄叶子就可以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败家。”一把青菜被沈惊蛰摘的只剩下菜梗,葛萍的嘴角直抽抽。

  “……哦。”沈惊蛰不动声色的瞥了眼将近两百平米的大房子,面不改色的收下这个败家的称号。

  “我记得你小时候是会做菜的呀。”葛萍被沈惊蛰的眼神弄得老脸一红,又迅速的找了个其他的话题。

  沈惊蛰不会做菜,第一天来他们家就盯着大豆油和菜油看了半天,表情一脸茫然。

  葛萍晚上就又心疼了半宿,想也知道以后要是结婚,自己养大的那个没良心的孩子肯定会负责做饭。

  她教的,长大以后一定要像他爸爸一样疼老婆。

  现在想想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后来工作忙。”沈惊蛰笑笑,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而且还懒。”

  “……”葛萍嘴角又开始抽抽。

  太直率了,她就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不过我会杀鸡杀鸭。”沈惊蛰拿着菜刀比划了一下,“放血不放血的我都会。”

  她刀工极好,上次买的五花肉她绣花一样切了一个小时,四四方方大小一模一样的垒了一碗,末了还提醒他们最下面的几块不要吃。

  “那几块毛细血管破了,肌肉纹理也不太对,死之前应该被棍子拍打过。”沈惊蛰一脸认真,“口感不好。”

  然后那天晚饭二老谁都没有去吃那碗梅干菜扣肉,桌子上连着好几天都没有再上过猪肉。

  摸清楚二老脾气的沈惊蛰,就这样一边装傻一边调戏的闯过了第一关。

  一个星期之后,二老就很少再让沈惊蛰帮忙买菜,反倒是他们经常做好了菜让沈惊蛰下班后顺路过来带包带走。

  “我们也吃不了那么多。”江爸爸有着和江立一模一样的单眼皮,年纪大了反而显得很精神,“年纪大了胃口越来越小,做的菜都吃不完,以前在N镇两个人做一个菜都能从早吃到晚。”

  ……

  “下次我常来吃。”又碰了个软钉子的沈惊蛰很上道的立刻附和。

  她的软肋就是二老服软,每次服软了可怜兮兮的说自己这八年过的多孤单的时候,她总是会立刻妥协。

  幸运的是和她心态一样,二老也不是想要揪着她不放,看她老是装傻充愣太嚣张了才会祭出法宝给她当头一棒,平常的日子,他们就这样别别扭扭又说说笑笑的过日子。

  沈惊蛰觉得,她渐渐地居然有了点做人媳妇的自觉。

  这一个多月的相处,虽然无数次的搅乱了她睡懒觉的计划,私生活也经常被二老隔三差五的打扰,可是家的感觉却越来越厚重了,向来空着的冰箱早就满满当当,和江立在的时候不一样,这次满满当当的都是些滋补的冻好分好的高汤。

  “换了班回来给自己下碗面条再睡。”葛萍经常絮絮叨叨,“三十岁的女人了要开始保养,江立说过你肠胃是不是不太好?不太好还自己瞎折腾,到时候吃苦的还不是我儿子。”

  絮叨的像是忘记自己前段时间还一直强调江立只是她的弟弟。

  大清早下了班乖乖给自己下面条的沈惊蛰眼眶有些微红,这一个多月她胖了两斤,皮肤比以前好了一些,也很久没有胃痛过了。

  葛萍一边嫌弃着西北的干燥,一边不停的炖各种滋养的汤,有时候她连续加班,葛萍甚至会提着汤带到公安局里给她。

  虽然嘴上说的话永远都不太好听,一天到晚的暗示她欺负他们家儿子,但是给她的关心却一直是实打实的。

  她不是感情外放的人,也不擅长太肉麻的表达,只能不停的往二老家里搬劳保,公安局发的夏天的冷饮、冬天的被套大衣、还有她平时舍不得拿出来用的特别牢固防滑的拖鞋。

  “我觉得江立很牛逼。”十一月的天气X县迎来了第一场大雪,很少见过雪的南方人葛萍带着江爸爸在公安局院子里面拍雪景,二老都穿着沈惊蛰带给他们的绿色军大衣,裹得严严实实。

  “把二老带到X县,绝对是大杀器。”沈宏峻眼看看着葛萍搓了一块结结实实的雪球塞到江爸爸脖子里,笑眯了眼。

  有这么两个老人磨着,沈惊蛰再大的火气估计也散的差不多了,他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家老姐在感受到家庭温暖后,眼神变得越来越柔软,最近连揍他的次数都少了很多。

  江立是真的腹黑。

  做事情总是走一步算十步。

  沈宏峻暗暗撇嘴,心里把给江立点的蜡换成了赞。他要是有江立一半的本事,自己老婆最近就不会一直不理他了,明明每封邮件都看,暗中保护她的警力也告诉他她一切正常,但是就是不理他了。

  沈宏峻抓头发。

  他快要等不及了,许成龙再不落网,他可能要乔装了回N镇去找老婆了。

  ***

  十二月,X县迎来了第四场雪。

  柳志勇一审判决无期,法院判决的时候,沈惊蛰坐在最后一排,看到柳志勇抬头看她,她微微的扯起了嘴角,对他比了个中指。

  柳家彻底覆灭,X县关于这次走私专案也终于结案,剩下的就是B市许成龙的线。

  十二月底,许成龙在中国南部边境落网,同时落网的还有他在南方重新搭建起来的销赃网络,以及被他带走的一级文物。

  案子终结。

  得到消息的时候,沈惊蛰正和江家父母一起看江立做的法医纪录片,片子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江立不单单只做了纪录片,他还联系了自己一帮做新媒体的同学,铺天盖地的针对法医,针对女性法医做了一次非常深入的探讨。

  法医这个职业掀开了神秘的面纱,女性法医在职业道路上遇到的和体力民智有关的歧视也终于被正式放到了台面上。

  而片子的主人公,正在用一把小刀给江家父母演示怎么削葡萄皮。

  “削好了放到保鲜盒里放到窗户外面一晚上就冻住了。”沈惊蛰分享自己的秘诀,“会比直接吃甜。”

  “我儿子拍出来的片子滤镜真是漂亮。”葛萍乐呵呵的吃掉一大半没皮的葡萄,“跟电影一样。”

  沈惊蛰看了眼电视,低头面无表情的继续削皮:“那是摄影师做的,他只负责采访剪辑,纪录片本身还有导演。”

  “……”被揭穿的葛萍瞪了沈惊蛰一眼。

  沈惊蛰很气。

  案子结束了她仍然没收到江立一星半点的消息,她气的恨不得用小刀剥了他的皮。

  她知道他没那么快回来,南方边境离X县太远,他肯定还得先去B市结案。

  她也知道他忙。

  可是忙到一个电话都没有就真的很欠揍了。

  气得她回家一个人又开始看那纪录片的回放,看到两眼湿润了心里仍然堵得慌。

  江立的电话是凌晨两点多打过来的,这家伙居然用的还是他自己的手机,一开始是视频,失眠了的沈惊蛰瞪着视频邀请半天,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挂断。

  然后江立就秒怂,老老实实的拨了语音电话。

  沈惊蛰等电话响到第十声的时候才接起来,听到他在电话那端的呼吸声,鼻子就开始堵。

  “惊蛰……”他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心虚的要死又想她想的要死。

  沈惊蛰鼻子哼哼。

  她对他愈加心软了,只是喊了个名字她心里面的那些骂人的脏话就都蒸发了。

  “我还得要一个月才能回来,算了下应该能赶的回来过年。”他的语气仍然心虚。

  “你给你爸妈打过电话没?”沈惊蛰拒绝和他亲亲我我。

  “还没,太晚了。案子结了又开了庆功宴,一直忙到现在才能脱身。”江立很乖巧的立刻转了话题,想了想又很犹豫的补了一句,“我爸妈……没有为难你吧。”

  沈惊蛰继续哼哼。

  鬼才信他是因为开庆功宴才不能给她打电话的。

  估计是喝了酒才能壮起胆子拨通电话,他向来这样,做错了事一双眼睛眨巴眨巴湿漉漉的看着她,隔着万水千山,她都能想象得到他的表情。

  “惊蛰……”他又喊她的名字,这回喊的百转千回,估计语气太肉麻,被他电话那头的同伴一通狂嘘。

  “你住哪?”沈惊蛰继续拒绝和他亲亲我我,忽略掉自己因为他这声喊变得有些沙哑的嗓子。

  “机场这边的宾馆,我明天一早的飞机。”再次被拒绝的江立仍然有问必答,只是微微苦笑了下,遮住自己发涩的眼睛。

  看来哪怕祭出老爸老妈这张大旗,也没办法让沈惊蛰消气了。

  这可如何是好,他想她想的肝都痛了。

  “你早点休息。”沈惊蛰仍然保持着没什么情绪的语气,“下飞机后给你父母打个电话,他们很担心你。”

  “好。”江立应的很快,然后拿着手机欲言又止。

  “一路顺风。”沈惊蛰说完就打算挂电话。

  她气还没有消,又没有想好要怎么折腾他,心里酸酸涨涨又气鼓鼓的。

  “沈惊蛰!”江立急了,连名带姓的叫,声音很响。

  ……

  沈惊蛰眯眼,挂电话的动作停住。

  “不许挂我电话。”电话那端的男人气急败坏。

  “……”沈惊蛰手指头很痒的盯着挂断键半晌,终于开口,“等你回来再说,现在我不想理你。”

  然后马上挂断。

  动作一气呵成。

  一整个晚上垂着的嘴角终于扬起了一点弧度。

  ***

  “没哄好?”刚洗完澡的小六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吹着冷空调打哆嗦。

  江立看了小六一眼,没吱声。

  小六就立刻来劲了。

  露出细瘦但是结实的胳膊,举着一手因为冷空调开太低而起的鸡皮疙瘩开始大放厥词:“哄女人太简单了啊,买包!买珠宝!再不行就买房子!”

  “……”江立翻白眼。

  “再不行就强吻!再再不行你就脱光了色诱!”小六越说越兴奋。

  “……你哄过?你有过女朋友?”江立开始插刀。

  “……”小六的嘴巴一瘪。

  “你跟你父母打过电话了?他们原谅你了?”江立继续插刀。

  小六瘪着嘴呜咽,捂着自己被捅了无数刀的胸口反击:“你不也没敢跟你父母打电话么!”

  “我给我父母找了个儿媳妇,你有?”江立被沈惊蛰气的火力全开。

  “……我哭给你看!”小六气坏了,在床上跺脚,然后又哆哆嗦嗦的缩回被子,“而且你媳妇就快被你气跑了,她不要你了!”

  “幼稚。”江立嗤笑,拒绝和小孩子吵架。

  他当然听出来了,沈惊蛰在电话那头越来越哑的嗓子。

  他的沈惊蛰才不会不要他。

  终于结束了,喝了半斤白酒才敢打电话的怂包江立满足的长长叹了口气。

  他居然有些小小的期待沈惊蛰的惩罚,梦里面都是沈惊蛰笑眯眯看他的样子。
     

手机同步首发《可是,我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