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四十九章

作者: 映漾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进去之前, 你想干嘛?”沈惊蛰把江立拉到了审讯室, 打开灯关了摄像头。

  “……”审讯室的灯泡瓦数大, 江立眯眼挡了下,觉得自己现在就差一副手铐了。

  “想用摄像师的三脚架去劝架还是想制造混乱?你想像柳志勇说的那样, 干脆把两个人都关进去十五天?”沈惊蛰大喇喇的坐在椅子上,又开始拆头上的发髻。

  “楠楠那边结束了?”江立走近想帮沈惊蛰弄头发, 被她瞪了一眼摸摸鼻子坐回被审讯的那个位子。

  “伤口都处理好了, 婷婷带她去吃饭了。”沈惊蛰抓松散发重新绑回马尾, “问你话呢别给我转移话题。”

  “制造混乱。”江立脸色不太好, 有些颓丧。

  柳志勇单方面殴打, 李文耀是进不去的。所以在沈惊蛰公布结果之前,他确实是想用三脚架制造点混乱的。

  起码柳志勇身上要有点伤, 打架才不是单方面的。

  结果还没来得及做, 就被沈惊蛰逮了个正着。

  “楠楠妈妈是你下午找回来的,做伤情鉴定的人是我,你明知道李文耀这次跑不掉了, 为什么还非得节外生枝?”沈惊蛰皱眉。

  她习惯了审讯, 在这种地方说话总难免职业病发作,身体往椅背上一靠逼问的气势就出来了。

  江立没吭声。

  这确实不是他的行事风格,他向来不喜欢高调也不爱出头, 藏在暗处把事情做好是他最舒服的处事方式。

  今天没忍住, 一方面是楠楠的伤口太触目惊心,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柳志勇。

  做坏人, 比做好人容易太多。

  起码可以肆意, 起码不用拐弯抹角。

  对于那样的畜生,可以酣畅淋漓。

  他承认他羡慕了,甚至有些嫉妒,所以在柳志勇嘲笑他不够男人的时候,他觉得他自己无法反驳。

  简而言之,他就是他自己杠上了,早上带楠楠去医院的时候虽然做的足够细致小心,却让楠楠因为沉重的气氛一直无法放松;下午去找楠楠妈妈,阻止了实习记者想要把这件事报上新闻的念头,然后晚上过来就看到了没事人一样的李文耀。

  他是真的很想揍他,不完全是因为楠楠,还有压抑了一整天之后的愤怒。

  “你在羡慕柳志勇?”沈惊蛰看着江立越来越颓然的表情,觉得有些好笑。

  这种时候,他倒是又回到了他应该有的二十多岁的仍然冲动的男孩子。

  “有点。”江立梗着脖子承认了,又有些不甘心的补充了一句,“我一直都说他身上有些吸引力。”

  他是恶人,但是因为太过肆意,反而肆意出了莫名其妙的光明磊落的味道。

  这种味道,和沈惊蛰修炼多年后因为从容稳定产生的自信磊落居然有些雷同。

  这种雷同,让他不爽。

  因为他没有自信到这样的程度,也无法肆意成柳志勇那样子,卡在中间不上不下的,让人烦闷。

  “楠楠的事,你帮了很大的忙。”

  “她妈妈因为害怕再次被打,对我们的态度一直很保留,记者这个职业因为她那个变态老公,在她心目中不高大但是近乎无所不能。”

  “所以你去找她,她会把一切都告诉你,这对李文耀的案子有决定性作用。”

  “早上带楠楠去医院,提前发现了她对男人的恐惧心理,增加了检查的项目,这些都很细心,说实在的你这个年纪能细心妥帖成这样,我很意外。”

  “你是对这个案子有最大功劳的人,现在居然开始羡慕柳志勇?”

  “就因为他甩了李文耀一头一脸的辣油和肉片?”

  “那还是我的晚饭,妈的我都快要饿死了。你羡慕这种逞英雄的人作什么?”

  江立挪挪屁股。

  “我买了两份。”他先解决沈惊蛰的肚子问题,“第一份太辣了,我尝了一口就又加了一份。”

  “辣的那份被柳志勇丢了,不辣的在下面没动过。”

  “我只是……”江立想了下措辞,“很想揍。”

  ……

  沈惊蛰白了他一眼。

  “李文耀这次罪名很多,逼迫楠楠妈妈辞职,把她反锁在家威胁杀人并且虐待,老严打算走非法囚禁、杀人未遂的罪名。”

  “不走家暴和虐童这条路,他会多判好几年,而且不需要楠楠出庭做主要证人,对她的伤害会降低到最轻。”

  “这样就够了,何必脏了自己的手?”沈惊蛰凑近,看着江立眼底的青色阴影,“你这次回来之后状态不太好,我担心的是这个。”

  沈宏峻的出现让他把自己崩得太紧了,她甚至怀疑他们两个的恋爱也给他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这个孩子,责任感太强,又以为自己太能扛。

  “你最近还有可能有假么?”沈惊蛰换了个话题。

  江立点头:“古玩的新闻结束后我可以调休两天。”

  “鸡蛋饼摊那两个老汉的案子结束后我有两天调休假,我们去附近走走?”沈惊蛰提议。

  当清明节踏青,也当为他解压。

  压力这种事,劝的越多他会越难过,她知道他太想让他们三个人团聚了,太急切了,急切的她眼皮直跳。

  她也想,但是她更想要的是平安。

  “我们约会吧。”沈惊蛰笑嘻嘻的,说了五个不应该从她嘴里说出来的字,惊得江立铁皮椅子往后一挪,撞到墙上呯得一声。

  “你家暴?”老严推门进来就看到江立嘶哑咧嘴的蹲在地上,沈惊蛰翘着二郎腿笑得肩膀直颤。

  “我真是第一次看到把男朋友拉到审讯室教育的女人,你嫁不出真的不能怪职业。”老严开门努嘴,“吃饭,顺便开会。”

  “我看你家江立也累得够呛,早点开始早点结束。”

  江立揉着头站起身,出门前又拽住沈惊蛰确认:“约会?”

  “嗯。”沈惊蛰点头。

  “就我们俩?”他觉得自己头撞出了一个包,痛得他一整天的压抑愤怒都随着剧痛消失无踪。

  “不会有人敲门,也不会有人打电话。”沈惊蛰眨眨眼保证。

  “不要乱立fcomg!”江立吓得捂沈惊蛰的嘴,对上老严似笑非笑的眼,又赶紧放下手。

  “没事,我瞎。”老严两手一挥。

  三个人,只有江立一个人红了脸,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局长还特别内涵的瞥了他一眼,笑得脸上肥肉直抖。

  ……

  他讨厌这个公安局。

  每次过来干活总有种来到沈惊蛰娘家过年的拘束感……

  ***

  柳志勇今天一天也做了不少事。

  他把三石先生所有的消息都放了出去,连带的还有自己正在狂追沈惊蛰的八卦。

  老严分析柳志勇放出后面那条八卦纯粹就是因为不甘心,因为回家没多久,他终于在他手下的提醒下发现了他手机被装了窃听器。

  “对柳志勇这边的侧写只要按照最直来直去的方式就行,他的思想行为不爱转弯。”赵博超最近疯狂迷恋柳志勇,遇到这样直接的变态对他的侧写生涯绝对是一种财富。

  消息放出去之后,他下午就来了公安局,说自己偷了隔壁的电瓶车的电瓶,是来自首的。

  被小张批评教育外加又一次罚钱物归原主之后,他一个下午时间就耗在了公安局,所以也看到了楠楠的伤和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打架斗殴,破坏公务,拘留所拘留十五天。”老严抹了一把脸,哭笑不得,“妈的,还真让他得逞了。”

  在场的两个警察一个记者都不去拦着,任凭柳志勇发泄一样把李文耀当成猪头在揍。

  “李文耀入院了,肋骨骨折,脖子轻度烫伤。”老严笑容诡异,“送走的时候还威胁我们把他的案子压下去,不然就在电视台把我们教唆流氓打人的新闻宣传出去。”

  “这个我来。”江立插嘴,“我认识人,这新闻他发不出去。”

  ……

  老严无语的瞪了他一眼,清清嗓子继续他的话题:“赵博超和小张检查书是必须要写的,小江记者同志不是咱们的同事,会议结束后需要麻烦你做个协助调查,把之前事情的发生经过说一遍。”

  “不要乱说,照实说。”老严警告,“李文耀自己带了三个人来,这三个人没瞎。”

  亏得赵博超还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就是口角纠纷,口角纠纷个鸡毛,一个记者和一个盗墓的能有什么口角纠纷?

  “那三个人我也认识。”江立坚持,“不需要照实说。”

  ……

  …………

  “……我当没听见。”老局长终于放弃自己的尊严,“检查照写,然后惊蛰你回去再教育教育,这样不行,这样老靠关系我们做不到警民和谐!”

  一直没说话的沈惊蛰点点头。

  “柳志勇进去十五天,许成龙那边一定会压着三石先生剩下的盗墓线索。”老严十分敬业的继续会议话题,“虽然有波折,但这两伙人总归是终于打起来了,我们也就多了更多的部署时间。”

  “另外,白毛的犯罪证据确凿,B市那边已经将他正式除名,上了通缉名单。”老严看向沈惊蛰,“和沈宏峻一起,为了他的安全,他还是下不来。”

  沈惊蛰继续点头,碰头会议内容她一早就清楚,所以有些心不在焉,一直在看手机。

  她在挑踏青地点,有那么点少女心思之后发现附近居然还是有不少有情调的民宿,她随意找了两家从桌子底下递给江立看,嘴巴努了努示意让他挑。

  江立低头。

  水床外加各种电动设施……

  ……

  …………

  耳朵迅速的涨成猪肝色,拿了手机头就再也没有抬起来过。

  老局长出离愤怒,胖墩墩的身体拍案而起。

  “你他妈能不能不要调戏小男孩!”他不用看就知道这人一定又在使坏,“你要是把他吓跑了,做一辈子老姑娘守在这公安局里做雕像么?!”

  “丧心病狂!”赵博超下了定语。

  “道德沦丧!”老严抢了手机看了一眼,跟着痛心疾首。

  “有本事别问我要链接共享。”沈惊蛰吃了一口水煮肉片皱眉,报复社会么,哪有水煮肉片不但不辣居然还带着甜味的。

  “你胃不好。”被调侃到几乎灵魂出窍的江立完全是基于本能,顺便给沈惊蛰倒了一碗鸡汤,“喝这个。”

  ……

  …………

  “我下班。”老局长颠颠的站起身,走了一半又转了回来,“楠楠现住到你家吧,她妈妈那边让邹婷去陪着。”

  “行。”老严叼着肉片挑米饭里的玉米吃。

  “然后你和邹婷的事情,你给我写个检查。”局长慢悠悠的丢下最后一个□□,关好会议室的门。

  江立看着沈惊蛰噗得一下喷出鸡汤,笑得开怀。

  他知道自己也跟着笑了。

  她舍不得离开这里的,为了他她会走,但是绝对不可能舍得。

  那就……一起留在这里吧。

  虽然这地方又冷又干又穷。

  但是……幸福。
     

手机同步首发《可是,我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