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二十六章

作者: 映漾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柳志勇其实没打算乖乖的听话,他停止拆房子是因为他身边那个点头哈腰的家伙算盘珠子的声音太响, 吵得他头疼。

  “你多大?”他用脚尖挑起被他踹翻的板凳很不讲究的坐了回去。

  “十九。”小少年脸孔白皙, 笑得谄媚, 但是坚持把手里的算盘打完。

  “别算了,老子不是会赖账的人。”柳志勇不耐烦了。

  “我也不是会讹人的人!”小少年特别认真。

  “……”柳志勇咂咂嘴,换个话题, “你是三石家里人?”

  “不是啊,三石先生雇我来的, 一个月四千五还帮忙交五险一金。”小少年终于算好了, 拿出一支毛笔开始往白纸上写账单。

  柳志勇被这丧心病狂的答案怔住了,张了张嘴, 又张了张嘴才发出声音:“……我给你加一倍的钱, 你把三石那家伙的老巢告诉我。”

  “他老巢就在这。”小少年抬头看了他一眼,像看一个傻子, “我不会要你们的钱的, 收了你们钱的人都很可怜。”

  柳志勇:“……”

  “这是您刚才砸掉的家具,后面是市价, 三石先生说按照市价一点五倍算。”小少年拿着白纸给柳志勇看上面的毛笔字, 隶书, 相当漂亮的隶书,“您要在这里住五天,一天的价格是一千五, 您看您是现金还是刷卡?”

  柳志勇:“……”

  “三石先生说, 他还有个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诉您。”小少年拢了拢军大衣, 屋里其实开了暖气,但是他脸色惨白,看起来仍然很冷。

  “什么?”柳志勇下意识的问。

  “这消息十个字五万。”小少年伸出五个指头晃晃。

  “……刷卡!”柳志勇抽出钱包直接砸到了小少年前面的桌子上,到底没敢真的乱来。

  这算是柳家老巢了,最早的黑市是他们一手开起来的。

  这间巷尾的屋子,他知道是他爷爷卖出去的,收屋子的人很神秘,他看过价格,他爷爷只意思意思的收了一百块人民币。

  柳家毕竟大不如前,他也毕竟是真的有求于人。

  虽然憋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这小少年煞有其事的拿出刷卡pos机的时候还是没忍住笑出声。

  “他妈三石这货哪里捡到你这么个宝贝的?”行为都跟前清时期的奴才一样,可是看他用pos机居然也不违和。

  “网吧。”小少年面无表情,把pos机递给他,“密码。”

  “……爷真得在这里待五天?”柳志勇认命的输密码,可能是因为这古色古香的装饰再加上这位柴油不进的小少年,他也开始自称为爷。

  “您随时可以走,只是走了以后三石先生就不会把您想要的东西给您。”小少年等着pos机滋滋啦啦的出了纸,摊平然后递给他毛笔,“麻烦您签名。”

  “……没钢笔?”柳志勇郁闷。

  “没,签吧,用久了就习惯了。”小少年笑出了小梨涡。

  “另外,那五万块钱的消息,您能凑近点儿么。”小少年神秘兮兮的,拿着那张签了毛笔字的纸吹了吹,等墨汁干了,小心翼翼的放到柜子里。

  柳志勇一头雾水的凑过去。

  “许成龙今天晚上取保候审。”小少年贴着他的耳朵,说完之后退开两步笑了,“十一个字,多送您一个字。”

  “晚上您可以住在一楼,洗漱用品都有,吃的话巷子口有吃的,抽屉里有外卖电话。”

  “三石先生让您待五天,是指大门都不要出的五天,我就不给您钥匙了。”

  “二楼有锁,不过您踹两三脚肯定能踹开,只是惹火了三石先生,我也不知道您后续会不会又被他讹钱。”

  “那个房间。”小少年指了指一楼的书房,“里面有电脑,您要是想用,或者想用wifi密码,给我一百,我告诉您。”

  ……

  …………

  这他妈是个黑店吧。

  柳志勇一直到又抽了一百,眼睁睁的看着小少年脱了军大衣穿上羽绒服外套蹦哒出门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我日!许成龙什么时候保释还用你来说?!”气到跳脚。

  ***

  局长做事效率很高,沈惊蛰在第二天下午就接到了进案子的通知,老严又笑嘻嘻的递给她一个银色U盘。

  这次她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接过来,也明白了江立之前硬着头皮要了一分钟私人时间的原因。

  太危险了。

  和她一开始想的差不多,三石先生并不是凭空出现的,警方在很多年之前就已经在这个黑市布点,因为三石先生从不露面,所以这么多年来已经换了好几个人。

  两年前的案子能够取得重大突破和警方请了大批文物考古专家协助破案有很大关系,所以这个案子结案后,B市建立了更完备的和文物走私盗墓有关的专家组,江立那位在考古界颇有名望的外公就在组内。

  资料上面对于江立的接头人虽然仍然语焉不详,但沈惊蛰倒是猜出了江立能进入案子高层的原因肯定和这个专家组有关。

  江立在两年前走私案结束后就做了新的三石先生,这个坐镇在古玩黑市的鉴定人最初只是一枚用来监视的钉子,江立上任后,先是鉴别了四五件保护级文物,然后又参与了几次古玩拍卖,转手倒卖之后的巨大利益让这枚钉子顺利的变成了靶子。

  阴险多疑的许成龙查过他很多次,平铺直叙的案宗里简单的描写都能让沈惊蛰背后细密的出了一层冷汗。

  这就是江立为什么面对土制|炸|弹能如此冷静的原因,他见识过许成龙对待叛徒的方式,也帮许成龙揪出过许家内部的柳家人,行私刑的时候他为了取得信任,甚至也参与过。

  案宗里江立也经历过长达一个多月的心理康复治疗,对于一个三观正常的人来说,因为他的情报导致一个活生生的人被虐打然后沉入大海,这样的心理负担让江立曾经夜不能寐。

  真正打入到许成龙内部之后,为了能够一举端掉这个交易黑市,把许家柳家又开始燎原的关系网一网打尽,三石先生开始透露自己的本家在南方。

  盗墓南北派系分的十分清楚,柳家和许家都属于北方派系,前几年盗墓猖獗,闹的大多都是北方派。南方派很少有出山的,更多的是彻底洗白金盆洗手。

  但是南方的墓地却仍然还在,柳家和许家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狗咬狗多年,对于神秘而又肥沃的南方早就垂涎已久,三石先生的这个身份,让他在黑市地位一下子就拔高了,和核心人物也越走越近。

  所以沈惊蛰完全没有猜错,为了能够把整个关系网一网打尽,江立确实要陪着这两个亡命之徒完整的走一次盗墓到走私的流程。

  只是当然不可能真的让他们去盗墓,江立提供的南方墓穴有部分是已经被损坏的,里面确实有一些考古价值较小,破损严重的文物,绝对没有达到这两家人的要求。

  所以,警方会在这些墓地里放入高仿。

  一个假墓,里面是高仿的文物,带队人是江立。

  就算沈惊蛰知道这个任务最终一定会密不透风的安插很多警方人员,这件事的危险性并没有看起来那么严重。

  但是她清楚的知道,当年沈宏峻,也是这样失踪的。

  拳脚无眼、墓地地形复杂、人员众多,这些都是不可控因素,一旦暴露,江立首当其冲。

  盗墓的都是亡命之徒,柳家和许家能吃下北方那么多家文物走私世家的生意,背后藏了多少血腥是可以想象的。

  季星剑的尸检是她做的,许成龙在季星剑身上留下的虐待伤痕已经不能称之为正常人,他的暴力倾向和人性缺失可能比那个五颜六色的柳志勇更厉害。

  而这个丧心病狂的许成龙,昨天晚上交了一笔巨额保释金后已经取保候审。

  一个两年前重大文物走私案的污点证人,用季星剑一条命才抓住的暴徒,取保候审。

  而江立,还在那个地方当着他的三石先生,努力布下让两家人都无法拒绝的诱饵,等着他们上钩,等着证据确凿的将他们一网打尽,让他们再也没有燎原的机会。

  沈惊蛰关了电脑揉揉眉心。

  X县跟的是柳志勇的线,B市跟的是许成龙的线,相比于光脚出身靠着暴戾挤掉柳家的许成龙,柳志勇这条线显然要轻松很多。

  真正的危险似乎都在许成龙身上,江立的几次出生入死也都和许成龙多疑的性格有关。

  而许成龙,已经保释。

  她的手机一直停留在通讯录的界面,上面是柳志勇的名字。

  他现在在黑市。

  按下这个名字,她可以随便找个借口就去找他,借此去见见三石先生,确认他身边安排的人力是否足够安全,确认许成龙无法动他一根毫毛。

  然后,彻底失去进入这个案子的资格。

  手机在她手里被握到几乎发烫,她深呼吸了几下,闭上眼锁了屏。

  对面的邹婷终于松了口气,给不远处老严发了一个OK的手势。

  老严离开技术科的时候看到沈惊蛰又打开了邮件页面。

  压下不冷静的沈惊蛰确实开始给江立发邮件——那个她本来以为不会发的邮箱地址现在被她单独拉到了一个邮箱组里,组名仍然是长毛狗,只是后面加了颗心。

  她昨天发给江立的邮件江立在当天晚上语无伦次的回了好几个问号,中文英文乱码都有。甚至在凌晨四点多钟打电话给她,接通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被吵醒后一股子邪火的沈惊蛰当场就剥夺了他选择的权利,现在看起来,他连看的权利都不应该有。

  那么危险的事情,难怪大年初五看到她的时候,脸上表情像是看到了鬼。

  拧着眉心,沈惊蛰又开始发邮件。

  这次给的链接都是诸如棍子,绳子,鞭子之类的东西。

  他那边应该压力不小,每天发点插科打诨的邮件,也好……

  点了发送按钮之后,沈惊蛰看了眼日历,还剩七天。
     

手机同步首发《可是,我想你